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203章 敲打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第203章敲打

章僚最近日子過得有些焦躁。

特別是王儉上調封日城之后更是如此。

都是曾經跟著沈大人的鐵桿,如今王儉沒有被沈大人忘記,那么他章僚自然也不會被遺忘。或許下一次就該輪到他了吧?

于是在接到突如其來的問詢令條的時候章僚第一個反應是:沈大人這么快就想到我了?

然后又被通知帶上《蕭山鐵爐莊誣告陪侍案(結)》前往千戶所,甚至連陳天問都要一起去。這讓章僚剛欣喜的心情瞬間跌落谷底。

陳天問的臉色也不太好。他之前就警告過章僚,要他不要去碰蕭山鐵爐莊這種硬釘子,可章僚偏不信,結果可想而知,案子被查為子虛烏有只能結案。如今還被沈大人親自叫去問詢。

哎,怕是要被狠狠的訓斥一頓了。陳天問如是想到。

章僚也和陳天問差不多的想法,以為自己是被蕭山鐵爐莊給上了告信到沈浩那里了,這次去封日城就是挨訓的。

兩人心情都不好。第二天早早的就去了封日城千戶所,等在公廨房外。

沈浩剛來就看到了等候多時的陳天問兩人,也沒說話,招了招手領著兩人進了屋。侍從上了茶水之后退了出去。

“東西帶來了吧?”

陳天問和章僚都是老熟人了,沈浩笑瞇瞇的沒有跟他們客套,但指了指對面的椅子讓他們坐下。

章僚和陳天問雖然沒從沈浩的臉上看到怒意,但也不敢放松,老老實實的遞上卷宗之后坐了半邊屁股。

沈浩沒有注意到兩人的緊張,翻開卷宗就開始看,一邊說:“章僚,你辦的這個案子對吧,說說當時的情況。”

沈浩的一線經驗豐富無比,深知很多案件的細節并不會體現在卷宗里,能寫進去的都是篤定的東西,模棱兩可的不會付諸于文字。而他現在想要知道的不僅僅卷宗上的內容。

“大人,這案子是二月的時候收到的,因為是實名上的告信,按照您之前定下的規矩這種情況必須要查證。

不過這起案子的由頭實在是可笑。蕭山鐵爐莊的主事官雖說是官吏,可卻沒有實銜,只是類比的從七品小吏。而國朝對于官人德行的律法中只是實行到了實銜官人,對于沒有實銜只是類比的小吏沒有納入。

所以屬下派人去只是按著走過場的打算。可到了地方卻發現舉報人雖然找到了,可信件里的受害人,也就是舉報人的發妻已經死了,而且很多跡象表明其死亡并非意外。

隨后屬下本想另起一頭,以命案為由重新展開偵辦,可黎城衙門的人卻找了過來,少有的言辭激烈,說我們黑旗營越權。最后不得已命案只能由地方衙門接手,我們這邊的舉報信案也只能了結。”

沈浩微微皺眉,看向章僚身前半個身位的陳天問。

“什么時候黑旗營拿在手里的案子還需要地方衙門來分擔?陳總旗,你來說。”

陳天問很熟悉沈浩的脾氣,知道這位是個看起來笑瞇瞇可心里卻刀光劍影隨時能夠讓你血濺當場的狠人,黎城是對方的起勢之地,算是大本營,當初交到他的手里一方面是信任一方面也是投桃報李,可要是讓對方失望的話那就不好說了。

“大人,這次情況特殊。一來普通的命案偵辦的確首辦權在地方衙門手里,咱們要接手的話沒有合適的理由就是越權。二來李百戶對案子直接表示關注,說黑旗營不能亂伸手敗壞整個的名聲,態度很強硬,所以屬下以為退一步無傷大雅......”

沈浩擺了擺手,打斷道:“越權不越權不是三言兩語就說得清楚的,你怕什么?案子沒有接,退回去,尚可;已經拿在手里了再退?這就是弱了氣勢!下一次人家只會更加逼迫,讓你又退。

這些道理你還想不明白?陳總旗,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小心了,而且想得太多,也沒有明白黑旗營如今該有的態度。”

陳天問明白自己這次算是出了丑了,躬身道:“屬下知錯,還請大人責罰。”

沈浩卻沒有搭這茬,而是繼續道:“新任黎城百戶李明輝曾是吳千戶的屬官,擺明了兩人關系密切,屬于心腹,這是不是給你很大的壓力,以至于讓你產生了錯誤的判斷?”

以前陳天問幫過沈浩很多次忙,所以沈浩對陳天問的態度始終和善,可這次他覺得必須要敲打敲打陳天問了,不然一個心不定又到處顧慮的人還真不太適合幫他守住黎城黑旗營這種對他來說等于根據地的位置。

“屬下辨事不明,墜了黑旗營的威風,還請大人重責!”陳天問心頭一顫,順勢單膝跪下,再次請罰。心里也恍然明白了沈浩惱他的原因了。

誰會喜歡站隊不堅決的人呢?當然沒有。這次是最大的不應該。

“責罰倒也算了。不過我希望陳總旗能記在心里,引以為戒。”

“屬下一定謹記大人所言,絕不敢忘!”

順手敲打了陳天問,沈浩扭頭看向章僚說道:“案子重啟。”

“您是說命案?”章僚小心的問了一句。

“不。命案你們不是移交給了地方衙門嗎?咱們黑旗營不會出爾反爾。不過你手里不會只有一份關于蕭山鐵爐莊的舉報信吧?查不就完了。另外,之前那個實名舉報的人還活著嗎?”

“還活著,不過已經被蕭山鐵爐莊開革出門,現在好像在酒館里打雜。”

“打雜?”

“是的。那人的發妻離奇死掉之后,家里又跟著一場大火,所有家財全部付之一炬。又因為被開革出門,住所被鐵爐莊收回,無家可歸又身無分文,只能就近找零工為生。不過屬下也好幾月未見那人了,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還在做雜工。”

“找到他,將他秘密控制起來,順便讓他幫你。敢實名揭發主事官的人應該知道不少東西。順便幫我查查這個。”沈浩一邊說一邊扔了一份銅條到章僚手里,讓陳天問也一同看看。

“大人,這是......”

“明白了吧?”

“您是要我們以舉報信為幌子,暗地里查鐵爐莊克扣生鐵私自販賣的案子?!”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