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67章:榮譽時就是她的曲子,被踩就是喬念

無線電子書    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

  “她來京市了?”

  衛玲說完想起來,喬念可不是來京市了嗎,來參加自主招生考試。她沉默片刻,道:“她給你發消息干什么?”

  沈敬言走到桌子邊端起茶水灌了一口,放下杯子才說:“告訴她到京市了,問我們后天有沒有時間一起吃飯。”

  沈家在京市雖然比不上鼎盛家族,那也是圈子上層家族的一員,他身居要職,平時人情走動不少,要說時間,重要的人當然有時間,至于不重要的人,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恐怕沒哪天有時間。

  衛玲也懂他心里所想,朝著他看去,表情認真;“你打算怎么回?”

  喬嗔在旁邊緊張的握緊了拳頭,一雙俏目一瞬不瞬的觀察著沈敬言臉上的表情,生怕沈敬言說抽時間去跟喬念吃飯。

  她現在唯一能依靠的只有沈家,如果喬念也來……她不怕喬念其他方面比她優秀,她擔心喬念那張臉……太過招搖!

  凡是講究個利益,喬念如果能給沈家帶來的利益比她多,她難免成為被拋棄的那個人。

  她不想成為被拋棄的那個!

  沈敬言只短暫思考,就跟衛玲說:“算了,我跟她說沒時間。”

  “既然她沒有跟我們回京市,有些事情我們也沒必要再去強求,順其自然最好。”

  這句話翻譯過來的意思就是既然喬念沒有選擇沈家,他們也沒必要在喬念身上浪費太多時間和精力。

  大家面子上過得去就行,寶還是押在喬嗔身上。

  衛玲和他多年夫妻豈會不明白他的意思,臉上略帶遺憾的嘆氣:“只能這樣了。”

  沈敬言回了喬念的消息,婉拒的表示自己后天沒時間后,正好看到手機上有個新的推送消息。

  “追光?”

  他聽衛玲提起過好幾次這個名字,似乎是個玩地下搖滾的藝人。

  衛玲也聽到了,馬上來了興致,問他:“你怎么突然提起追光?追光怎么了?”

  沈敬言給她看自己手機,道:“手機上給我推送了個消息,說‘他’發布了新歌。叫什么《鳳凰》。呵,小小年紀,這個名字倒是取得張狂!”

  誰不知道鳳凰是傳統文化中最高貴的神獸。

  一個玩搖滾樂的小嘍啰也敢用這兩個字。

  衛玲倒是不奇怪,追光的曲子大多都是古典的名字,她正在看沈敬言手機上的新聞,聞言罕見帶著認可語氣說;“你不知道,這人才華沒得說,音樂圈里不少人知道‘他’名頭。大家雖然不認可搖滾樂,對‘他’倒是挺認可。圈子里年輕一輩的人很多音樂里都有‘他’的影子。

  你知道那個江纖柔?她的曲子就是老是跟風追光的作品。她吧,模仿的出個大概,模仿不出追光的靈氣。就算這樣,這次她的曲子也拿了鋼琴協會第一名。”

  “這個追光……很有些名氣。不止音樂圈,‘他’在外面的名氣也堪比一線,粉絲無數。我倒是挺欣賞‘他’。”

  喬嗔聽到她提起這次鋼琴協會拿了第一名的人,心頭不舒服,再轉念一想,她拿第二名的曲子是喬念寫的,被人家踩了也是喬念被人踩了,她心頭才好受一點。

無線電子書    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