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04章 亞波人

無線電子書    開局人間體

  “轟隆!”

  梅田家。

  梅田太太在院子里才晾好衣物被單,原本還算晴朗的天空卻轉眼陰沉下來,悶雷聲滾滾,一副要下大雨的模樣。

  “奇怪,怎么變天了?”

  “唰唰!”

  一滴血色液體落下,仿佛血液一般侵染床單,緊跟著又是連串紅色血雨落下,洗好的衣物還有院子全部遭到紅色雨滴沖刷。

  “呀!”

  “怎、怎么回事?”

  注意到異常的梅田通猛然跑到庭院邊。

  不只是梅田家。整個神戶市都被血雨籠罩,天空一片血色。

  強烈不安涌上梅田通心頭。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想到小時候的恐怖經歷,梅田通心跳加速,手指控制不住地開始顫抖,扶住旁邊墻壁才好了許多。

  “討厭,也不知道洗不洗得掉。”

  妻子進屋脫下染紅的外套,苦惱間發現丈夫臉色蒼白,幾乎沒有一絲血色。

  “阿通,你怎么了?”妻子慌張道,“我去給你拿藥……”

  “我沒事。”

  梅田通急忙拉住妻子,大口喘息地緩過勁來。

  “要快點聯絡GUYS才行,電話給我……”

  鳳凰巢基地。

  GUYS隊員們聚集在指揮室內,臨時接到指派任務。

  迫水隊長掃視眾人說明情況道:“神戶市報告降下血雨,總部也捕捉到了異常能源反應,為了以防萬一,需要人過去支援未來,你們……”

  “我去吧,”相原龍主動道,“正好我也很擔心未來。”

  “小心點,暫時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狀況。”迫水隊長叮囑道。

  相原龍高興地點點頭,毫不拖泥帶水地跑出指揮室。

  未來的不詳預感是什么他不清楚,但現在神戶那邊的確是很不對勁。

  “龍和未來的關系是不是太好了?”有隊員好奇道,“總覺得有點……”

  “你想象力太豐富了,這是羈絆啦,羈絆。”

  “我又沒說什么,想多的是你啊。”

  神戶市。

  未來慌慌張張跑過大街小巷,踩著地面紅色雨水,鐵青著臉警惕面對周圍來往路人。

  一場雨過后,似乎所有人都成了敵人,一直有聲音在他耳旁回響。

  看著很可愛的男孩,下一刻卻完全變了個人,露出猩紅雙目,還有前所未有的可怕壓迫感。

  “你是誰?回答我!”

  未來失去了冷靜,憤怒地朝周圍路人大聲喊叫。

  “出來!”

  “哈哈哈!”

  陰暗天色下詭異小孩笑聲回蕩不止,路人紛紛回過頭,露出一張白色的笑臉面具,清一色猩紅雙目盯住未來。

  “咔咔!”

  天空如同鏡子般破裂,隱約一道怪獸身影晃動,未來大腦如受重擊,悶哼一聲跪倒在地。

  “你沒事吧?”夏樹在未來面前停下腳步。

  “是你?”

  未來滿頭大汗抬起頭,看到夏樹后驀然驚醒。

  冷靜后再看向周圍時,先前的場景已經消失不見,路人們投來奇怪的目光后匆匆散去,就好像一切只是他的幻覺。

  “到底是……”

  “精神攻擊而已。”

  夏樹從旁邊走過,余光不經意掃過地面積水。

  他剛才在宇宙人聯盟飛船內就有所感覺。

  亞波人泄漏出來的氣息更加濃郁了幾分,已經能夠進行一些小動作。

  這一戰注定無法避免。

  光之國方面也不可能任由4個奧特兄弟一直被牽制在地球。

  皇帝安培拉星人復出在即,戰爭又將重啟。

  作為復仇目標的光之國恐怕已經感受到了壓力。

  夏樹抬頭望向天空。

  這個時期奧特戰士欠缺空間能力,還沒法像后來那樣直接跨越宇宙抵達地球,想必佐菲正在趕來地球的路上。

  “等、等等!”

  日比野未來愣了愣,急忙跟上夏樹。

  “上次在怪獸墓場的事還沒好好謝謝你……”

  “我說了只是路過,別想太多。”

  夏樹頭也不回穿過街道,不想和夢比優斯太過接近。

  現在的他還有一個“扎拉布星人”身份,單獨行動才能把這場戲演下去。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未來追著不放道。

  “我在這里叫高樹零,就這樣吧。”夏樹轉過一個彎,直接瞬移消失身形。

  “高樹?”

  未來一臉迷糊地腳步停頓。

  他和早田前輩見過面,得知哉阿斯前輩的地球名字就是高樹零。

  如果不是巧合的話,就說明是同一人。

  可是沒道理……

  “咻——!”

  有一架GUYS戰機飛過神戶市上空,緊接著通著通訊器嘀嘀作響拉回未來思緒。

  “喂,未來!”相原龍大嗓門喊道,“我已經到神戶機場了,馬上和你匯合!”

  “龍?”未來意外道,“你怎么也來了?”

  “當然是過來調查,”相原龍慎重道,“這邊的情況基地也很重視,或許你的預感有可能成為現實……對了,你有查到什么嗎?”

  “暫時還沒有。”

  未來望著夏樹消失的路口遲疑道。

  想到現在神戶的情況,他也不知道怎么和隊友解釋。

  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形勢很嚴重。

  有人在暗中想要復活被前輩們封印的亞波人,而且現在看來,封印顯然已經出了問題。

  “呼!”

  神戶機場。

  GUYS戰機低空降落,短暫滑行后停在未來的飛翼號旁邊跑道。

  相原龍在機場外碼頭招呼著和日比野未來碰面,兩人沒有耽擱時間,第一時間便前往海洋研究中心。

  和其他地方一樣,水族館這邊也受到了波及,露天水池全部被雨水染紅。

  好在血雨時間不長,海洋生物們似乎沒有受到影響,只是水池需要清理。

  “怎么樣?”

  未來關切看向對雨水采樣分析的神宮寺彩。

  “有結果了嗎?”

  “奇怪,好像只是普通的雨水,”神宮寺彩反復查看道,“怎么會變成紅色?看不懂。”

  相原龍沒有想太多,將水質報告傳回基地后說道:“總之這場雨有問題就對了,未來,我們再到其他地方調查看看!”

  “GIG!”未來跟著慎重應聲。

  神戶的天色始終沒有放晴,陰沉沉的,和其他地方完全是兩個樣。

  一路駕駛戰機過來的相原龍感受最明顯。

  或許是心理因素,總感覺怪壓抑。

  “亞波人……”

  神戶港。

  夏樹展開量子移動跨越空間,視線穿透海面感應封印中的亞波人氣息,手指間黑暗能量上涌。

  繼續任由納克爾星人幾個胡鬧下去還不知道會出什么事,說不定會有其他宇宙人過來。

  甚至提前驚動皇帝安培拉也不是沒有可能。

  還是給這場戰斗加個速比較好。

  “滋滋!”

  紅紫色能量從夏樹周身擴散開,隨后匯聚在一起射入海中。

  “砰——!”

  紅光炸裂。

  神戶市又是一陣地震,正在忙著各自事情的奧特兄弟們紛紛被驚動。

  “封印出問題了!”

  “怎么回事?”

  “還沒有結束嗎?!”

  穿著主廚服裝的北斗星司沖出廚房,遠遠望向海面,面色變換。

  頓了頓,北斗星司在其他人疑惑目光中匆匆解開廚師圍裙離開餐廳。

  封印越來越不穩定了,照這樣下去,亞波人逃出來也只是時間問題。

  而現在能夠依靠的只有夢比優斯和哉阿斯……

  北斗星司臉上擔憂之色更甚。

  夢比優斯還是個新人,哉阿斯雖然實力強大,但終究只有一個人。

  再次復活后的終極超獸沒有哉阿斯想得那么簡單……

  “嘩!”

  宇宙人聯盟飛船。

  夏樹使用扎拉布星人擬態進入控制室,迎面便看到更加狂熱的納克爾星人與噶次星人。

  “這就是亞波人怨念的力量嗎?我感受到了,復活之日已經不遠!”

  納克爾星人嚴重的野心再次暴漲。

  只要得到這股力量,打敗奧特戰士,支配整個銀河聯邦都不再是妄想!

  “扎拉布星人?你已經完成計劃了?”噶次星人質疑看向夏樹。

  “哼。”

  夏樹抬手在控制室中央投影畫面。

  “我發現了更有意思的事情,原來那個未知奧特曼叫哉阿斯,早在30年前就來過地球,和當時的雷歐一起保護過人類。”

  “哉阿斯?”

  “沒錯,而且還有更有意思的地方,那個市長和哉阿斯關系非同一般,讓我找到機會成功制服了哉阿斯。”

  投影在夏樹控制下浮現出“夏樹”昏迷不醒畫面。

  “這樣一來就少了一個阻礙,呵呵呵!”

  “這么容易對付?”

  噶次星人瞪眼看了看“扎拉布星人”,緊緊盯住影像中昏迷不醒的“夏樹”。

  “什么30年前的奧特曼,原來也不過是個愣頭青,居然這樣就被解決了!”

  納克爾星人感覺有哪里不對,卻又說不上來,眼中很快便被一陣紅光充斥,最后的謹慎也終于拋于腦外:“這下子就只能執行最后的計劃了!”

  夏樹憑借著扎拉布星人獨特的外貌藏住目光,眼底始終保持著平靜。

  在他看來這兩個家伙基本上已經是死人,純粹是自取滅亡。

  亞波人原本是一群擁有高度智能與科技的異次元人,在《艾斯》時期盯上地球,使用“超獸制造機”把各種宇宙生物、異次元生物和地球生物合成為超獸。

  這一族群被稱為異次元支配者,被消滅后怨念不滅,而且融合在了一起成了獨立個體,也就是巨大化亞波人。

  準確的說,這東西有融合后的自我意識,不然也不會成為皇帝安培拉星人手下的黑暗四天王之一。

  這些宇宙人似乎搞錯了什么,以為可以得到這股力量掌控終極超獸薩烏魯斯。

無線電子書    開局人間體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