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32章 沒勁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沈浩臉上漸漸浮起笑容。

這兩天可把他陰郁壞了,面對李炳的時候還不得不裝出一副“受驚”的樣子主動避開,心里憋屈可想而知。

還是王儉給力,這次弄回來的消息足夠讓沈浩展開更進一步的調查了。

“這樣,咱們先把這吳三河弄到手里試試底色。”

“可是,這樣不會打草驚蛇嗎?”

“所以要換一種方式來。來來來,你附耳過來......”

......

一日后。

清晨,東市場。

今年五十四歲的吳三河已經是李家大房的總管事了,他是從一個廚子一步一步爬上來的,如今走在外面就算是衙門里的那些個官人看到他也得笑瞇瞇的叫聲“吳管事”。

吳三河清楚自己的身份是誰給的,所以對主家一直盡心盡力。

三年前李家老爺子說想要嘗嘗他以前當廚子時做的紅糖小米粥,于是他現在就每隔五天便親自做一餐午飯給老爺子享用,為表心意一應食材他都會自己到東市場這邊來精挑細選。

今天要買豆腐、小蔥、鯽魚、蘭花菜和一些清米酒。

一圈逛下來,吳三河剛走進以前熟悉的那家清米酒的鋪子就發現不太對勁,鋪子里左右兩邊突然竄出兩個黑袍武士,其中一人一把關上了鋪子大門,另一人一個健步沖上來就將他的雙手扭到背后,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讓他動彈不得。

“你們知道我是......嗚嗚嗚......”

話還沒說完嘴巴就被一團臟兮兮的破抹布給堵了個嚴嚴實實,然后一個黑布口袋接著就當頭罩了下來。

前后不到十息,吳三河就被兩名黑袍武士從清米酒鋪的后門帶走了,出門就上了一輛遮掩的馬車,一路轉道回了玄清衛里黑旗營的駐地。

......

“總旗,人已經帶回來了。”

“沒出紕漏吧?”

“沒有。我們蹲了這家伙一天,又買通了一個李家的雜役提前知道了吳三河今天早上要去東市場買菜,然后在一家清米酒鋪子里下的手,之后我們還控制了酒鋪的店小二和老板,一路回來也做了遮掩,所以李家就算要找過來最快也要明天。”

“好,那就抓緊,只要撬開吳三河的嘴案子才能變得與我們有利。”

“明白,總旗請放心,吳三河就算是塊石頭我們也能讓他乖乖說話的。”王儉陰惻惻的轉身就走。

可憐的吳三河已經被嚇懵了。

頭罩摘下來之后當他看到自己居然被綁在一根十字柱上,光著全身,左邊是插著各種洛鐵的炭火盆洶洶燃燒,右邊是一個掛滿了鉗子、釘鑿、竹簽、皮鞭、刺棍等等刑具的架子,上面好多刑具他連名字都叫不出來,但看樣子就能讓人毛骨悚然。

這里是刑訊房?!

李家的大少爺就在玄清衛里當總旗官,吳三河也聽說過很多關于玄清衛里最令人恐懼的刑訊房的事情,現在他感覺自己老心臟都快停止跳動了。

“誤會,誤會啊!你們是不是抓錯人了?我吳三河啊!李炳李總旗家的大管事呀,自家人啊大兄弟!”

“嘖,一個倒錢莊銀票的騙子居然還敢說自己是李總旗家的大管事?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兩名赤著上身的粗壯大漢一邊擺弄著刑具,似乎是在做正式開始前的準備,一邊輕蔑的不信吳三河的言語。

“真的!不信你們派人去李家問問,我真的是李家大管事啊!”

“大管事還能自己去市場買菜?算了,你還是先別說了,浪費精神,等會兒你會很累的。”

說了沒兩句,吳三河的嘴就又被堵上了,這次是不是破抹布而是一個鐵核桃帶繩套的那種,然他連嘴都合不攏更談不上說話了。

兩個大漢看了一眼桌上的審訊條目,心里先有個數。他們是昨天新招募進黑旗營的,專職進行刑訊,屬于專業技術人才,不但俸祿往上調了一級而且事情遠比以前清閑。

所以,這兩個漢子接到任務之后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咱們不能光拿錢不辦事對不?上面要求今天內要出結果,那咱們就只用半天!也好讓上面的瞧瞧咱們的手藝!

“周哥,先走三道小菜嗎?”

“不了,今天就一道小菜給他熱熱身就行,然后再走下三路硬菜,上三路的菜就算了,這貨身子骨一般般別弄死了可就麻煩大了。對了,腦袋后面給他墊一張厚點的軟墊,腦袋也固定穩當,別讓他亂動傷到自己。”

“放心吧周哥,我辦事你還不知道?保證把人伺候妥了!”

兩人就像普通的酒館伙計那樣一邊閑聊一邊收拾活計,只不過他們的活計是一個大活人。

誰能照顧一下一身光溜溜口不能言被綁在十字柱上的吳三河的感受?

他都快尿出來了!

吳三河只是一個廚子而已,就算是后來做到了大戶人家的大管事那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出身,經歷也許會復雜但絕對不可能和那些腦筋不正常的邪門修士比韌性,所以,吳三河在面對刑訊時的表情異常疲軟。

僅僅的一道開胃小菜就已經讓吳三河哭爹喊娘了,下三路的硬菜只走了一半這家伙就一個勁的眨眼睛,這是暗號,說明他準備“問啥說啥,絕不隱瞞。”

“這家伙太軟了,我剛來勁他就招了,嘖,沒意思。”

“費什么話?趕緊把口供給王小旗送過去,還有叫人來把這家伙弄走,地也洗一下,屎尿灑了一灘,真特么的臭。”

......

沈浩剛好吃了午飯回來,王儉就拿著一份墨跡才干的招供文書找了過來。

“總旗,那軟蛋招了,之前云陽過來的那批所謂的“玉林稻”的確是捏造的,目的只是為了蒙混錢莊對大筆交易的排查。最后這筆錢轉了兩道手之后全部落入了李家大房的賬目上。”

聞言沈浩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確定是入的李家大房賬目而不是李炳的私賬?”

“不是私賬是李家大房的公賬。這一點我剛才專門核實過了,吳三河不像在說假話,而且他除了這次咱們重點查的云陽走私案之后還透露了很多東西,李炳在外斂財獲得的贓款起碼有六成都是歸了李家大房的公賬。

而且除了進項還有支出。李家這幾年來經吳三河的手向封日城里的很多官人都遞過財貨,說是人情往來可數目大得有些夸張,明顯經不住查的。就連,就連姜千戶那里也收過他們李家的孝敬。”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