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2章 長腿大叔

無線電子書    開局人間體

  轉眼就臨近圣誕節,地球進入了短暫的平靜期。

  夏樹也沒有再到處跑,

  雖然地球上依然還有怪獸,但這段時間他幾乎沒怎么停歇,身體已經感覺到了疲憊。

  每次變身黑暗力量都會提升,盡管他能控制,卻還是需要在光之空間進行修養。

  不知不覺竟然活成奈克瑟斯人間體的樣子了。

  奈克瑟斯是傳說級奧特曼諾亞的過渡形態,每次戰斗后人間體身體都會出問題,需要在“石之翼”中療傷。

  當然,他還沒那么夸張。

  他的身體能夠支撐A級戰斗,目前的B級并沒什么壓力,真正影響到他的是黑暗力量。

  如果不及時調整修養,容易失去對黑暗的掌控,反過來被力量奴役。

  那是他無法接受的情況……

  “呼!”

  東京劍道館。

  夏樹手持竹刀一個人進行練習,帶起陣陣風聲。

  井田井龍那家伙,

  最后還是說了一些廢話……

  什么必勝心,什么忍受孤獨……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從修行格斗技開始,他就擁有這份覺悟了。

  光靠這種東西他怎么學劍道?

  看來還是只能通過格斗技的經驗來修行了。

  劍道,

  分為步法和招數,歸根結底也就是怎么使力,朝哪里進攻而已。

  不同的出招方式與進攻理念,誕生了不同的劍術流派。

  他的理念和格斗技一樣,

  快速,精準,沒有多余動作,以瞬間擊破敵人機能為首要目標。

  不過首先需要控制手中之刀,

  只有絕對控制才能得心應手……

  “喂,高樹!”喜比剛助在另一邊滿身大汗地脫下護具,“我還有任務,今天就先回去了!”

  “改天我們再比試一下吧。”

  夏樹停下聯系看向目前還算年輕的大嗓門喜比剛助。

  這個時候的喜比隊長,還像個愣頭青似的,火氣大又特別莽。

  “你還不死心啊,哈哈,”喜比剛助換好衣服道,“那就改天再比,到時候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

  夏樹搖搖頭:“下次我不會再輸了,長腿大叔。”

  “你怎么老喊我長腿大叔?”喜比剛助無語道,“我年紀是比你大了不少,可是也不用特地加個‘長腿’吧?”

  自從在這個劍道館和夏樹重逢后,他就突然多了個外號,

  莫名其妙的,周圍人都開始叫他長腿喜比。

  “只是覺得這樣叫比較順口。”夏樹重新投入劍道練習。

  “算了算了,”喜比甩甩手,收拾東西離開道,“記得幫我和高野說一聲,今年圣誕節我要陪園香回老家,就不去找他了。”

  “圣誕節啊……”

  夏樹繼續揮舞竹刀,

  還想說些什么,耳旁忽然又是一陣嗡鳴聲。

  又來了……

  和上次宿那鬼事件一樣的呼喚聲。

  到底有完沒完?

  他又不是到處救火的消防員……

  “嘩!”

  火山巖漿畫面在夏樹腦中閃過。

  巖漿上方有一只閃爍冷光的怪獸眼睛……

  “嗯?”

  夏樹順著感應看向長野縣霧門岳方向。

  他記得霧門岳死火山下面藏著古代怪獸哥爾贊。

  是在迪迦復活時逃走的那只,

  吸收巖漿能量強化,然后變成了火焰哥爾贊。

  原本他還想著直接去霧門岳收集哥爾贊人偶,但哥爾贊藏在地底深處,再加上擔心引發火山噴發才暫時沒有動手……

  難道現在哥爾贊要出來了嗎?

  “嗡——!”

  還有著積雪的長野公路上駛過一輛疾馳的機車,轉眼就到了霧門岳山腳下的桑田町。

  到這邊后,

  呼喚聲明顯更清晰了許多,看到的畫面也更多。

  夏樹踩著積雪穿過鎮子,進入霧門岳山區。

  感應中,

  哥爾贊大概在地底1800多米深的位置。

  他只能短距離瞬移,而且也無法像哥爾贊一樣靠近地底巖漿,并沒有太好的應對辦法。

  夏樹徘徊了一會,視線掃過霧門岳周圍的城鎮。

  還是先把這里的情況匿名告訴TPC吧……

  綠川家。

  夏樹從長野回來后洗了個澡,剛換好衣服就看到下班回來的高野。

  說來慚愧,

  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不管是宿那鬼還是之前的阿勃巴斯、加佐特二代……他都沒拍到好照片。

  最后也只是交上去一篇關于獨居老人的采訪稿,還是找小野田幫忙潤色的……

  “高樹,”高野滿臉笑容道,“你那篇采訪稿內部獲獎了,我特地幫你爭取到了一筆獎金。”

  “誒?”

  夏樹意外道,

  “自由撰稿人也能拿獎金?”

  “你這種算是雜志社的人了,應該沒有給其他雜志投稿吧?”

  “當然沒有。”

  “總之先恭喜你了,”高野拍了拍夏樹肩膀,“你寫的稿子真是太棒了,特別是最后阿婆和外星人的彼此救贖……”

  “救贖?”

  夏樹一頭霧水。

  他完全是瞎寫來著,

  寫了一篇日記,

  順便寫出了外星人的真正目的,提醒人類不要隨便相信外星人。

  什么救贖?

  小野田那家伙,到底潤色了什么?

  “獎金是多少?”夏樹想起來問道。

  “呼——!”

  這天晚上,

  外面又下起了雪,盡管還沒到圣誕節,街道上已經有了圣誕氣氛,到處都是鈴鐺聲。

  日本人還真喜歡過西方的節日。

  這點倒是比西方人快樂,因為有雙份節日……

  “去滑雪?”

  晚飯后,夏樹聽高野說起圣誕節安排。

  “對,”高野看了看縮在沙發上睡覺的小麻衣,“正好最近也不忙了,麻衣也一直想去滑雪。”

  高野說著又朝夏樹說道道:“你要不也一起吧,人多熱鬧,到時候租一個木屋……”

  “我就不去了。”

  夏樹笑著搖了搖頭。

  他只是個過客,

  這里也不是他的家……

  溫馨的家庭……這種美好的東西對他來說太過奢侈。

  看看就算了,

  如果太過接近,不僅會燙傷自己,還可能會傷害到綠川父女。

  圣誕節前夜是平安夜,

  夏樹一個人頂著紛紛揚揚的雪花走到劍道館外,脫下沾滿積雪的雨衣進入館內后,意外發現喜比剛助也在。

  “今天也不去陪女兒嗎?”

  “園香回老家去了,”喜比臉上閃過一絲苦澀,“上面突然說圣誕節期間要去長野霧門岳山警戒,所以……”

  “又是一個工作狂父親。”

  夏樹到邊上換衣服,余光掃了眼喜比,神情恍惚。

  小時候,

  他也是經常一個人過節日,看到的只有父親背影。

  “爸,你又要走了嗎?”

  “Loveandpeace,爸爸我啊,是為了愛與和平而戰……”

  “如果能夠改變這個世界,死并不可怕。”

  “小樹,替爸爸活下去!”

  “呼呼!”

  夏樹腳步踏前,手上竹刀正刺、斜挑、下劈、橫切……

  汗水在刀影中揮灑。

  年紀一大把的父親,總是刻板嚴肅,中二的時候也顯得那么生硬。

  死亡的確不可怕,

  但是死了就什么都沒了……

  人怎么可能不怕死呢?

無線電子書    開局人間體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