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盡黑暗游戲

第兩百零五章 聯手瓜分鎮鬼城

更新時間:2021-05-31  作者:再入江湖
鎮鬼城內。

蘇遠被王慶之拉著,剛一進來,大殿中的鎮鬼城城主靈霄便眼睛發紅,咬牙發紅,直接撲殺過來,怒吼道:“賊子,你擄我老娘,劫殺我鎮鬼城城主府數千人,我與你拼了!”

殿內眾人紛紛色變,急忙出手,迅速阻攔。

王慶之也趕忙第一時間護在蘇遠身前。

蘇遠色變,驚怒道:“我何時擄走過你老娘,又何時攻入你城主府?我向來遵紀守法,治理光明城,從未離開過半步,你為何誣我?”

“你...賊子,你敢說你沒有擄走我老娘?你敢說那群人不是你指使的?可憐我老娘年歲已大,你還有沒有人性?”

鎮鬼城城主靈霄眼睛發紅,怒吼道。

“我何德何能敢闖入你鎮鬼城?殿主在上,屬下冤枉,屬下向來遵紀守法,約束眾人,嚴格恪守五圣法旨,對于周邊境地秋毫不敢有所犯,這一點蒼天可鑒,日月可證,屬下但有說謊就讓我天打雷劈致死!

殿主,求殿主給屬下做主啊,不久前我曾派一只三百余人的商隊,拉運無數物資,前往鎮鬼城貿易,他鎮鬼城城主靈霄,見財起意,將我的物資和商隊統統扣押,還將我的商人每人割掉一只耳朵,極度的羞辱屬下,屬下念在同殿為官,一忍再忍,想不到這靈霄居然變本加厲,還要反來誣告我!

殿主,屬下冤情堪比六月風雪!”

蘇遠一邊說,一邊伏倒在地,嗷嚎大哭,聲淚俱下,委屈至極。

殿內眾人紛紛動容。

殿主張鳳嘯也是臉色一沉,豁然盯住鎮鬼城城主靈霄,沉喝道:“靈霄,可有此事?”

“殿主,屬下...屬下...”

“還不如實招來!”

張鳳嘯大怒,一巴掌拍在座椅上。

“殿主,扣押蘇遠商隊的并非屬下,乃是屬下的一位表弟,他不聽我勸,擅自扣押了蘇遠的商隊,本來我正欲將商隊歸還,奈何蘇遠率隊奇襲我鎮鬼城內,殺人擄財無數,連那些商隊也全部被劫走了,殿主,你應該治蘇遠之罪!”

鎮鬼城主靈霄趕忙驚慌叫道。

“殿主,屬下冤枉,他靈霄再三污蔑屬下,今日殿主若不給屬下做主,屬下就...就一頭撞死在這大殿之上!”

說著,蘇遠便沖向一側的柱子,要一頭撞死。

身邊的王慶之臉色劇變,閃電般攔腰抱住,勸道:“蘇城主息怒,蘇城主息怒!”

“殿主,屬下冤枉啊,屬下為殿主立下汗馬功勞,不敢有任何請求,只恐他人妒忌,想不到今日屬下遵紀守法,依然有宵小之輩冤枉屬下,殿主若不給屬下清洗冤屈,屬下再無顏面茍活于世!”

蘇遠痛哭,繼續向著柱子撲去。

旁邊的鎮鬼城城主靈霄直接看蒙了。

尼瑪。

這到底是不是蘇遠擄走了他的老娘?

怎么蘇遠看起來比自己還激動?

難道自己真冤枉他了?

“殿主,屬下有話要說。”

王慶之一邊死死抱住蘇遠,一邊趕忙喊道:“蘇城主乃是有功之臣,不久前誘拐天王城三十萬人口,令鎮海神殿殿主王蘭芝也只得鎩羽,乃我震天神殿難得的奇才,今日殿主若聽信讒言,致蘇城主于死地,傳揚出去,必會令天下之士心寒,且徒遭王蘭芝恥笑,望殿主三思啊!”

殿內之人也紛紛點頭,議論紛紛。

“蘇遠,你不要沖動,速速停下,你如果是清白的,我自會給你主持公道!”

張鳳嘯語氣一沉,趕忙開口道。

蘇遠終于停下,不再尋死覓活。

“靈霄,你說蘇遠闖入你的城池,擄走你的老娘,你可有證據?”

張鳳嘯問道。

“殿主,屬下在城內擊殺過一些毒蜂,這些毒蜂與蘇遠之前對付景天時所用的毒蜂相差不大,屬下認為,這就是證據。”

靈霄躬身,立刻將一些毒蜂尸體呈上去。

蘇遠怒喝道:“黑暗世界飼養毒蜂者,何其之多,你為何賴在我的頭上?凌霄老賊,你再三欺我,我與你勢不兩立!”

“蘇遠,你的毒蜂帶了嗎?拿出來給我查看!”

張鳳嘯看著那些毒蜂尸體,又看向蘇遠。

蘇遠躬身道:“屬下的毒蜂不久前死傷慘重,屬下只帶了幾只在身邊。”

他當即從袖子中取出了幾只幽冥毒蜂呈現上去。

不錯,他這次取出的是幽冥毒蜂,并非那些可怕的幽冥霸王蜂。

他知道靈霄多半會以此來告他,所以早已提前從地球人那里要回了一批幽冥毒蜂充當證據。

不久前他借出了近千只沒有進化的幽冥毒蜂給地球人使用,此刻剛好派上用場。

張鳳嘯看著這些幽冥毒蜂,與手中的幽冥霸王蜂尸體仔細對比起來,眉頭漸漸皺起。

“靈霄,這兩種毒蜂雖然個頭相差不多,但無論身軀花紋還是毒牙、毒刺全都不同,你的這些毒蜂并非是蘇遠掌握的這些!”

張鳳嘯低沉道。

“這...這...”

鎮鬼城城主靈霄也一下子呆住了,茫然不知所措。

事實上他也根本拿不準是不是蘇遠做的,之前只是被怒火沖昏了頭腦,再加上身邊眾人的鼓動,這才一怒之下前來告狀。

但現在證據比對之后,他頓時有些慌亂了。

“殿主,求殿主給屬下做主啊!”

蘇遠再次伏倒在地,嗷嚎痛哭。

“靈霄,你不僅擅自扣押蘇遠的商隊,還倒打一耙,污蔑他人,你可知罪?”

張鳳嘯臉色沉重。

鎮鬼城城主靈霄打了個哆嗦,連忙跪倒在地,叫道:“屬下知罪,求殿主饒恕,屬下愿意賠償!”

張鳳嘯冷哼一聲,道:“挑釁功臣,污蔑功臣,單這兩條大罪我就可以斬了你,念在你多年來勞苦功高,就免你一死,你好好賠償蘇城主,務必令他滿意!”

他臉色不悅,拂袖離去。

“是是,殿主。”

鎮鬼城城主靈霄趕忙連連磕頭。

大殿內的眾人紛紛散去。

其中護法楊蒼、張進皆是笑呵呵的看向蘇遠,道:“恭喜蘇城主得以昭雪平反,不知蘇城主可有需要我等幫忙的?”

一側的王慶之頓時露出不悅,輕哼一聲。

老狐貍!

蘇遠微微一怔,忽然反應過來,露出呵呵笑容。

不愧都是千年的狐貍啊。

知道自己要有好處了,這是想過來分一杯羹?

不過這個時候蘇遠也不宜過多樹敵,反正都是從靈霄身上宰割,不妨大方一些。

“有勞兩位護法,也有勞王護法,一切全憑三位護法做主。”

蘇遠笑道。

“蘇老弟,你就是太過心善!”

王慶之嘆道。

本來這件事有他在就行了,又何必再讓其他兩人再分一杯羹?

蘇遠呵呵賠笑,不再多說。

一側的靈霄卻是臉色煞白,心頭暗暗滴血。

該死的!

這下完了!

有這三個千年老狐貍在,定然會狠狠宰割自己一筆!

他這次注定要虧大了。

不僅老娘失蹤,連帶著他的資源與財富可能也要被刮走一半!

殿主府后院。

張鳳嘯剛一回到后院,便露出絲絲笑容,雙手背負,一副盡在掌握中的樣子。

“殿主為何發笑?”

林薇薇笑道。

“薇薇、雪兒,你們覺得今日大殿之中,蘇遠的話語可信幾分?”

張鳳嘯微笑道。

二女微微一怔,對視一眼。

“殿主是覺得蘇城主在撒謊?”

“蘇遠此人用對了就是一個奇才,今后極有可能助我掃平四周,開疆拓土!”

張鳳嘯微微感慨,道:“但若用錯了,這就是一個虎豹豺狼,會將人一口吞掉,連皮帶骨頭,一絲不留,那景天叛賊就是前例!”

“殿主為何如此說?”

林雪兒狐疑道。

張鳳嘯冷冷一笑,道:“因為今日殿前蘇遠的話語沒有一句話是真的,這廝以為我不知道他的底細,上次我去過他的城池,見過他的那種毒蜂,和今日靈霄呈現的毒蜂尸體一模一樣,可他卻裝作沒有,故意不取出來!”

“那殿主為何不直接拆穿他?”

林雪兒好奇道。

張鳳嘯微微一笑,道:“剛才我說了,這人用對了就是一個奇才,所以我又為何拆穿他?在我震天神殿,只有我能用他,這是一把利劍,今后劍鋒所指,將所向披靡,除了我,無人能夠將其壓制,所以,我又怎么會忍心將他毀掉?”

“那殿主就不擔心今后會突然掌控不住?”

林薇薇小心問道。

張鳳嘯眼神一瞇,冷哼道:“真有那一天,我會將其提前毀掉,永世不得翻身!”

大殿之內。

王慶之、楊蒼、張進三大護法,一臉笑瞇瞇的,當著鎮鬼城城主靈霄和蘇遠的面,不斷擬定出一條條賠償協議,每擬定出一條,靈霄的臉色便會煞白一份。

到最后足足擬定了二十一條賠償條款出來。

其中最重要的幾條便是:

一、租借鎮鬼城西南處的一處中型鐵礦給光明城使用。

二、租借小型銅礦給光明城使用。

三、賠償能工巧匠三百人。

四、租借小型能量石礦一處。

五、租借一處小型鹽場給光明城使用

當然,除了蘇遠應得到的好處外,這三大護法的好處自然也不會少。

畢竟這是三大護法為蘇遠爭取來的利益。

若讓蘇遠獨自去和靈霄商議,靈霄絕對不會割讓這么多的東西,但有三大護法的施壓,他就是不愿意也得愿意。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盡黑暗游戲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盡黑暗游戲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盡黑暗游戲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