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17章 結案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王儉自詡也是風里來雨里去的好漢子,是那種打碎了了牙活血吞的硬漢,可他看著眼前那道歪歪扭扭已經站不穩的人影卻是后背一片冷汗。

七百六十人!其中正兒八經的修士就有三百余,全是玄清衛里的好手,遠不是普通兵卒能比的。而且外圍還有三百多強弩手堵漏。

可如此重兵圍剿,布下了足足六道包圍圈,本該十拿九穩,可現在卻生生的擺了一地的尸體。

七百多人圍著一個人打可結果卻是人多的一邊死傷慘重,光是躺尸的就不下六十個了,這還不算那些受傷被抬走的。

越打越心驚,越打越發涼。

想過邪門修士手段陰狠厲害難以對付,可沒想到都將對方陷入死局了還這么難以拿捏。

當然,死了這么多人也因為是想要活捉,不然起碼能少死一半。

“再上十人,他耗不住了!”

王儉硬著心繼續下令,這一輪上去的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趕過來的那十個陳天問的親衛,這是王儉準備的最后致勝一擊。

......

當沈浩在齊府中庭看到王儉的時候,視線越過去落在后面一個被反綁著并且套上了固神鎖的黑袍人身上。

即便被擒住還渾身帶傷但這黑袍人依舊仰著下巴,一雙桀驁的眼睛同樣越過前面的王儉落在沈浩的身上。

“嘖,該叫你肖重六還是阿貓阿狗?”沈浩一眼就認出了這個黑袍人正是他在五羊城里掘地三尺要找的“肖重六”。

“哼,區區一個小旗也配問老子的姓名?呸!”

想要呸一口痰給沈浩的,可這人傷得太重,又被固神鎖封了真氣,一口痰僅僅掉在嘴邊反倒是糊了下巴。

“找死!”不等沈浩開口,邊上的兩名力士已經拿著拳頭招呼了,砰砰砰的完全在往死里揍。

“行了,別打死了。”沈浩揮手制止了泄憤的力士,陰著笑道:“他會被移交到衛所的,到時候衛所那些殺才有的是辦法要他好看,也讓他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聽到沈浩這番話周圍所有人都暢快的笑了起來。的確,比起殺了這個混蛋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還不如將他交給衛所里的那些刑訊殺才,到了那些殺才手里會比死更慘。

對方咬著牙一聲不吭,那樣子似乎要生吞了沈浩,他知道要不是沈浩暗度陳倉的擺了一個圈套等他鉆的話他絕對不會落到如今這幅田地。

不過晚了。

邪門修士落在玄清衛的手里根本不可能有活口的,區別只是死法不一樣罷了。

“留下幾個兄弟善后,你跟我即刻押解這頭豬返回黎城交令。五羊城這邊留下幾個兄弟配合衙門的人走完流程,善后。”

“小旗,您是說,這案子可以結了?”

“當然可以結了。走吧,路上說。”

活捉了一名邪門修士,而且這家伙很有可能是屬于“那群人”中的一員,這種事情非同小可,沈浩萬萬不敢耽擱,天剛亮就帶著王儉連同百余名玄清衛浩浩蕩蕩的傳回了黎城。

......

一到黎城,沈浩就將“肖重六”移交到了總旗的地牢羈押,然后帶著王儉敲開了陳天問的公廨房門。

和平時不一樣,陳天問少有了放下了手里其它事情專注的聽著沈浩的匯報。

“你是說這個叫“肖重六”的邪門修士不單單參與了齊家背地里的人血販賣勾當還直接指點齊家走私違禁材料煉制陰豆腐?”

“是的總旗,“肖重六”在齊家案中貫穿始末,不但在齊家人血勾當里起到了穿針引線的作用,還指揮齊家收購違禁材料煉制陰豆腐。”

“指揮?”陳天問敲了敲桌子,他注意到了沈浩的用詞。

“是的,我分析“肖重六”和齊家并不是合作關系,更可能是隸屬關系,齊家上下做主的應該就是這個“肖重六”。不論是人血販賣還是陰豆腐應該都是出自他之手......”

陳天問仔細的聽著,沈浩的推論延續了之前王儉的推演論調,只不過將王儉的推演中遺漏的地方全部補全了。

沈浩接著道:“齊聞遠和齊恒兵父子兩應該是整個齊家里和“肖重六”接觸最緊密的人,他們后來也沒有被分尸于齊府,但下場卻是更慘,屬下傾向于這兩人是被“肖重六”用秘法煉制成了兩頭三品邪祟。”

陳天問點了點頭。

堂堂邪門修士操縱一個齊家并不費力,多的是手段。然后利用齊家作為掩護暗地里煉制陰豆腐。這些邏輯上都說得通。

“不過最后肖重六為什么又要滅了齊家滿門呢?而且最后為什么不在滅了齊家之后帶著那些陰豆腐直接離開呢?”

“總旗,我的看法是:滅掉齊家滿門應該是成就那兩頭三品邪祟的關鍵。我記得案牘庫里好像有這種類似的記載,應該叫“血緣血怨”的邪門法子。

至于那些陰豆腐為何會被留在后面,我覺得當時的對于“肖重六”來說時機沒有成熟。那個裝陰豆腐的箱子被安置在裂空陣里藏著,雖然隔絕了機括痕跡但盒子上的陣法紋路卻暗合某種血陣,我覺得應該和之前齊府里刻意布置出來的京觀、胳膊桌等等脫不了關系。”

陳天問聽懂了沈浩的意思:“你是說那些陰豆腐其實要靠那場滅門慘案的血液來做最后的催熟?同時那場滅門慘案還可以讓兩頭邪祟穩穩的蛻變成型?”

沈浩點頭表示自己就是這個意思。

“不過這只是我們的推演,具體情況雖然我覺得不會有太大的出入但總旗還是要撬開“肖重六”的嘴才行。”

陳天問笑著揮了揮手,走到沈浩跟前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他到了牢里就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嘴再硬也熬不住三天,到時候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沈浩,這次你們營可是立了大功啊!

放心,我會據實將你們的功勞報上去請功的,現在你們回去休息幾天,等我消息。”

臨走的時候陳天問甚至還破天荒的拍了拍王儉的胳膊甚至還鼓勵了幾句。

不過說是休息可實際上沈浩并不能就這么閑著,手里事情可還不少。

比如這次死掉的弟兄撫恤的事情,還有五羊城里衙門的案件掃尾移交,最后他現在迫切的需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檢查一下自己在吞了足足二十塊陰豆腐之后有沒有留下什么變異......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