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208章 坑人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沈浩連忙站起來拱手謙虛道:“殿下過譽了,下官才能低微,仰仗吳大人的指揮才有寸功。”

黑旗營辦事,功勞不功勞的可不是這位壽王說了算,甚至吳長河說了都不算,那都得鎮撫使姜成說了才算。什么時候輪到壽王了?所以壽王面前表功這種別扭的事情沈浩一點興趣都沒有,順手就敷衍到吳長河身上去了,反正吳長河不是你壽王的人嗎?你們自娛自樂就好。

“哦?沈百戶倒是很謙虛啊。瘟疫瞞報案是沈大人發現并立卷偵辦,其中功勞居功至偉,恐怕版賞豐厚喲!”

版賞?沈浩都差點忘了這茬。之前瘟疫案的版賞鎮撫使衙門那邊最開始是說會在例會上公布,可過了這么久例會都開了幾次了卻沒有一點消息,不知為何被壓了下去。

“都是下官分內之事不敢邀賞。”

“哦?這么說來沈百戶立了如此大功卻沒有得賞?吳千戶,你這么做就不厚道了呢。”楊林哈哈一笑,扭頭朝吳長河打趣了一句。

吳長河明顯一愣,旋即也跟著笑道:“殿下這就錯怪下官了。沈大人隸屬黑旗營,雖然名義上是封日城千戶所管轄,可隸屬關系卻是雙線的,版賞方面是靖西鎮撫使衙門的黑旗營薛厚軒薛大人在定奪。”

雖然是事實,可吳長河在這個場合講出來就讓人覺得別扭,似乎話里有話。

楊林聞言笑得更加開懷了,好半晌才聽到他說:“薛厚軒啊!哈哈,他是個不理事的花瓶而已,能把版賞的事情都給忘了也不奇怪。哈哈哈......”

花瓶?

沈浩沒記錯的話薛厚軒可是個男人,而楊林卻用“花瓶”來形容對方,啊這......

“來人!”

楊林笑了很久才止住,然后不等旁人反應就揚聲將自己的屬官叫了過來。

“去,將我帶來的那只銀色盒子拿來。”

屬官應聲下去,很快就雙手捧著一只半尺見方的銀色金屬盒子返回,恭謹的放在楊林面前然后退下。

楊林笑瞇瞇的將盒子打開,里面晶瑩一片。

“哇!”

吳長河等人也算大佬了,如今看到盒子里的東西也下意識的驚呼出聲,雙眼放光。

沈浩在末尾坐著看不到盒子里的東西,但心里確定估計楊林讓人將這盒子拿來該和自己有關。

果然,就聽楊林一邊說一邊將盒子轉了過來好讓沈浩看到里面的東西:“這里面是二十顆中品靈石。既然鎮撫使衙門沒有給沈百戶版賞,那本王就越俎代庖一次,希望沈大人還能入眼。”

入眼?

沈浩這是第一次見到靈石實物,而且還是中品靈石!?

靈石分為四等。最次的是下品,然后是中品、上品、極品。一塊規格的中品靈石約等于十塊同樣規格的下品靈石。也就是說這一盒子二十塊中品靈石價值兩百塊下品靈石。而沈浩記得五十塊下品靈石就能買到一件稀缺的中品法器軟甲了......

真要算起來的話這一盒子中品靈石絕對不比他現在的身價少多少。最關鍵的是中品靈石是可以拿來當做靈氣吸收的,效果比功法憑空攝取好得多,也更效率。所以下品靈石拿去當類比貨幣的事情不少,但中品以上的靈石基本不會在市面流通,因為大部分都被用掉了。

到底是堂堂皇子,出手如此闊綽。而且看楊林的表情,二十枚中品靈石似乎對他而言并無所謂。

要還是不要?

沈浩猶豫了一瞬,然后起身躬身拱手道:“殿下好意下官心領了。只是下官之前所辦之事乃是分內職責,絕不敢邀賞,更不敢受殿下如此厚賜。還請殿下收回。”

楊林放松的姿態稍稍一頓,旋即偏了偏頭,饒有興趣的看了躬身不起的沈浩半晌,笑道:“沈百戶這是覺得本王賞得少了?來人,再拿一盒過來。”

后面屬官立馬有去拿了一直同樣大小的銀色盒子,打開后并排放好。如此桌上就有足足四十顆中品靈石。

“如何?沈大人覺得這下夠不夠了?”

沈浩眉頭一皺,不再躬身不起,而是腰板挺直,面無表情的對著楊林說道:“還請壽王不要誤會,下官的意思是無功不受祿,并非覺得壽王賞賜少了。”

“不是賞得少了,那就是覺得本王沒資格賞你咯?沈百戶,你是這個意思吧?”

“下官的意思是無功不受祿,并非覺得壽王賞賜少了。”沈浩都懶得和對方扯,直接重復就是。一個完完全全和他不沾邊的王爺莫名其妙的跑來想用靈石打他的臉?這什么心態啊?有本事你別二十二十的上,你兩萬兩萬的來呀,說不定真被你腐敗了也不一定。

一句話反復的說,就算表情恭謹那也是肉眼可見的敷衍。

楊林冷哼的一聲,被沈浩的不識抬舉給刺激到了。

“沈大人,壽王好意,你......”邊上的吳長河就想幫一句,可話只說了一半就被沈浩給打斷了,只能咽回去。

“下官的意思是無功不受祿,并非覺得壽王賞賜少了。”

好吧,又是一遍重復。這是完全沒有在乎壽王和吳長河顏面的意思。

“放肆!”楊林這下是真的怒了,砰的一下直接把椅子扶手拍碎,雙眼里的煞氣根本毫不掩飾。

沈浩卻依舊面不改色。拱了拱手,繼續道:“下官的意思是無功不受祿......”

“你!”

“下官的意思是......”

“滾出去!”

“下官告退。”然后沈浩就從里面退了出去。嘴角微微往上一撇,暗道:莫名其妙。

當天,沈浩當眾頂撞壽王惹得壽王大怒的消息立馬飛似的傳了開去,在封日城的地界上這個閑話極有市場,或好奇,或幸災樂禍,或懷疑......不知多少人都等著看戲。

不過沈浩卻老神在在的絲毫不慌。該干嘛干嘛,甚至連拱衛楊林的差事也沒有假手他人意思,而是自己繼續領著。

至于說到擔心,沈浩覺得自己沒什么可擔心的。當時在場這么多人,再怎么弄也不可能給他按個“不敬”的帽子吧?而且他的拒絕有理有據,他乃是堂堂朝廷命官,該賞該罰自有朝廷決斷,什么時候輪到王爺來給他打賞了?而且還是以“偵辦有功”為名目的打賞。

這是打賞嗎?沈浩嗤之以鼻,那就是一個坑,只不過他沒上當罷了。

請:m.lvsetxt.cc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