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38章 夏樹:我是反派?

無線電子書    開局人間體

  “發現搜查目標,現在準備進行回收。”

  “檢查到高能量反應,進行覆蓋處理……”

  清晨。

  AIB工作人員們帶著探測儀器四處搜查流光墜落地點。

  昨晚發生在雷云上方的戰斗結束后,貝利亞疑似敗北,怪獸膠囊散落到了星山市各個地方。

  “小心點。”

  愛崎萌亞帶隊尋找到能量反應最強的安培拉星人與黑暗路基艾爾膠囊,由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小心翼翼裝進銀色箱子保存。

  這些散落的怪獸膠囊非常危險,如果不盡快回收,恐怕會遭到有心人利用。

  “J區域回收完畢。”

  愛崎萌亞走到一邊,通訊完畢后順便問話道:“澤納前輩沒有參加這次行動嗎?”

  “沒有。”

  “真是奇怪,這么重要的行動,澤納前輩怎么會缺席?”

  同一時間。

  澤納避開AIB行動區域,獨自一人走入工廠大樓地下室,幾名穿著工作服同樣面無表情的男子攔住澤納。

  為首青年是他在夏德星時最后一名學生。

  “庫魯特……”

  “澤納教官,貝利亞被擊敗,現在正是我們的絕妙機會,”青年感應發聲道,“第一步就是征服地球,澤納教官是為此才潛伏在這里對吧?”

  “我說過很多遍了。”

  澤納面無表情道。

  “我完全沒有那種想法……”

  “開什么玩笑?”青年憤怒道,“從小是你教我們怎么戰斗,現在你要拋棄夏德星人的驕傲嗎?!我們夏德星人是為了戰爭而存在!”

  “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澤納勸說道,“現在我們可以選擇新的人生……”

  “砰!”

  一名夏德星人猛然從背后打暈澤納。

  “沒必要和他浪費時間了,庫魯特。”

  “嗡!”

  光之空間。

  夏樹從沉睡中睜開眼睛,腦中閃過澤納被捆綁畫面。

  這個夏德星人部下好像出了事。

  貝利亞之死帶來的連鎖反應已經開始了……

  “唰!”

  閃身離開光之空間后,夏樹身形出現在山區一棟豪華私人別墅外面。

  一間透明玻璃環繞的工作室里貼滿伏井出k相關報道,邊上還有大量的文獻資料。

  工作室內一名富有知性美的黑裙女子在電腦前打字,神情專注,眼睛看起來相當靈動。

  紀實文學家,石刈亞瑠依。

  真的有這個女人。

  夏樹腦中閃過女人信息。

  這個女人在tv后期會成為貝利亞附體對象,原本他還以為是貝利亞隨便選的。

  現在看來石刈亞瑠依本身就一直在調查伏井出k。

  再也沒有比這個女人更適合接近伏井出k的人選了。

  只是……

  夏樹眉頭發緊。

  他已經找過了好幾遍,貝利亞的確已經不存在了,連力量都成了他的素材。

  這場戲似乎只能靠他繼續下去。

  總覺得不太好。

  應該沒什么問題吧?

  夏樹觀察一會石刈亞瑠依,頓了頓轉身離開。

  不急,現在還不是時候,AIB那邊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AIB支部。

  愛崎萌亞返回控制中心的時候,正有一名夏德星人在虛擬面板前操作,聽到腳步聲連忙回頭:“你就是愛崎萌亞吧?澤納因為絕密任務暫時去別的星球赴任了,在此期間我奉命當你的搭檔。”

  “誒?”

  愛崎萌亞愣愣看著面前的夏德星人變成青年模樣。

  “是因為管理官的命令嗎?”

  “管理官?”青年眼底稍微詫異,很快便反應過來,調出身份信息微笑道,“應該是吧,這是我的調任書,我是夏德星人庫魯特。”

  “哦哦。”

  愛崎萌亞還有些遲鈍。

  眼前的夏德星人和澤納前輩完全不一樣,澤納前輩從來不會開口,也從來不笑。

  可庫魯特看起來就像正常人類一樣。

  “對了,”愛崎萌亞突然想起來問道,“庫魯特,你有管理官聯絡方式嗎?”

  庫魯特笑容微僵:“沒、沒有,可能是澤納走得太急了,有事的話管理官應該會主動聯絡我們,不用擔心。”

  情報失誤了,AIB居然還有個什么隱身的管理官,這點澤納可從來沒提起過。

  不過問題不大。

  庫魯特繼續朝愛崎萌亞微笑道:“我們是不是該出去執行任務了?”

  “對對。”

  愛崎萌亞挺直身體。

  現在她是前輩了,不能在新人面前丟臉。

  蛋糕店。

  庫魯特懵然看著“夏樹蛋糕店”招牌。

  “不是執行任務嗎?怎么到蛋糕店來了?”

  “這邊也是任務。”愛崎萌亞理直氣壯道。

  “原來是這樣。”

  庫魯特眼中閃過微光。

  澤納將時空破壞神賽剛藏在地球異空間,召喚器就存放在AIB,但是設置了密碼。

  澤納始終不肯合作,所以他準備從澤納搭檔這邊進行調查,看能不能找出密碼信息。

  可是套話之后,愛崎萌亞卻似乎一無所知。

  “難道這家蛋糕店有什么特別?”庫魯特微笑問道。

  “沒有沒有,”愛崎萌亞臉紅道,“就是老板可能是外星人,需要定期觀察。”

  她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來買蛋糕,順便見見自己的青梅竹馬朝倉陸。

  “外星人?”

  庫魯特率先走進蛋糕店左右觀察。

  店里只有一個笑呵呵的中年大叔型糕點師,好像沒什么特別的。

  “萌亞來了啊,”久米春夫招呼道,“今天小陸他們都沒來,只有我和老板在。”

  “你好,”庫魯特微笑招呼道,“我是萌亞的同事,妮可妮可生命保險公司的庫魯特。”

  2樓。

  夏樹放下手邊石刈亞瑠依作品,透視看了一眼樓下,沒有起身的打算。

  以前的夏德星人是因為只能靠掠奪生存才培養戰士,現在夏德星都已經毀了,這些幸存下來的戰士卻還是抱著過去不放。

  文明都沒了,還把戰爭當作使命,以侵略為榮。

  一群可悲的家伙。

  “嘩!”

  夏樹意念穿梭連接上被困在地下室的澤納。

  兩名民工打扮的夏德星人在邊上看守,雖然有著遠超人類的力量,但渾然沒有察覺到夏樹意念入侵。

  “澤納,”夏樹通過精神世界主動傳念道,“我見到了你的族人,有一個混入AIB成了愛崎萌亞新搭檔。”

  “管理官?”

  陡然聽到夏樹聲音,饒是澤納也不由得驚了一下,不過本能還是控制著沒有驚動兩名看守。

  作為曾經的夏德星人教官,澤納本身便是最杰出的精英戰士。

  “他們都是我的學生,”澤納連接上傳念道,“從小就是作為戰士培養,生存的意義就是戰爭,管理官……”

  “我知道,”夏樹打斷道,“他們的目標是被你帶到地球來的生物兵器賽剛對吧?”

  澤納默然:“我被分派到地球AIB的時候,把賽剛封印在異次元空間里,原本是打算摧毀掉的,但因為貝利亞的威脅,為了防止不測就把召喚器留在了AIB。”

  “我會把他交給你處理,”夏樹繼續觀察著庫魯特表演,“能夠做到嗎?”

  “能。”

  澤納下定決心。

  “這件事我來親手了結!”

  “砰砰!”

  鎖鏈松脫,等到澤納沿著樓梯走出地下室時,兩名民工夏德星人已經被擊倒在地。

  AIB支部。

  庫魯特皺眉嘗試破解澤納留下的存儲密碼。

  在愛崎萌亞身邊浪費了一天,還莫名其妙跑去蛋糕店檢查,結果什么收獲都沒有,還不如自己多嘗試幾遍。

  接連輸錯幾次后,庫魯特沉吟一會,繼續輸入“嘎布拉堪姆”。

  這句夏德星語的意思是“戰爭之子”,也就是他們這群專門培養出來的戰士。

  “沒想到密碼居然會是這個。”

  庫魯特眼神壓制不住地激動,伸手獲取賽剛召喚器后,不顧身后愛崎萌亞疑惑喊聲,直接傳送離開控制中心。

  所謂召喚器并不復雜,就好像手鏈裝飾品一樣覆蓋在手背上,中間是藍色的發光體結晶。

  “堪姆塔塔露夏德!”

  庫魯特走上天臺,抬手亮出召喚器,隨著啟動密碼吻合,遠處海灣猛然擴張開一圈異次元通道,明亮雷電閃爍下無盡白霧從海面涌起,咕嚕嚕迅速蔓延沿海街道。

  白霧中一條巨大的藍色尾巴擺動,像是在海面游蕩的鯊魚,忽然又高高甩起,不一會便有一頭數十米高藍色怪獸飛躍顯露身形。

  “時空破壞神,賽剛!”

  “庫魯特!”

  澤納閃身追上天臺,緊緊直視這個自己最后一個也是最滿意的優秀學生。

  “澤納?!”庫魯特凝重回頭,“你怎么會……”

  “你太大意了,我早就教過你直到最后一刻都不能放松警惕。”

  澤納上前一步沉聲道。

  “停手吧,庫魯特!夏德星的戰爭已經結束了,現在還來得及……”

  “不可能!”

  庫魯特憤怒沖向澤納,主動朝這位曾經最尊敬的老師發起狠厲攻擊。

  不過澤納身手凌厲,格斗能力要比庫魯特厲害得多,這會狠下心后一點也不留手,三兩招就將庫魯特踹飛開去。

  “砰砰!”

  “真厲害!”

  庫魯特身形連連翻滾,吃痛地捂住腹部,狠狠瞪向游刃有余的澤納。

  “既然你有這么強大的力量,為什么要放棄戰斗?!回答我,澤納!”

  “澤納前輩!庫魯特!”

  愛崎萌亞追來天臺,目睹到澤納兩人的戰斗,匆忙叫喊出聲。

  “你們怎么打起來了?澤納前輩,庫魯特是……”

  “別被他騙了!”

  澤納余光掃過愛崎萌亞,注意到庫魯特展露笑容,立馬喝聲道。

  “他接受過改變表情的特訓,那是為了潛入敵方實現侵略目的的虛假笑容,而且他根本不是AIB成員!”

  “怎么會?”愛崎萌亞不可思議看著露出親切微笑的庫魯特。

  如果不是跟隨澤納時間不短,這會恐怕她都要站到庫魯特一方了。

  “假的笑容?”

  “不要被事物表面欺騙,我不是和你說過嗎?”

  澤納一眼就看出愛崎萌亞完全被庫魯特所蒙騙。

  “和我呆了這么久,第一時間就應該發現他不對勁……”

  “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嚴厲對待新人,澤納教官!”

  庫魯特笑容收斂。

  “既然你放棄了戰斗,那就由我來,這都是為了奪回夏德星的榮譽!”

  “鏗!”

  不給澤納阻止的機會,庫魯特直接化作一道光球融入時空破壞神賽剛體內。

  夏德星最終生物兵器徹底被激活。

  “砰砰砰!”

  大樓另一邊,夏樹帶著閃爍的神光鏡走出光門,望了眼澤納所在,視線轉向開始暴走的賽剛。

  這頭怪獸很麻煩,特別是在有人操控的情況下。

  戰斗力不一定強,但發出的光線含有時空因子,戰斗中很容易卷入時空裂縫,和奧特曼光線技碰撞后甚至有幾率產生永恒放逐空間。

  哪怕超限賽羅和捷德合力對付都很艱難。

  不過他應該沒太大問題。

  “嘩!”

  夏樹腳步邁出,光之巨人身軀凝聚擋在賽剛破壞光線前。

  他可不會管什么夏德榮譽。

  這些戰士的悲哀和他無關,怎么說現在地球也是他的地盤,破壞就要做好被擊殺的準備。

  正好。

  賽剛對他來說也很有價值。

  “嚇!”

  夏樹單手撐著屏障擋下時空光線后,另一只手臂高舉,準備在捷德或者賽羅插手前打爆賽剛變成火花人偶。

  “什么?”

  看著時空光線被輕易擋下,庫魯特露出難以置信表情。

  終極生物兵器,時空破壞神賽剛的最強攻擊居然被對方玩笑般單手擋下來。

  不只是被阻擋,而且還被吸收了!

  “你是……”

  戰士直覺作用下,強烈生死危機涌上庫魯特心頭。

  再看夏樹巨人身軀時,腦中忽然閃過之前和貝利亞戰斗的某個存在。

  的確是和當時很相似的能量反應。

  能夠擊敗甚至擊殺貝利亞的存在!

  會死!

  “滋滋!”

  “庫魯特!快停手!”

  澤納也看出了賽剛狀態。

  最強的時空光線似乎遭到了對面未知奧特戰士克制。

  繼續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庫魯特,我曾和你一樣,想著總有一天要為夏德星奪回榮譽,但是已經沒有意義了,戰爭之子可以擁有新的人生……”

  “大家都死了!”

  庫魯特同步感受到賽剛承受的沖擊,身體率先瀕臨崩潰,痛苦喊叫間緊緊咬起牙關。

  “都死了……”

  “所以我們才更要活下去!必須活下去!我想試一試,不發動戰爭和其他文明共同生存!”

  澤納仰望光波沖擊中的賽剛,仿佛能夠直接看到學生庫魯特。

  “如果非要了結的話,就殺了我,然后活下去……”

  “我已經沒辦法選擇那種生存方式了!”

  庫魯特漸漸被光芒吞噬,面龐扭曲。

  “戰士要么戰斗要么死亡!這才是夏德星人!”

  “砰——!”

  夏樹在沖擊爆炸中伸手抓住變成火花人偶的賽剛,賽剛體內夏德星人也一并定格在最后瞬間。

  臨走前才回身看了眼天臺上似乎眼眶濕潤夾著眼淚的澤納。

  怎么搞得他像大反派似的?

  他是給了機會的。

  “嚇!”

  收回視線后夏樹巨人身軀刷地飛過天臺離開現場。

  回頭還得向賽羅解釋一下,這次之后是真的不能變身了。

無線電子書    開局人間體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