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10章 尸坑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一般來說遇到大案子就意味著遇到了大機遇,同時也意味著大風險。

降低風險的辦法也有,只需要將案子交出去或者遞到上面前去就行了,但這么做同樣也等于是放棄了相伴的機遇。

人活一世不爭口氣也要爭一分利吧?陳天問的選擇是將寶壓在沈浩身上,一來他就算輸也輸得起,二來是相信沈浩的能力。

一個毫無背景的小修士能在玄清衛這種關系錯綜復雜的地方一路爬到小旗的位置,本身已經很說明問題了。

而沈浩也清楚陳天問的算盤,并且他也是這么打算的。

案子一旦告破,作為經辦人,沈浩還能少了好處?

“要是能再弄到兩顆小培元丹就好了。”回去的路上沈浩忍不住心里泛起一陣期許。并沒有發現他從傳送法陣里出來的瞬間有一雙眼睛正在遠處打量著他,滿目森然。

......

案發后的第三天下午。

一百名玄清衛士卒從黎城衛所開進了五羊城。不但接手了五羊城兩座城門的防衛還接手了五羊城衙門里的案牘房,并且開始聯合五羊城衛戍兵丁在全城展開拉網式的排查。

玄清衛的大量進駐,給五羊城里的所有人都帶來了無形的壓迫感,如同一片陰影,壓迫全城。不單單是五羊城大小衙門里的官差們扣緊了腳板,就連街面上的販夫走卒都不敢像往常那樣大聲的吆喝叫賣了。

王儉的效率很高,第二天就已經將齊家在五羊城里的所有老底起了出來,讓他興奮不已的是他的猜測有了新的進展。

從幾個和齊家有牽連的人嘴里王儉知道了齊家在城外除了那個大布檔之外還有一個沒有登記在案的置業:一個廢舊的莊子。

不管齊家背地里是干什么的,明面上可是五羊城里響當當的大戶人家,怎么會置辦一個沒用的荒廢莊子當產業呢?

王儉心里起疑,帶著人連夜就去了那個莊子查看,結果一到地方王儉就感覺到自己懷里的追邪盤在劇烈震動,嚇得他差點從馬上摔下去。

“此地有邪祟出沒!還......還是三品!”

一番簡單的搜查之后王儉并沒有發現邪祟當面,松了口氣之余冷著臉下令挖地三尺,他在這個廢舊的荒蕪莊子里感受到了不一般的陰冷,甚至每個地方都能聞到空氣里的血腥臭。

結果僅僅隨便挖開了一個小院子就讓王儉意識到自己發現了一個了不得的地方。

隨后王儉立即讓其余人封鎖這座廢棄莊子,自己親自快馬加鞭的返回了五羊城通知沈浩。

等沈浩帶著五十名玄清衛士卒和一百名五羊城衛戍兵丁趕到廢棄莊子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不過百多支火把將整個莊子照的通亮,特別是那一塊被事先挖開來的小院子,更是被推掉的院墻照得清楚,看的周圍所有人背脊發涼。

“這是葬坑?”

“不像啊,這么亂糟糟的,比沙場上的葬坑都差遠了,倒像是,像是活坑。”

“活坑?不至于。這些人零零碎碎的肯定是先被弄死再扔進去的。”

“我知道,我就說像而已。”

......

膽子小一些的都說不出話來,甚至別開目光。

膽子大一些的就在小聲的相互嘀咕,畢竟就算是在玄清衛里混了八年的沈浩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

只見方圓不過十丈的一個廢棄小院里被挖出來一個大坑,坑里露在外的全是手手腳,或者各種面目不一的腦袋,殘破,沒一個完整的。

這些尸體就像是垃圾一樣堆在土里,腐爛程度都是一樣的,想來應該是同一時間被埋在這里的。

沈浩皺著眉頭掏出自己的追邪盤,鼓蕩真元,片刻后又收了回去,心頭明了,這里的確如王儉所說有三品邪祟出沒。

唯有沈浩最近的王儉有些詫異,他分明感覺到自家小旗官剛才的真元不是煉氣五重了。這,這是突破了?!

沈浩沒有閑心去管王儉在想什么,收起追邪盤之后看著坑里的尸體沉聲道:“讓弟兄們開始挖吧,整個廢莊子腥臭漫天,土都蓋不住味兒了,恐怕不止這一個坑。”

“是,小旗。”王儉一邊應是一邊朝后面揮了揮手。

一個時辰飛逝。

挖坑的大部分都是玄清衛的力士,這些殺才已經跨入修士的門檻了,單從力氣上來說比普通人強出太多,所以鏟子飛快,挖開了莊子幾乎里所有的廢棄院落,結果一如沈浩所料,每個院子下面都是一個不小的尸坑。

少說挖開的尸體也有千多具了,而且每個坑都只是挖開淺淺的一層,沒有刨開尸體深挖下去,所以實際尸體的數量很可能比看得到的多得多。

“小旗,我覺得這些尸體應該就是那些“消失”了的學徒工。”

王儉的分析有根據,因為這么多尸坑里的尸體腐爛程度有明顯的差別。久一些的已經白骨化了,而近一些的還在生蛆。就這一條就和齊家布檔里那些定期“離開”的大量學徒工遙相呼應,只需要撿幾具樣貌還能分辨的尸體讓布檔里的師父辨認就能確定。

沈浩點了點頭沒有吭聲,他心里知道王儉所說已經不需要再去求證了,這些尸體必定就是齊家布檔里的那些學徒工,而且尸體找到了,似乎也印證了王儉之前對于齊家是“人血販子”的猜測,畢竟要販人血,可不是放點血養著就行的,那是要一次抽干,要人命的。

見沈浩沒有說話,王儉繼續道:“小旗,這里還發現了三品邪祟的氣息,而且同樣沒有被記錄在五羊城的案牘資料里,這說明這頭邪祟一直在潛伏,或者說它是,它是被人為支配著的?”

王儉說出“人為支配”這四個字的時候嘴角都在微微打顫,眼神里一閃而過的是一絲驚恐,生怕被沈浩看到自己的怯意所以微微垂下腦袋。

“你終于想到這茬了。比我預計的快了兩天。”沈浩難得笑了笑,拍了拍這個比自己小不了幾歲的校令的肩膀。

“啊?小旗,您,您早就想到了?”

“呵呵,之前你不也說了嗎?一只三品邪祟進了城卻只有一個齊家遭殃這就不合理。要么追邪盤出問題來的不是三品邪祟,要么就是這頭邪祟被外力禁錮住了嗜殺的本能。所以你該有些心理準備的。”

說到這里,沈浩不由的想起一句老話:排除所有可能性,剩下的不論多么不可思議都必定是真相。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