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盡黑暗游戲

第兩百零八章 赫魯大師

更新時間:2021-06-01  作者:再入江湖
城頭上。

蘇遠再次想起一事,忽然問道:“景天,黑暗世界之中以五圣為尊,人口又是最大的資源,這些人卻信仰先天大圣,為何五圣沒有動手?難道五圣就不怕影響到自己的信仰之力收成?”

“主公,這期間涉及到了五圣與先天大圣定下的契約!”

景天低聲說道,“早在無數年前,那時候還沒有五圣時,黑暗世界就有先天大圣的存在,他們生而神圣,掌握無上的實力和無盡的人口,后來五圣慢慢崛起,才將大量的人口從他們手中奪來!

不過五圣雖然也奪來了不少人口,但是卻無法真正的消滅那些先天大圣,而今共有六位先天大圣,雖然論個體實力,都略遜于五圣,但六人若聯起手來,卻足以和五圣相抗衡!

所以兩撥勢力當初打了無數年,也無法打出結果,這才決意簽下契約,從此和平發展!

五圣可以建立自己的規則,可以隨意的收集信仰,但六位先天大圣也要發展自己的圣教,傳揚自己的教義,期間大家誰也不能干涉誰。”

原來如此。

蘇遠恍然,再次問道:“這么多年了,五圣吸收了這么多黑暗之城和信仰之力,難道也干不掉那六位先天大圣?”

“那就不知道了。”

景天搖頭,道:“不過我聽說,黑暗之城越到頂級的地步,越是很難升級,就像黑暗神國的皇宮一樣,那也是黑暗之城升級來的,但現在再想往上晉升一級,起碼需要吸收數千座黑暗之城才行,換成信仰之力的話,不知道要吸收多少信仰才能進行升級!”

“這么可怕?”

蘇遠驚異。

黑暗神國的皇宮要吸收數千座黑暗之城才能升級?

那恐怕就是將其他的神國吸收掉,也不見得能夠完成升級!

難怪這么多年過去,五圣還是沒能干掉那六位先天大圣。

蘇遠再次想到了自己的城池。

照這樣看,自己的城池到了后期,恐怕也會升級困難。

現在他的城池已經是五星半,想要升到六星,起碼需要480枚普通符文才行。

不過一想到地球人那邊,每天能為他提供不少,蘇遠的心中頓時又放寬不少。

反正他還有地球人在。

隨著時間推移,地球人圈養的黑暗生物會越來越多,到時候他的升級速度,絕對會比五圣更快。

時間不久。

司徒浩終于成功擒拿住了那十來個天圣教的教徒,將他們全都打昏了過去,擄入城中。

“主公,怎么處理,要全部干掉嗎?”

司徒浩問道。

蘇遠看了一眼這些身穿白袍的家伙,眉頭皺起。

媽的,還真有點像是中世紀的狂教徒。

絕不能讓這些東西污染自己辛苦建立的秩序!

君不見,中世紀的西方被禍禍成什么樣了。

“關進大牢,交給徐護法處置,記住,一定要分開關押,將最沉最重的苦力活都交給他們,還有,再安排一批人進去,誰要能把這些教徒的信念動搖,賞他100銀幣!”

蘇遠說道。

“是,主公!”

司徒浩頓時點頭,裹著這些家伙,立刻向著徐護法那里掠去。

“主公,你不審問他們嗎?”

景天狐疑道。

蘇遠冷冷一笑,“干嘛審問?都是邪教徒,你審問他們容易把自己繞進去,最好的結果就是直接勞改,讓他們自己辛苦賺錢,自己辛苦生活,沒有時間去胡思亂想,這樣他們自然也就不會再信教了。”

景天心中暗凜。

他怎么覺得蘇遠才是最大的邪教徒。

各種奇思妙想,簡直駭人聽聞。

現在居然還敢直接關押天圣教的教徒,若是被其他天圣教的人得知,必然會引發五圣和先天大圣之間新的矛盾。

“主公不怕得罪天圣教?”

“他們只有這幾人來到我的城池,天圣教的其他人誰會知道?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樣?再來一批人,我照樣再扣一批人。”

蘇遠笑道。

他轉身走回院落,開始和地球人繼續溝通起來。

而今距離一個月的期限已經只剩下14天。

順利將房間升到二星的人現在只有67896人。

而頻道人口現在是408965。

任務中要求的是起碼有一半人的房間升到二級。

“一半那也有20萬人,現在順利完成升級的只有6萬多人,任務依然很重。”

蘇遠暗道。

監獄之中。

一身白袍,長發長須的大祭司赫魯,終于從昏迷之中,悠悠醒來。

剛一醒來,便感覺到渾身上下一陣酸痛,接著他驚愕的發現,自己好像被人關押了,戴上了沉重的腳鐐、手銬,關在了一扇厚重的鐵門之中。

“這是什么地方?我是天神教的大祭司,你們怎么關押了我,先天大圣在上,求求你,饒恕這群罪惡無知的人吧,我衷心的祈禱,他們是無知的,只要他們能夠將我放出,求先天大圣能夠寬恕他們的罪惡,我愿意用大圣的光輝,來普照這群無知的人…”

白胡子老頭直接跪倒在地,雙手抱胸,由衷的祈禱起來。

忽然,大鐵門打開。

兩個身軀粗壯的大漢走了起來,一身肌肉,一看到白胡子老頭醒來后,頓時獰笑一聲,手持帶刺的鞭子,直接向著老頭身上狂抽過去。

“老東西,嘰嘰歪歪什么?醒了就行,快走,快出去干活!”

啪啪!

粗大的鞭子抽在赫魯身上,頓時讓他疼的一陣齜牙咧嘴。

他連忙就要運轉力量,將這兩個大漢震飛出去,卻很快驚駭的發現,自己的經脈被封,一身排山倒海的力量居然統統消失不見。

“先天大圣在上,你們這是在褻瀆大圣…哎呦、哎呦!”

啪啪!

赫魯慘叫一聲,被抽的一身是血,接著被這兩個大漢直接拎了出去。

從監獄走出之后,赫然發現,后面是一處巨大的煉鐵廠。

很多和他一樣帶著腳鐐手銬的犯人,都在辛苦的搬運鐵塊,還有的在燒火,有的在輪動大錘。

而他的那些同伴,居然也都在這里。

不過這些同伴和他一樣,都被人刻意劃分在了不同區域,被一個個人拿著鞭子威嚇。

“先天大圣在上,你們怎么能這樣對待圣使,你們這是不道德的,我是天圣教的大祭司,我代表了先天大圣的榮光,我可以超度你們,信仰大圣你們會獲得…”

啪啪!

哎呦!

赫魯慘叫一聲,再次被打的抱頭鼠竄。

“老東西,接著!”

忽然,一個犯人抓起一口四五十斤的大錘,一下子丟到赫魯手中,粗狂道:“從今以后,你就負責輪大錘,每天不捶個一千斤鐵,不準吃飯,捶多了的話,監獄長還會重重有賞,快干活!”

“先天大圣在上,求求你寬恕了這群罪人吧,啊,罪惡的人,你們會有報應的…”

老頭揚天悲嘆。

啪啪!

“哎呦!”

又是一頓鞭子抽來,赫魯疼的在地上亂崩,痛叫連連,連忙拿起大錘,用力的捶動起來。

不遠處,其他天圣教的教徒也都在一個個獄卒的看守下,痛苦的干著最苦最累的活。

這些獄卒嚴格秉承了縣令大人的話,根本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誰敢說一個字就逮著一頓狂抽。

每個天圣教教徒都一臉苦澀,才搬了幾個鐵塊就累到不行,但很快就換來了更為嚴重的毒打,疼的活蹦亂跳。

此刻。

另一個方向。

無盡黑暗之中,大雪飛舞,狂風呼嘯。

震天神殿殿主張鳳嘯、鎮海神殿殿主王蘭芝全都一臉焦急,速度如電,在一路向著遠處的黑暗深處狂飆而去,如同遇到了什么莫大的緊急之事一樣。

足足狂飆了好幾個時辰,張鳳嘯才終于停下,站在了一處金屬古堡的近前,雙手拱起,恭敬行禮。

這座金屬古堡赫然是懸在半空之中,神秘莫測,隔絕四周的寒風與風雪。

古堡之外,共有四個金屬人,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在張鳳嘯到達片刻后,王蘭芝的身影也終于閃電般從遠處狂沖了過來,連忙行禮。

“免了,讓你們來是有大事,神國最近出現了一些變故,國主感染陰氣,臥病在床,現在迫切需要天圣教的回圣之術治療,

在我龍牙國內精通此術的只有大祭司赫魯大師,此人喜好游歷,四處傳教,居無定所,據可靠消息,他現在應該就在你們兩殿之間,務必找到大師,不容耽誤。”

金屬古堡中傳來一道威嚴冷漠的聲音。

張鳳嘯、王蘭芝深吸口氣,拱手道:“是,護法!”

忽然,張鳳嘯問道:“護法,眼前上供之日近在眼前,是否要往后推遲?”

“不用,不管有沒有找到大師,上供照常進行!”

那位護法繼續說道。

語畢,巨大的金屬古堡便陡然破空,消失此地。

張鳳嘯、王蘭芝對視一眼,卻從彼此眼中看出了一絲絲凝重。

“國主感染了陰氣?那個地方的封印又裂開了?”

張鳳嘯語氣驚疑。

王蘭芝凝重道:“封印一裂,必是天下大亂之時,也許是我們想多了,希望國主的病情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嚴重。”

“阿蘭,不管我們以前有著怎樣的矛盾,一旦天下大亂,我還是希望你我可以擯棄前嫌,團結一致,咱們倆只有活下來才能繼續斗下去!”

張鳳嘯說道。

王蘭芝冷哼一聲,道:“我自然沒有問題,不過你得管好你的那個手下蘇遠,不要讓他再來招惹老娘,這種關鍵時刻,若是他還不知死活,老娘不介意直接拍死他,到時候天下大亂,他死了也是白死!”

“放心,我會約束他的!”

張鳳嘯開口。

兩人私底立下盟約,當即化為兩道流光,閃電離去。

剛一離去,二人便立刻召集三大護法、六大長老,及十二位城主迅速過來議事。

蘇遠理所當然的被迅速召見而來。

張鳳嘯當即將大祭司赫魯的畫像從一顆水晶球中投影而出,下令眾人,務必尋到此人,不得傷害。

剛一看到赫魯大師的頭像,蘇遠便微微一呆,但很快臉色恢復如常,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隨后張鳳嘯又當庭宣布上供的事情。

“還有兩天就是上供之日,此次上供,楊蒼、蘇遠、靈霄,四人陪我過去,其他人留守領地,以防出亂。”

張鳳嘯低沉說道。

“是,殿主!”

楊蒼、蘇遠、靈霄三人齊齊出列,拱手說道。

剩下的護法、長老、殿主無不露出絲絲羨慕之色。

唯獨蘇遠暗暗納悶。

選別人他沒意見,但怎么選了靈霄過去?

這廝莫非有什么過人之處?

那他得仔細小心才行。

“好了,散會!”

張鳳嘯開口道。

一群人紛紛離去。

期間蘇遠暗地里找到王慶之,開口詢問。

王慶之當即說道:“殿主每次選人都是有規律的,一般是帶一位護法,再帶一位城主,三大護法、十二位城主,大家是輪流著來,城主之中這一次剛好輪到了靈霄,至于你,本來是多余的,城主額外開恩,才加了你,不然的話,按規律你得輪到下一波才行。”

蘇遠頓時恍然。

原來如此。

他還以為靈霄這廝有什么過人之處?

“多謝王老哥,那我先離去了。”

蘇遠笑道。

“我送送老弟!”

王慶之笑道。

兩人出了神殿,蘇遠獨自跨上駿馬,帶著司徒浩,迅速消失此地。

剛一回到領地,蘇遠便來到監獄之中,悄悄觀察起了那個白胡子老頭赫魯,暗暗驚疑。

這廝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能驚動殿主,讓殿主下令,親自找他?

不過越是這樣,蘇遠就越不能放他了。

萬一此人出去,給自己告狀該怎么辦?

蘇遠看了片刻,最終悄無聲息的再次離開。

一天時間迅速度過。

赫魯滿臉苦澀,一身傷痕,累的腰酸背痛,站都快站不起來了。

整整一天過去了,他滴水未進。

輪了上萬次大錘,現在他的兩條手臂都快不屬于自己了。

他一臉悲戚。

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先天大圣啊,求你顯顯靈,降臨你的榮光,凈化這些惡魔吧?

赫魯想要揚天悲嘆,但卻根本不敢說出聲來,一旦說出聲來,必然又是一頓毒打。

“吃飯了,干完活的,可以來吃飯了!”

忽然,一位獄卒在遠處大喊起來。

那些提前干完活的立馬全都向著前方涌了過去。

赫魯累的腰酸腿疼,渾身顫抖,也顫顫巍巍的趕忙向著前走去。

輪了一整天大錘,總算是完成了一千塊鐵的指標。

他現在只想大快朵頤,瘋狂進食。

濃郁的食物香氣讓他不斷吞咽著口水,等到領到食物后,他更加吃驚。

只見盤子中是滿滿一盤水晶一樣的大米,每一粒大米都有指甲蓋那么大,晶瑩欲滴,彌漫芳香。

這是靈米?

這究竟什么鬼地方?

用靈米給犯人吃?

很快他又領到幾個菜,只見這里的菜品也都是前所未見,香味撲鼻。

赫魯一臉吃驚,更加不可思議。

這樣的食物,連他們天圣教也無法天天享用,這些罪犯何德何能,能天天這么吃?

這也太夸張了?

“先天大圣在上,我忠誠的祈禱,希望您的榮光盡快降臨,我一定會將這座城池變成您最忠誠的信徒,這些食物日后都將供奉給您…求您一定要保佑我…”

赫魯將食物放在一側,雙手抱在胸前,閉目祈禱。

然而祈禱完畢后,赫魯頓時臉色一變。

臥槽,我食物呢?

他趕忙尋找,只見四面八方的眾人各自吃自己的,根本不知是什么人偷了他的食物。

“大人,我的食物…我食物丟了…哎呦,哎呦!”

赫魯很快痛叫起來。

那些獄卒壓根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一開口就逮著猛揍。

赫魯抱頭鼠竄,心中憋屈。

我的食物!

他么的誰偷了我的食物?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盡黑暗游戲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盡黑暗游戲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盡黑暗游戲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