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133章 閑事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立了大功還不一定是好事?

對沈浩而言的確就是如此,是福是禍他現在還說不準。

這么大的案子辦完,如果是在以前,絕對會興奮有好一通版賞,再有功勛賞下來都可以說是板上釘釘的。另外就像唐清源和陳天問說的他極有可能再獲半級的升遷,如此可以順利邁入正六品官的行列,得一個“大人”的尊稱。

看起來一切都是好事,可實際上正因為升遷的事情卻極可能給沈浩帶來不確定的困頓。

沈浩現在是從六品的試百戶銜,屬于低階小官,版賞下來的時候一般來說都會考慮晉升一級或者半級。

可問題是黎城百戶所就是一個百戶編制,最高主事官就是正六品,目前唐清源領著。

如果沈浩這次升遷到了正六品怎么辦?

唐清源如果順勢額升遷走了,那黎城這邊的主事官就極可能由他來接任,因為他是姜成的門生,一旦有位置了姜成不可能不考慮他。

如果姜成動不了,那唐清源也很可能動不了,版賞就可能根本不會涉及這兩位的職銜,而在別的方面找補。那沈浩就很尷尬了,他職銜低,版賞大概率會給升銜,到時候他這個正六品就絕對在黎城待不住了,因為沒位置。

不但黎城沒位置,封日城轄區內的衛所都不會有位置,沈浩只能去封日城千戶所里任職,而且大概率是個閑職。

得了版賞,但卻被掛到閑職上去,這不是沈浩想要的待遇,甚至對他來說是種困頓。

所以現在沈浩的心情并沒有立了大功之后的那種興奮,反而是帶著擔憂。他不想坐在公廨房里一杯茶就混好多年。

不過上面沒消息,沈浩也不敢這時候跑去問,一切還得再等等,想來版賞正式下來之前姜成肯定會事先給他通氣的。

現在只能干著急。

坐在書房里一連灌了三壺酒才有些酒意,現在修為邁入聚神境,沈浩發現自己的酒量比以前更好了,似乎是身體強度拔高的原因。

許些酒意上頭,暈暈乎乎的就這么靠在書房的椅子上睡著了。

再次醒來已是第二天,但天色還沒亮。

生物鐘已經讓沈浩忘記什么叫懶覺了。

推開門,夏女這憨奴隸就在門口地上卷著,尖尖的耳朵套拉著,睡得吧唧嘴,嘰里咕嚕的不知道在念叨什么夢話。

書房是家里的禁地,他在里面的話家里人不能攪擾,所以這憨奴隸應該是昨夜就守在門口想要伺候著。卻不知憨勁兒發作,直接睡得比沈浩都香。

再仔細看看,比起最初進家門的時候,這狐女小臉圓了一圈,身子更是突出不平,有時候看得沈浩有些火大。

“要睡回去睡!”沈浩彎腰扭了一把憨奴隸的耳朵。

“哎喲,哎喲!主人?您,您起這么早哇?”

“早什么?打水去。”

“好的。”蹦跳著跑開了。

沈浩趁著夏女打水的空檔來到后院開始自己的晨練:術法。

功法的修行沈浩一般都是在晚上。

先是土遁。結印、念動印訣,施展、收束,一氣呵成。眨眼間人已經在院子里一個來回了,幾閃幾出快得眼花繚亂難以捕捉。

最大遁走距離如今是十五丈,結印和印訣的時間為半息,基本上已經縮短到了極致了,再往后沈浩需要的是心念印訣,到那時候施展速度至少還能提高一倍。

之后是掌心雷。含而不發最后隨著手掌拍中一個專門拿來當靶子的大石鎖,砰的一聲悶響,兩百斤的石鎖瞬間碎裂,這種雷法的破壞力已經開始顯現出來,和自然界里的雷電完全是兩碼事。

現在沈浩感覺自己雖然修為境界還在聚神境一重卡著沒有上去,但他現在的實力比突破之前強了五倍不止。

最直觀的感受就是他現在面對聚神境八重的唐清源時已經沒有以前那種心里發憷的感覺了。這是實力差距在縮小的最直觀變化。

晨練的時間不長,但對沈浩而言效率卻很高,而且加上他身上的特異之處和日復一日的積累,成長速度他自己都有些咋舌。

收功斂氣。全力施展三次掌心雷和十次遁術沈浩體內就會有些空虛感,需要暗自調息一時半刻才能恢復,以此他可以大概估算出自己在實戰中能施展這些術法的最大次數。

“主人,熱水打好了。”

夏女額頭見汗,笑瞇瞇的跑到了后院招呼沈浩回屋洗漱。家里就她敢在沈浩晨練的時候跑來叫沈浩。

天氣已經有些涼意了,熱水出鍋要不了多久就不燙了。所以夏女每次都提一大桶出來,能管久一點。也不知道她細胳膊細腿的哪來這么大的力氣,種不一樣真不一樣。

吃飯的時候張嬸少有的露了面,有些局促,搓著手似乎在等沈浩開口。邊上還站著杵著拐杖的胡田。這老頭養了一個月,腿傷好了大半,閑不住,現在已經靠著拐棍又在家里晃蕩了。小馬經常被他訓得苦不堪言。

沈浩一邊吃一邊招呼張嬸:“張嬸,坐,你別緊張。”

“哎,我,我站著就行了。”

“那酒我昨天請客的時候讓人幫我回去吆喝了,這事兒你先別急,我估摸著要不了幾天就能有反應了。價格你守住了,一壇酒五斤,一百兩銀錢,誰來都是這個價。而且每天就賣二十壇,賣完就關門。不預定、不賒賬。明白嗎?”

張嬸有些傻眼,似乎是被沈浩說的銀錢嚇到了。

一壇酒一百兩銀錢?!

媽耶!

倒是邊上的胡田拍了一下張嬸的胳膊,喝道:“發什么愣啊!沈爺給你說的都記住咯!聽見沒?”

“哎喲,沈爺,我記住了,可這,這......”張嬸不信一壇酒能賣一百兩,在她看來這簡直就是荒謬。想說點什么卻又不敢。

沈浩豈能看不出張嬸的想法?他也不解釋,笑著說:“這事兒聽我的就行了,你們張家酒坊現在我入了份子,肯定要搞好,不能讓你們跟著沒了著落。這樣,胡管家的腿腳現在也能勉勉強強的挪動了,去幫著張家盯著點,上了路你再回來。”

胡田應是。他是早就閑得慌了。

沈浩吃完早飯就出門上差去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