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異世界劍圣老婆

第189章 代號‘蒼’

更新時間:2021-03-23  作者:音五律六
伴隨著轟隆隆的響聲,一股輕微失重感傳遞到全身上下。

每次體驗到這種感受,都很興奮。

那是快樂即將來臨的前奏。

‘尊敬的旅客您好,所乘坐的CTBS250號航班即將抵達宛平機場,請您系好安全帶,檢查隨身物品……’

蒼,抬手扶了扶樸素的黑框眼鏡,微微揚起頭看向機窗外的風景。

從出生起便不曾獲得名字,存續在他生命中的只有一個代號‘蒼’。

巨大的鋼鐵機翼穿過層層云霧,緩緩向下方滑行。

不多時,視野變得清晰開闊起來。

寬廣無垠的大地上,出現了零星分布的輕工廠,隨即而來的是屋舍農田相間的美麗風光。

最后,房屋小徑越加密集,高樓大廈爭相而立,高架公路縱橫交錯,一座現代化大型城市映入眼簾。

陌生而熟悉的城市,這里是他出生的故鄉,卻又是成人以來首次踏足。

“Cheers,敬相遇。”

蒼抬起礦泉水瓶與玻璃窗輕輕碰了一下,毫無味道的水喝進口中卻如此香甜。

使他不由得露出了品味美酒般的溫柔笑容。

機場大廳中,阿朱正在候機口附近徘徊。

他瞇著眼睛左顧右盼,焦急的等待著期盼已久的蒼老濕。

忽然,一名身穿淺灰色呢子大衣的青年混跡于人群當中走了出來。

他身材偏瘦,相貌普通,黑款眼鏡下掛著溫和的笑容。

整體上書生氣十足,一看就是個很安靜的人。

青年找了人少的位置駐足站立,他解開悶熱的衣領,深深呼了口氣。

二十八寸的沉重行李箱對于瘦弱的他來說,確實顯得有些勉強。

阿朱眼睛一亮,瞄向行李箱上的限量版初音掛件,那是兩人提前約好的信物。

見對方掏出手機就準備撥打電話。

阿朱連忙大刺刺迎向對方,邊跑邊高興的揮手喊道“蒼老濕!蒼老濕這邊!我在這!”

“嗯?”

“誰?”

“納尼?”

幾名在休息區暢聊的中年人笑聲戛然而止。

他們猛然轉過頭看向候機口,眼中泛起波瀾。

是追憶?是彷徨?還是年少時的羞澀輕狂?他們不知道,總之就是有點莫名的小激動。

身穿制服瀟灑前行的一隊機組人員也突然停下腳步。

為首的魁梧機長眼神犀利掃視向這邊,尋找那逝去的青春。

此時以阿朱為圓心,出現了一個奇異的現象。

附近的老男人們紛紛不由自主的瞄向他,似乎在期待什么。

“阿朱?你好你好,辛苦了還特意跑一趟來接我。”

蒼的臉龐上浮現出和煦笑容,彬彬有禮的與對方握了握手。

看到原來是兩個男人,周圍原本好奇心爆棚的男人們立刻失去了興趣。

他們瞬間回歸理性,各自恢復先前的狀態當中去,就好像什么都沒發生一般。

“來來,蒼老濕我幫你拿行禮,總算見到你本人了哈哈,今天咱們可得好好聊聊。”阿朱熱情的搶過行李箱,走到前面領路。

“直接叫我名字吧,老師這個稱呼怪不好意思的。”蒼顯得有些靦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蒼行遠,是他近一段時間的名字,身份為海外華僑,日常工作是從事動漫周邊的代購業務。

動漫他很熟悉,本就是日常的消遣品,不需要特意學習。

為了深入了解代購產業鏈,他卻是大費周章的親自跑了好幾趟扶桑和高麗的熱門商區。

現在雖然談不上專業,但完全可以做到面對外行侃侃而談了。

半個多月前,蒼‘無意中’進入了阿朱的直播間,冷眼觀看了兩個小時左右。

趁著困意還未徹底占領大腦時,對其大加贊賞并且豪爽的打賞對方兩千大洋。

這個數字按照現在主播行業的打賞量級來說,不多不少也不扎眼剛剛好。

可對于阿朱這種小主播來說,那真是嗨上天的‘巨額打賞’了。

兩人很自然的互加了好友,由于有著同樣的話題和興趣,近半個月來相談甚歡。

對于蒼這位在動漫領域無所不知的男人,阿朱心生佩服之下便以老師稱呼對方了。

坐上阿朱軟磨硬泡管老爸借來的面包車上。

兩人一路閑聊駛離機場,來到了位于東三環繁華商業區的一處網紅店中。

吃飯的過程中,蒼遠行笑盈盈的傾聽阿朱講述成為阿婆主的心酸歷程。

只有在對方話語間歇的時候,蒼才會親切的出言表述觀點。

拿起果汁放到嘴邊,蒼斜眼看向手表上的刻度。

已經臨近三點半了,這小子的廢話還有完沒完?

組織通過對阿朱的手機進行監聽,截取到確切消息他會在四點左右與目標在家門口見面。

兩人一會還要去他的酒店,就算現在走,回到老城區也要四點半了吧!

這還不算堵車可能耽誤的時間!

蒼的心中有些著急,表情卻古井無波,流露著淡淡的笑意。

他很認真的聽著阿朱的廢話,或出言安慰或點頭認同,擺出一副知心大哥的樣子。

這個肥胖青年只是個普通人,組織輕輕松松便誘導他下載了一個開車小軟件,然后成功獲取了對方手機的監控權限。

他們這樣做并不是舍近求遠,而是確實不敢針對與異界小公主有直接關聯的人做手腳。

一是怕打草驚蛇,二是萬一被超凡聯盟發現順藤摸瓜過來,可就著實不好玩了……

“蒼老濕,我跟您說啊,最近有部番老燒腦了,我準備下周出一期吐槽視頻……”

聽著阿朱的侃侃而談,蒼不動聲色的拽了拽衣領。

藏在內側的小紐扣被他輕輕按下。

叮咚。

信息提示音響起。

阿朱掏出手機一看,某個只有微弱印象的聯系人剛剛發來一條信息,但是馬上又撤回了?

這是發錯了吧,阿朱沒有在意對方。

但手機屏幕就那么點地方,他很輕易的看到了下面和徐扉的聊天條目。

似乎終于想起來了什么,阿朱一拍大腿說道:

“哎呀,聊得太起勁,把扉哥的事給忘干凈了!”

蒼眼神微冷,這只豬的記性太差,害他不得已聯系組織人員,用另一個備用好友賬號給他發消息。

這次行動來的太過倉促,在原本的計劃中,他作為‘阿朱’的網友,需要在此地潛伏幾日后,才會想辦法自然接近目標。

哪知道組織在他登機的前一刻突然下達了新的指令。

為了配合當地人員調配物資,蒼還特意改簽航班,故意拖延了半個小時。

晚上六點鐘是極限,因為冬季的天色黑的很快,接下來的行動需要光線作為助力。

“阿朱如果有急事,就別用送了,我在來之前做過詳細攻略,宛平城的地鐵線路很發達,從這二十分鐘左右就能到酒店,很方便的。”蒼笑著說道。

“不行!蒼老濕你這小身板拿那么多行李,還不得累死!沒事,我內朋友人特好,讓他多等會保準沒意見。”阿朱義正言辭,一副為對方著想的樣子。

蒼有些尷尬,一時間不知道怎么接話。

你小子是不是有點自來熟過頭了?

頭一次見面就說別人小身板,小子有機會老哥我亮出結實的小胸肌嚇死你啊。

“要不然這樣吧,你給我送到地鐵站怎么樣?”蒼委婉建議道。

此刻真有些著急了,再拖一會等天黑下來,所有準備都會白費。

組織上道是無所謂,等待下次機會即可,可他等不起。

為了最大限度減少暴露的風險,行動失敗后,必須撤換所有相關人員。

那么下次動手的就是別人了。

“你等下哈,我給他打個電話。”

阿朱擺擺手,完全不準備采納對方的意見。

客廳中響起了蕾音清冷的朗誦聲,她收拾好院子后,便開始了忙碌的翻譯工作。

少女此時的心情不錯,因為某人不僅沒有讓她失望,甚至還超額完成了任務。

徐扉難得的沒有去欣賞少女那賞心悅目的風姿。

他擦了擦鼻涕,癱軟在沙發上,歪著腦袋雙眼無光。

此刻什么都不想干,只希望靜靜的待著就好。

頭疼、惡心、精神恍惚、渾身酸軟,就好像是觸電后的感覺。

三小時前,他完美控制了情緒起伏,成功從真理之樹中解析了英倫語,當時只是腦袋略有刺痛而已。

可能是由于一時高興,有些想東想西。

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一會要去拿電腦,拿電腦嘛就得找阿朱,阿朱剛給自己發了條信息,信息的內容是蒼老濕!

蒼老濕?如果當年自己懂扶桑語……

結果他被動的又解析了扶桑語。

徐扉剛解開眉心鎖不久,意識的修煉還處于入門階段。

根本承受不住短時間內解析兩門語言的消耗,于是就變成這樣了。

鈴鈴鈴。

木訥的拿起手機,徐扉看了看來電信息,正是此次遭遇的罪魁禍首。

不知不覺已經下午四點了啊,該出門了。

心想著,是不是和阿朱這小子犯沖,每次聯系完他就沒好事……

“喂……”徐扉嗓音沙啞,無精打采的接通了電話。

“咦?扉哥你咋的了,感冒了嗎?”阿朱聽對方有點不對勁關心的問道。

“沒事,剛被水嗆了下。”徐扉隨便找了個理由。

沉默了一秒后,電話里很快傳來了阿朱的吐槽:

“好吧,你厲害。這么大人了還會被水嗆。扉哥說正事,你在等我會唄剛才和朋友吃飯聊嗨了沒注意時間,五點半左右來找我行不?”

“行沒事,我不著急今天拿到電腦就行。”

徐扉聞言痛快的答應道,心想正好自己也想多休息會呢。

“好嘞,那就五點半我家門口見”

掛斷電話,隨手上個個鬧鈴后,徐扉翻了翻眼皮,斜躺在沙發上繼續迷瞪起來。

時光飛逝如梭,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

四點三十分,阿朱終于將蒼行遠送達酒店。

兩人依依不舍的揮手告別后,蒼面色一冷,快速辦理好入住手續進入房間。

他脫下外衣直接掀開廁所的一處吊頂,沿著通風道來到隔壁的鐘點房中。

兩分鐘后,一對小情侶相互摟著從這間鐘點房中走出。

可能是不想讓人看到樣子,兩人均帶著帽子口罩,

他們磨磨蹭蹭依偎到電梯口旁,按下乘坐按鈕。

可能是等待的時間有些無聊,也可能是剛剛翻云覆雨后還有些意猶未盡。

男生轉過身正對著攝像頭扯下口罩后,一把將女生摟緊懷里,又開始親熱起來。

退掉鐘點房,來到地下停車場中,小情侶快步走向一輛黑色轎車坐了上去。

黑色轎車開出去幾公里后停在了路邊,男生從駕駛席上走出換到后排落座,而女生則繼續承擔起司機的任務。

汽車重新啟動,男生用力揉了揉面頰后,輕輕扯下一層人臉面具,露出了一張稍顯普通但卻十分耐看的臉。

他正是之前進入酒店的蒼。

“蒼,最快也要十五分鐘才能到達指定地點,如果時間來不及你要做好隨時撤離的準備。”

前排的女生冷冰冰提醒道,先前的小鳥依人感此刻已經蕩然無存。

“目標呢?出發了嗎?”

蒼也同樣冷淡回應,他對接頭人員向來沒什么好臉色,一群無能的人而已。

只有被淘汰掉的下位者,才會來干這種雞零狗碎的工作。

他從和阿朱吃飯起,就在不停的計算時間,天色是一方面,超過六點便只能中止行動。

而另一方面則取決于目標的出發時間,只要對方還沒出門那就還有機會。

“沒有。”

女生簡短的回答后,油門不松單手快速轉動方向盤。

汽車側輪離地半公分后,以一個漂亮的九十度轉彎駛入岔路之中。

五點整,鬧鈴響起。

徐扉打了個哈欠,艱難從沙發上爬起來。

“扉,不如我去拿吧……”蕾音放下麥克風,轉頭看向這邊。

“還是我去吧,要是讓朱大叔一家看到你的模樣,阿朱那小子就廢了。”徐扉搖了搖頭說道。

“我的模樣?”蕾音不明白他的意思。

“嗯,簡單說就是長得太美了,所以會刺激到還沒有領到兒媳婦的家長們。”徐扉攤了攤手解釋道。

蕾音抿了抿嘴沒有回話。

每次聽到這種話時,心里都會有些高興,但又覺得徐扉在夸大其詞。

如果自己真長得美若天仙,那為什么在軍中從未收到過這樣的表揚?

請:m.dldxs.cc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異世界劍圣老婆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異世界劍圣老婆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異世界劍圣老婆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