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204章 雜事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天不亮沈浩穿戴整齊去了后院。

習慣性的活動了幾下腿腳之后就開始舞刀,三趟路數,三趟殺法,練完之后便回鞘放在一邊,接著習練術法。

隨著修為的不斷提升,沈浩現在的睡眠需求越來越少,如今兩個半時辰就睡夠了,讓他平白多了一些修行的時間。

如今沈浩已經感受到他聚神境二重的關口在松動了,以他的經驗判斷這個月內他就能再有突破。

土遁和掌心雷如今已被沈浩練得如臂使指,心中念頭一起,術法就能隨即運使出來,毫無生澀。

身形土遁消失,如鬼魅一般忽閃忽現,出現之時總是伴隨陣陣雷霆轟鳴,隱隱還有電光縈繞。

這是沈浩自己倒騰的土遁加掌心雷一起使用的套路,追求的是在用土遁接敵的瞬間掌心雷就要砸出去,打個措手不及一擊制勝。

不過唯一遺憾的是掌心雷目前的威能漲幅已經停滯了,感覺是摸到了這門術法的天花板,之后就算沈浩的修為上漲也不會繼續帶著掌心雷的威能拔高了。

“看來應該去找找掌心雷的進階術法了。”

進階術法要比單獨學一門新的術法劃算。因為有基礎作為鋪墊的關系,進階術法在魂魄利用方面會和基礎術法有重疊部分,這樣可以節省魂魄的一部分壓力。也是為何修士們的術法會成系列的延伸下去的原因。

不過五行木屬中的雷法一直都是緊俏貨,沈浩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時候能夠找到合適的。

練了一會兒遁術和掌心雷,沈浩又開始習練鎮魂術。這門術法比前面兩種要難上很多,已經練了這么長時間了他也只是靠著拆分的竅門勉強達到心念印訣的程度,離如臂使指還差一些。但已經可以長時間保持施術狀態了,不會受其他動作的影響。

等到斂氣收功,天邊已經泛起魚肚白了。

夏女吭哧吭哧的打來了熱水伺候沈浩去洗漱,同時幫沈浩穿戴好上差的腰牌等物。

“你以前在部落的時候平時吃的東西夠嗎?”到了堂屋,一邊吃早飯一邊閑聊似的朝邊上站在的夏女開口問道。

“夠呀。我們以前的部落里也是要耕種的,不過不是稻米是麥子。我們住的那地方土很好,每年都有收成,不缺吃的。”夏女沒有多想直接張嘴就道了出來。只不過想到部落后來在奴隸商隊的手下慘狀,臉上表情有些黯然。

沈浩見狀伸手捏了捏這憨奴隸的耳朵,算是安慰。不過還是接著問道:“從沒缺過糧嗎?”

“也有。大部落有時候會過來籌糧,只給我們留下口糧,其余的都會帶走。有時候會留下些鐵器作為交換,有時候什么都不留下。”

這就是南蠻那邊風格,弱肉強食天經地義,說得好聽是籌糧,實際上就是搶。不光光是搶糧食,有時候也是要掠奪人口的。即便是在南蠻聚合成黑石王庭的時候也會時常發生。

這也是為何蠻族奴隸很容易被抓來之后大多數都很容易馴服的原因。因為這些種族早就習慣了弱者失去一切的慘烈法則。

“大部落會缺吃的?”

“會的。他們有很多戰士。戰士沒有時間勞作,他們整日訓練,食量又很大,所以越大的部落其實越容易缺糧食。”

“你們狐族有戰士嗎?”

“有,不過很少。狐族的骨骼纖細,不太適合作為戰士,聽說更多是做刺客。”夏女知道的其實并不多,只能見過什么說什么。

沈浩點了點頭不再過問,吃了早飯之后上差去了。

今天千戶所里例行告會,沈浩先給自己泡了一杯涼茶,然后端著去了議事堂。他的座位是在左邊,挨著一名副千戶。

例行告會每月舉行一次,所有封日城轄區內的百戶官都會參加。大部分情況是由下設百戶所的主事官通報這一月來的主要情況,同時千戶所也會針對一些問題進行統籌安排。有時候還會在告會上宣布一些人事任免等重要消息。

黑旗營設立以來所有人都以為每月的告會能夠聽到黑旗營的內部情況,當初陳逸云還在位上的時候的確能探知一二,而如今沈浩上臺之后黑旗營就在每月的告會上如同隱形了一樣,就算是場面話都說不了幾句。

吳長河最開始還會壓迫一些,他也很想知道黑旗營內部的一些動作,可全都被沈浩頂了回來。之后沈浩又以犀利的手段控制住了四個下設黑旗營總旗官中的三個,吳長河伸出來的手就徹底被斬斷了。僅僅不至于撕破臉皮而已。

所以現在每月的例行告會上沈浩都只帶了耳朵來,極少開口說話。開完會就走,根本不跟周圍的同僚交流,表現得如同一匹獨狼。

獨狼?也慢慢因為沈浩的關系,被標簽在了黑旗營的身上。不論是千戶所還是四個百戶所內,黑旗營都在周圍默契的氛圍下逐漸疏遠。

吳長河很欣慰黑旗營被孤立。

沈浩更是刻意為之。

內部稽查雖不至于和同僚為敵,但必要的距離感還是要有的。這對沈浩在更高層眼里的看法很有好處。

不過本來正聽得有些昏昏欲睡的沈浩突然被驚了一下,因為他從接過話頭的吳長河嘴里聽到了一個消息:本月十七,五皇子將會來黎城走訪,需要各地提前做好安防工作,并且直接點名希望黑旗營能全力協助。

五皇子?走訪?

沈浩雖然連忙應下這個安排,但心里卻難免有些覺得突兀。因為一般來說皇子只有在成為“太子”之后才具備對各地軍、衙等體制內擁有權柄,也才會談得上“走訪”。沒成太子之前頂多被稱為“游玩”。

可現在吳長河卻用了“走訪”這個詞。沈浩暗自環視了周圍一眼,他發現對吳長河剛才用詞表示疑惑的不只有他,很多人同樣注意到了,只不過默契的選擇沒有開口而已。

吳長河似乎并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措辭有問題,還在說,要求三天內各地要在轄區內展開一場整肅,并且要把所有問題都壓實,不能在五皇子過來期間出現任何有損顏面的變故。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