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異世界劍圣老婆

第192章 見義勇為的殺手和暗殺對象

更新時間:2021-03-26  作者:音五律六
兩口子見蒼撤退,沒有多余的廢話,也立即行動起來。

中年男子將狙擊槍主體部分拆解,隨便抓了個口袋裹起后,沖出大門。

組織在三樓還有一個據點,可以藏匿槍支。

婦女則胡亂踩踏地面打亂客廳物品,然后薅起后腦勺頭發使勁撞在墻上,故意將額頭弄出一個雞蛋大小的包。

這還不算完,一只細小的針劑出現在手中,婦女毫不猶豫的將其扎進粗壯大腿肌肉里。

眼皮開始上翻,趁著徹底暈厥前,她用最后的力氣把針劑砸向墻壁上,摔了個粉碎。

這樣一來就無法提取指紋了。

待醒來后萬一被抓,將一切都賴到蒼身上,說他是趁著自己老公出門時打暈了她。

另一邊,蒼奪門而出后,迅速跑進應急通道。

他沒有逃離這座公寓樓的打算,反而向樓上跑去。

蒼的心里很清楚,普通人絕對不可能跑得過超凡者。

八百米距離對方轉眼即到,很可能在他走出公寓樓的瞬間就將其直接控制住。

徐扉沒有見過蒼的樣子,意識修為也做不到覆蓋這么遠鎖定他,現在出去的人都將成為懷疑對象。

所以,只要躲藏起來靜靜等待危險過去就好。

上到五樓之后,蒼放緩腳步,低頭巡視兩側房門口放置的腳墊。

來到樓道盡頭,他終于發現了一個灰塵覆蓋均勻且沒有行走痕跡的墊子。

蒼從手表中抽出一根細小的鐵絲,開始擰動門鎖。

僅僅幾秒鐘后,他便推開房門進入其中。

屋內門窗緊閉遍布了灰塵,只有一些家具零星擺放,沒有任何電器設備,看樣子久未住人了。

拽下領口處的菱形紐扣,夾在指尖處貼近窗戶玻璃。

紐扣背面光亮如鏡,反射出樓下的景致。

蒼有些心驚,一小會兒功夫竟然聚集了十幾個人。

遛彎的老人,騎著共享單車的青年,有抱著孩子的婦女,當然徐扉也混在人群當中……

難道這些都是偽裝在附近的超凡者嗎?那他豈不是插翅難飛了。

六樓陽臺上,男孩似乎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傻了。

他看著女孩嘴巴張了又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在徐扉趕到的這會工夫,女孩已經沿著陽臺圍欄爬到了屋頂上。

她木訥的坐在屋檐邊,兩條小腿懸在空中,微微搖晃著。

樓下吵吵囔囔的,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大多都在對兩人指指點點。

只有少數熱心人,趕緊找來床單被褥等東西在下方撐起,用來以防萬一。

徐扉也加入了撐被單的行列,不過與其他人的目的不一樣。

這樣做只是為了能在第一時間沖到女孩的正下方將其托住。

將近二十米的高度,就算被單能接住,這種普通棉布制作的床上用品,緩沖作用有限。

有人承受不住沖擊脫手,女孩會墜地,被單破裂也會墜地,就算前兩項都沒發生,人體彈起后的二次傷害依然很嚴重。

徐扉倒是想沖上樓直接制止,相信以自己現在的速度和身手能夠輕易控制住對方。

但女孩此刻的神情十分黯然,保不準就會一時激動跳下來,導致他不敢輕易走開。

咔嚓咔嚓的聲音在身后響起,徐扉動了動耳朵。

小部分路人開始拍照錄像,甚至還有直接跟朋友視屏聊天的。

“嘖。”徐扉砸吧下嘴,心中有些微怒。

網絡確實是個好東西,可使用不當也會變成冷暴力給人帶來心靈上的巨大創傷。

忍住頭疼,將識覺覆蓋到四周,鎖定了那幾位無聊人士的手機。

道門控物術……

分心控制多部手機屏幕,關閉錄像,刪除視屏,順便還把相機和微信應用給快速丟進桌面文件夾深處。

“唉?”

“相機怎么自己關了?”

在徐扉持續的隔空胡亂操作下,大部分人終于放棄了拍攝。

少部分還在較勁堅持的,被他給直接關機。

關機后還不放棄的,則當場刪除所有應用。

翻了個白眼,徐扉突然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所作所為好像違反了超凡者法律。

使用超凡手段干擾普通人的生活,會怎么著來著?

算了,去你大爺的,反正沒人知道。

嘀嘀!

一輛警車快速停靠在路邊。

緊接著,又是一輛消防車開了進來。

三名警察迅速疏散圍觀人群,不過效果很不理想,只讓他們稍微退后一些。

七名消防人員分為兩組,其中三人觀察了下樓層結構后跑進公寓樓中。

剩下四人搬出氣墊開始賣力打氣。

看到樓下來了警察,女孩的情緒略有激動。

她站起身開始沿著房頂邊緣,向公寓樓的側面走去。

“啊!”

“別沖動!”

人群開始尖叫。

徐扉心里咯噔一下,氣墊打氣要三分鐘左右,如果女孩在這期間沖動根本來不及。

或許有些人會認為女孩現在的做法,相比輕生來說,吸引人們關注的想法占比更多。

但他們想錯了,只有徐扉知道她真的會跳下來。

通過識覺他能感受到對方的大概情緒波動。

“嘶……呼……”

深呼吸,吐納。

蒼盡量平復心情,使心態保持平靜。

急促的剎車聲傳進耳中,蒼皺起眉頭。

再次將小鏡子伸出窗前一看,果不其然看到了警車,樓下的人群也越來越多。

并且與先前不同,人們的視線統一集中向了這間房間。

蒼的心情降到了谷底。

為什么知道是我?又為什么知道我在這里?

明明連目標都沒有見過自己的容貌。

任務失敗會遭受懲罰,但罪不至死。

組織培養多年造就的頂尖殺手,輕易殺掉成本上劃不來。

可如果身份暴露,那么他一定活不成。

就算今天僥幸逃跑,組織也會想盡辦法殺死他,以防被超凡聯盟順藤摸瓜。

咚咚咚。

樓道里響起急促而雜亂的腳步聲,從聲音上判斷有三個人。

三十米、二十、十五……蒼在心中默默計算著對方的位置。

當距離只剩下十米時,蒼已經完全能夠確定對方的目標就是自己所在的這間公寓。

邁步跑向廚房,那里的窗戶位于樓房側面。

從口袋中掏出一副羊皮手套,蒼看向窗外。

幸好老城區建筑密集,大概六米遠的地方有一棟四層廠房。

助跑沖過去,扒住四樓的護欄結構,最多撞斷兩根肋骨吧。

砰砰砰!

撞門聲響起,已經沒有時間多做猶豫。

蒼全力沖向窗戶,一躍而起。

“呃!!!”

可剛飛掠出去半米多,就被什么東西拍在了背上。

迷惑,驚恐,此時已經顧不得回頭去看到底是什么玩意。

質量加大使得力矩產生嚴重變化,原本的落點也從對面廠房的四樓變成了二樓。

“啊啊啊!”

蒼眼雙目充血大吼出聲,不顧一切的向前撞去,伸手抓向一根護欄。

蒼,做了一個夢。

他幾經波折終于成功殺掉了目標人物,組織大為贊賞之下準許他回歸到普通人的生活當中。

蒼花費多年的積蓄在宛平城買下了一座獨立小院,平日里無所事事澆花喝茶。

沒多久他與花店的美女老板相戀了……

結婚、生子……

兒時將他遺棄的父母也回到其身邊……

十幾年后,他寫一本暢銷全球的書叫作《殺手在左二哈在右》

“咳、咳。”

睜開朦朧的雙眼,蒼有氣無力的咳嗽了兩聲。

本能的偏過頭,觀察四周,發現自己竟然在擔架上。

兩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正在賣力的將他抬進救護車中。

我……沒死嗎?

一股劇烈的頭疼讓他的兩排牙齒不斷碰撞起來。

“醒了?先不要動,不要動。你剛才受到了輕度腦損傷。”

一名醫生連忙說道:“放心小伙子,沒事啊。斷了幾根肋骨,到醫院后很快給你治好!”

徐扉此時也坐在救護車里,準備一起前往醫院。

聽到醫生說話,他嘴角抽了抽,看向蒼的眼神中充滿了敬佩之意。

哥們何止斷了幾根肋骨,這只是醫生在安慰他而已。

虎口破裂,小臂骨折,渾身多處軟組織挫傷,大腿也扎進了兩根鐵釘,不躺個倆仨月估計好不了……

為救那個跳樓的女孩簡直連命都不要了,堪稱當代見義勇為的典范啊。

十幾分鐘前發生的一幕太過驚險。

女孩跳樓的一瞬間,這哥們從五樓飛撲出來。

在接住了對方后,直接以自身為肉墊撞在了對面的廠房墻壁上。

巨大的沖擊力使得半空中的兩人紛紛落下。

兩名消防隊員眼疾手快,接住了那個輕生的女孩。

與此同時徐扉也是一躍而起,將蒼抱在了臂彎里。

思前想后之下,徐扉為了掩人耳目,直接咬牙給了自己左胳膊一下,故意造成關節脫臼的假象。

否則這么大的力道自己屁事沒有,太不合常理了,說不過去。

外傷的緊急處理在患者上車前就已經做好了。

車門關閉,發動引擎和警笛。救護車在警車的引領下,迅速駛向就近的醫院。

蒼看向身旁的徐扉,露出驚恐的神色。

為什么暗殺的對象會在我身旁?

他還對我點頭笑了笑?

“先生,你救了那個跳樓的女孩,而這位帥哥救了你。”

隨車的一名年輕護士對蒼解釋道,看向兩人的目光中充滿了崇敬和某種不可言表的遐想。

蒼的嘴唇微微抖動。

這女人再說什么?我救了跳樓的女孩?暗殺對象救了我?什么亂七八糟的……

對,這小鬼救我一定是不想讓我立刻死,好交給超凡聯盟嚴刑拷打逼我說出組織的事情……

看到蒼臉色蒼白,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徐扉猜想他可能在擔心那個跳樓的女生,于是笑道:

“哥們別擔心,她沒事,多虧了你當肉墊,那女孩除了破點皮外啥事都沒有。如今坐在警車上,跟咱們一起去醫院檢查。”

“還有放心吧你也沒啥事,剛才醫生給診治的時候,我都看見了,全是皮外傷而已,個把月就能治愈。”

小護士看蒼一直沉默不語,主動打開話匣子,想幫他轉移注意力道:

“帥哥,剛才那姑娘為啥要跳樓啊?”

徐扉一臉無奈解釋道:“我也就聽了兩耳朵,好像是那對小情侶青梅竹馬從小就認識,畢業后一直在宛平城打工。”

“女孩想結婚,但雙方家里都不同意,女方嫌棄男孩沒房,男方覺得宛平這種房價變態的地方情況特殊,應該雙方一起幫孩子出資首付,然后兩家子就吵起來了唄。”

“后來,男孩瞞著女孩跟她閨蜜一起打工賺錢,被女孩誤會給她戴了綠帽子,男孩又嘴笨說不清楚,結果兩人都有點激動……大概就這么回事吧。”

“額,聽起來好復雜,還好我現在沒有男朋友不用考慮結婚什么的。”小護士心有余悸說道。

一路閑聊,整個過程中蒼始終沒有說一句話。

來到醫院后,由于傷勢不同,兩人分別住進了不同的病房中。

蒼靜靜躺在床上,先是看向床頭桌上的鮮花,久久不語。

然后他慢慢轉過腦袋,盯著墻上那面醒目的見義勇為錦旗陷入了懵逼狀態。

這是當地居委會送他的,據說出院后派出所還會正式送他一面……

老子…特么的是來殺人的好嗎。

與這里的冷清不同,另一間病房中顯得異常熱鬧。

“扉哥!你可以啊,兄弟我越來越佩服你了,出門借電腦都能救人把胳膊弄折了。”阿朱坐在病房的小板凳上,向徐扉豎起了大拇指。

“重點是,徐扉救的是見義勇為救人的人,比正常救人還厲害。”

曲鵬哈哈笑道,救人當然是好事,就是感覺有點套娃。

徐扉撇了撇嘴,懶得搭理這倆損友。

其實他胳膊早好了,賴在醫院不走就是裝個樣子而已。

轉頭看向身旁的漂亮少女,心里有點忐忑,這丫頭來了之后半天都沒說話,總有種暴風雨前寧靜的感覺。

玉指輕輕轉動蘋果,蕾音拿著一把小巧的水果刀正在幫徐扉削蘋果。

“蕾音,我……”徐扉抿著嘴,沒想好怎么說。

“嗯?”

少女歪了歪腦袋,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眼眸中卻閃爍起寒光。

“嫂子,徐扉,我倆先走了啊,改天在去你們家拜訪。”

曲鵬看兩人神色不對,捅了捅阿朱,趕緊逃離現場。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異世界劍圣老婆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異世界劍圣老婆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異世界劍圣老婆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