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56章 怪人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夜深,溫秀云略顯疲累的回到自己的閨房里,今天有一臺酒局她去陪到現在才結束。

褪去靚麗的長裙,卸下頭上的配飾,坐在梳妝臺前溫秀云看著銅鏡里的自己有些出神,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俏臉瞬間緋紅,直紅到了脖子。

“小姐,熱水打好了,先泡一下去去乏吧?”

“啊!哦,好的。”

和別的歌姬不同,溫秀云并沒有住在錦繡閣里,而是住在錦繡閣后面的一棟獨門小院內。院子里從屋舍到陳設全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這里是她的小窩。

丫鬟小碧是溫秀云的小老鄉,比她小三歲,今年十四。人年紀不大可手腳卻麻利,模樣也惹人憐惜,溫秀云擔心她吃虧才硬是將她要到這里免得被早早的推出去接觸客人。

褪去了所有的妝容,溫秀云披著一層薄紗進到了洗浴間,伸手試了試水溫,很合適,才脫下薄紗將自己泡進澡盆中。

“小姐,今天我調的魂香草喲,嘻嘻,洗了之后不知道多香呢!”

“魂香草省著點用,不然下月陳媽又要念叨說我靡費太大。”

“哼!陳媽就是吝嗇!小姐給店里賺了多少錢呀?一點魂香草都舍不得,我不喜歡她!”

溫秀云輕拍了一下小碧的腦袋笑道:“一錢魂香草就值一百兩銀子,泡一次澡少說也是三錢,你以為還便宜呀?要不是為了練功,我都覺得這個澡洗起來虧心,簡直就是在拿銀子往水里扔。”

小碧卻不以為然,不服氣的回道:“什么呀!我都是放四錢給小姐你調在洗澡水里的。小姐練功要緊嘛,修為高了才能評更高的品級,也就能賺更多的錢,甚至只要小姐能到三品,陳媽就不敢拿契約要挾你了。”

“三品?呵呵,哪有那么容易喲。而且真就到了三品也說不清會是怎生模樣。”

一般來說只要歌姬達到三品,花樓對歌姬的控制力就會大幅削弱,甚至這種品級的歌姬很輕易就能給自己贖身,算是眾多歌姬夢想中的一種解脫方式吧。

只不過大多三品歌姬都是出身大型的花樓,那種花樓后臺極硬,即便歌姬達到三品其實也不敢輕易脫身,頂多就是選擇會更多一些而已。

畢竟三品歌姬可是搖錢樹,誰愿意輕易放手?

“小姐,你今天有些奇怪耶。”

“哪有?”

“回來得比平時晚了很多,而且你剛才卸妝的時候都愣神了好久,一臉羞羞的樣子,莫非今天遇到哪個俏郎君了?”

兩人雖然是主仆關系,但因為年紀相仿又是老鄉,平時更像是姐妹,說話也并沒有多少顧忌。

“哎呀!你個死丫頭亂說什么呢!當心我打你喲!”

“才不讓你打呢!小姐,你看你又臉紅了,肯定有問題!”

溫秀云礙于在澡盆里泡著沒穿衣服不好擒拿這小丫頭,臉上卻更紅了。

“小姐,說說嘛,今天遇見誰了?”

“......一個怪人。”

“怪人?怎么個怪法?是長得奇怪還是說話奇怪呀?”

聊聊那些走馬燈般出現在溫秀云眼前的男人是主仆兩人一直以來的私房話,溫秀云很少有今天這么吞吞吐吐過。

“就是玄清衛里那位黑旗營總旗,沈浩。”

“哇!小姐,你見到沈浩啦?!那天東市場看殺頭可我害怕就沒去看,聽說監斬的就是這位沈總旗,還有人說他眼如銅鈴,身高八尺,胳膊比尋常人腰都粗,還是豁嘴,一口尖牙,看一眼就能把人嚇哭!是不是真的?”

“噗呲!亂講!哪有長成這樣的人呀!沈總旗很年輕的,比我見過的大多數公子都要好看,而且身上有股英武的氣息,說話也很好聽......哎呀!你笑什么!再笑我就不講了!”

“不笑了,真不笑了,小姐你快講,既然那沈總旗這么好看怎么就是怪人呢?”

“哼,長得好看他也是怪人。我一進去他就鼓蕩真氣將我身上散發去的媚術給摒棄掉了,那樣子就好像擔心我要害他似的。”

“哇!居然還有這種人?那他去錦繡閣干嘛呢?難道他是個初哥?”

“呸!再這么學陳媽說話我就真打你了哈!”

“嘻嘻,繼續說嘛小姐。”

“后來我給他們獻藝,一曲之后旁人都說好,就他笑而不語,一臉“也就那樣”的表情,看著讓人很生氣。”

小碧聽到這里眉頭一皺,不服道:“真是可惡,小姐的琴歌雙絕,那姓沈的居然不識貨?!”

“我當時也有些惱了,就問他是不是不滿意我的琴歌,可你猜他怎么說?”

“怎么說?”

“他說我唱得很好,就是歌差了些。”

“那小姐你今晚唱的什么歌?”

“今宵辭、夢寒山和君別忘。”

“什么?!這三首可是夢千尋大家的代表作!好聽得不得了呀,那沈浩是聾子吧?”

看到小碧如此激動溫秀云也笑了,她當然知道夢千尋大家是小碧最崇拜的歌姬,如此點頭道:“嗯嗯,我當時也差點氣得罵他了,就質問他既然這三首經典曲子他都覺得不好聽,那他有什么好聽的曲子說來見識見識呀。”

“啊哈哈,對對對,這下那姓沈的沒話說了吧?”

小碧甚至都在腦子里想象出了沈浩吃癟的模樣,笑得很開心。

可溫秀云卻搖頭說:“怪就怪在這里,他真的有一首比今宵辭這三首更好的曲子,而且是好得多,甚至是我所知的所有曲子里最好的一首,沒有之一。”

“哈?!不是,小姐你剛才說什么我沒聽清?”

“我說,他真的有一首歌比今宵辭那三首更好,而且是我現目前所知道的歌里面最好的。”

“這不可能!”

“哼,不信?”

“我,不,信!”

“那好,等我泡完澡我彈給你聽。”

半個時辰后,溫秀云穿著紗衣,披散著頭發一臉泡澡之后的慵懶,臉色紅撲撲的。然后就見她端坐在琴前,手輕輕的搭上弦......

曲調從一開始就顯得寂寥又清冷,似乎一個女子幽怨的正在秋涼的河邊散步,景色雖然迷人可女子卻是心頭思緒萬千。

跟著溫秀云的歌聲響起,第一句開始就把小碧聽得睜大眼一臉駭然: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云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

Ps:一剪梅,作者:李清照。歌曲:王菲版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