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185章 耳光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本來擠在人群里慢慢往鴻恩院門口去的沈浩突然感覺背后人群一空,然后就聽到什么劉老爺,他在看鴻恩院門口那個賣藍月花的小孩,沒把后面的吆喝當回事,卻不想居然有人特意點了他,還要他滾?

“你是在叫我嗎?”

一身常服,而且有修為在身,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可再看,腰間沒玉佩,腰帶也看著普普通通,整個人衣著看起來雖然很好看可不夠檔次啊!現在腰上沒值錢貨走路上誰瞧得起?

而且孤身一人,連個隨從都沒有,嘖嘖,這不就是一個散修嗎?

黑衣奴膽子先是一慫,接著又大了起來。一個散修而已,怕啥?還能硬得過自家劉老爺?

“就是叫你!趕緊滾開,沒看到劉老爺來了嗎?區區散修也不看看這里什么地方!”

這是城里,這黑衣奴篤定了對方不敢動手,加上對自家老爺的信心,完全不虛。

不過話音剛落,這名黑衣奴就覺得眼前一花,接著天旋地轉,再然后......沒然后了,暈死過去了。

“啪!”

在旁人眼里,那名俊朗的白袍年輕人身形像是鬼魅一般模糊了一下,接著就啪的一聲,像是耳光,等回過神來就看到那黑衣奴已經倒在了丈許遠的地上,臉上全是血,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大直至看不出樣貌來。

牙齒?臉頰都被抽爛了,下顎骨都碎了個干凈還想著牙齒?以后估計只能喝粥過活了。

“大膽!”

“啪!”

邊上回神的另一個黑衣奴下意識的就要抽刀,口中又是一聲爆喝,可等待他的一樣還是一耳光,甚至比剛才那一下更重,整個人被抽飛出去兩丈多遠,砸落地上抽搐了幾下就不動彈了。

一耳光直接抽死了!?

人群驚呼的退開很遠,誰也沒想到居然有人敢在封日城里殺人,而且還是如此漫不經心的一耳光直接抽死,并且殺的還是堂堂劉老爺家的奴隸!

這是找死的嗎?

“殺人了!”

劉恒義被護衛和奴人圍著后面,他皺著眉,覺得這個白袍年輕人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在哪兒見過了。一時間拿不準,所以沒有開口,甚至按住了自家護衛上去擒拿的打算,等衙役來了再說。

衙役來得很快,僅僅十來個呼吸就圍過來了,一個個兇神惡煞的將沈浩圍住,甚至抽出了刀子,有的還捏出了一張符箓。

“大膽狂徒,還不束手就......沈......小的見過沈大人!”

衙役的眼睛最毒,封日城里大大小小的人物基本上都有印象,特別是那種絕對不能招惹的更是會牢記于心。

,黑旗營,百戶官,風頭正勁,前不久才把近百名地方衙門的官人送就地牢等死,這等煞星衙役們誰敢忘?

要不是沈浩穿了常服的話這些衙役第一時間就能認出他來。

“這人當街辱罵勛貴,我掌摑一次以儆效尤。這人朝我拔刀意欲不軌被我掌斃。”沈浩唰的一聲搖開了扇子,笑瞇瞇的對著幾名衙役以及周圍的圍觀百姓一字一句的道來。

辱罵勛貴,掌摑一次,這不過分......只不過您這一巴掌下去這家伙可就成廢人了。不過也確實是活該。加上奴人的身份,衙役完全沒有異議。

朝黑旗營百戶官拔刀?這殺了也就殺了,更不會有問題。

邊上的百姓立馬心里有底了:這年輕人不一般啊!說得也都是事實,就看劉老爺怎么應對了。

看熱鬧的從來不嫌事大,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亢奮,眼睛直勾勾的看向躲在侍衛和奴人中間的劉恒義。

不過不等劉恒義開口,這邊沈浩還未說完,只聽他繼續對衙役道:“這兩個奴人的主家有管束不利的責任,你們衙門要是不能秉公處理我們黑旗營可以代勞。”

這是在追劉恒義的錯了。

不過黑旗營三個字一出,立馬讓場中圍觀的人再次往邊上散了幾尺,甚至有人已經溜了。黑旗營可是里的,吃飽了撐的去看黑旗營的熱鬧,萬一殃及池魚哭都沒地方哭。

而躲在侍衛和奴人中間的劉恒義也在聽到黑旗營三個字之后渾身一顫臉色大變,加上之前那衙役喊了一句“沈大人”他已經想起來那名年輕人是誰了。

黑旗營百戶,沈浩!

正待上前言語解釋,卻看大沈浩根本沒興趣多看一眼,轉身就走了,在鴻恩院門口一個賣花的小女孩手里買了一捧新鮮的藍月花,然后搖著黑扇走進了大門。

劉老爺?嘖嘖,或許在大部分人眼里屬于大佬,可在沈浩眼里區區如同螻蟻。靠著官面人做生意,做得再大也不經查。說句直白的話,沈浩要他劉恒義全家今天死就絕對不會有誰能把他家留到明天。

所以,誰特么在乎你姓劉的什么想法?服軟也好,硬頂也可以,隨便。

拿著花進了鴻恩院。外面一條人命已經讓老鴇早早的在門口候著了,笑瞇瞇的彎著腰領著沈浩進去。

“這是給憐香小姐的,她現在應該不方便下來吧?你幫我送給她吧。”沈浩將花交到老鴇的手里,后者滿面笑容的應是。領著沈浩到了座位就連忙去送花了。

沈浩的位置在二樓,居中,很好的位置,低頭可以看到一樓的歌舞臺,仰頭可以看到三樓的歌姬花房。等晚上的時候三樓的歌姬會一個一個亮相競爭花魁。

“對了,牙行的朱管事讓我幫他占個位置。”沈浩指了指自己旁邊的座位對老鴇說。

“當讓可以。朱管事本來也是在二樓,離您也不遠,調過來就是。”

“那就好。上點填肚子的東西來。”

“好的沈大人,需要給您叫個人來伺候嗎?”

“不用了。”

屏退了老鴇,順手拿起桌邊的一份單子看了起來。這是藍月會的節目單,從歌舞到晚上的花魁賽全部羅列清楚。

酒菜還沒上來,倒是賠罪了先來了。

劉恒義佝僂著腰討好的湊了過來,離著一丈遠就一個深躬,拱手道:“沈大人,劉某來給您賠罪了!”

沈浩抬頭看了一眼,暗道眾目睽睽之下這位倒是能屈能伸的主,倒也沒有得理不饒人,指了指對面的座位示意對方坐下說。

請:m.lvsetxt.cc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