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五章 黃楓谷舊友

無線電子書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月華之物對于妖獸而言,乃是大補之物。

  這也是掩月宗沒在亂星海的緣故,否則問天境早就被海中的妖王給奪去了。

  自小金化為肉球以來,已經過去了數十年,至今沒有一點動靜。

  好在肉球中的生機沒有減少,洛虹無需擔心小金的安危。

  但照這架勢,就是再孕育個數百年,也是極有可能的。

  如此長的時間,就是洛虹已經突破了元嬰期,也接受不了。

  況且,洛虹已經決定要參加接下來的大戰,如果有小金相助,自是能安全不少。

  月華寶露既然能有助于幕蘭圣獸下界,應該是有其鮮為人知的功效,反正眼下也沒有別的好辦法,不妨用它試試。

  這般想著,洛虹神念一動,從液團中引出一小滴月華寶露,緩緩飛向肉球。

  當肉球接觸到這滴月華寶露時,表面立刻浮現出一道金光。

  洛虹的神情陡然緊張起來,雙眼緊緊盯著肉球,只要察覺到任何一絲不良反應,他便會將月華寶露移走。

  好在洛虹的擔心是多余的,猶如久渴之人突遇甘霖般,這滴月華寶露瞬間就被肉球給吸收了。

  隨后洛虹又觀察了一陣,確認沒有任何異變后,右掌中勁力一吐,將月華寶露震成一團白霧,接著揮手令其向肉球飄去。

  白霧剛將肉球包裹,其表面的金光就不斷閃爍起來,好似在表達歡喜的情緒。

  數息后吸收了所有月華寶露的肉球,散發出了更加強盛的生機,“咚咚”的心跳之聲隱隱傳出。

  毫無疑問,月華寶露對于小金的孵化有利。

  當然,這靈液再有神效也不可能讓小金立刻破殼而出。

  已經等了幾十年的洛虹也不著急,將肉球重新收回靈獸袋中,將心魔也重新壓回了八角封魔塔內,隨即便收斂心神,將意識沉入元嬰之內。

  丹田內,洛虹的元嬰盤坐于核子黑炎對面,肉乎乎的手掌中捧著一顆深藍色,只有拇指大小的珠子。

  它便是原本漆黑如墨的鎮海珠。

  融合了一百零八顆一元重水珠,在經結嬰時的灌體靈氣鍛打,洛虹成功完成了一次核內升靈,使其質變成了二元重水。

  對此結果,洛虹是感到意外和驚喜的。

  以核爆的方式進行核內升靈,終究是太過劇烈和不可掌控了。

  于是,洛虹便想試試借助天地偉力,可否進行核內升靈,沒想到真的成了!

  相比于罕見的一元重水,二元重水便是只有傳說中才會出現的靈材,它的質量剛好是同體積一元重水的一百零八倍。

  別看此時的鎮海珠與之前的體積相差不大,但其實二元重水只有表面的薄薄的一層,內里是鎮海珠的核心,實際為靈子聚合體的藍色圓粒。

  早在洛虹自創功法的時候,他就有計劃地想要質變出二元重水了,只是沒料到一次簡簡單單的嘗試,竟然就直接成功了。

  不過,盡管質變出二元重水是洛虹邁向質量大道的關鍵一步,但本次最大的收獲,還是體檢表所記錄的,關于那道引起核內升靈的灌體靈氣的數據。

  這些數據具有重大的研究價值,如果能夠研究透徹,可以讓洛虹在核內升靈領域獲得重大進展。

  雖然洛虹對此感到很激動,但是數據量十分龐大,這項工作絕非數年或者幾十年可以完成的。

  將注意力轉回鎮海珠上,經過這次意外的質變后,鎮海珠的質量并未變化,只是其構成物質的密度得到了上百倍的提升。

  這也意味著,鎮海珠的質量上限得到了上百倍的提升!

  由于洛虹特殊的煉制方式,看似是一個整體的二元重水,其實是由一百零八顆水滴組成的。

  理論上只要有足夠的靈氣供給,每一顆水滴都能成長為一顆二元重水珠。

  以現在這鎮海珠108萬斤的質量來計算,新鎮海珠的質量極限將超過一億斤。

  這點質量聽著恐怖,其實也不算非常重,畢竟一座大山的質量輕輕松松就能超過這個數值。

  不過,當這些質量集中到一個體積極小的事物上時,便會出現一些“有趣”的現象。

  這同樣是一個長期目標,優先度排于修為之后,洛虹可不想和大衍神君一樣,為了煉寶而耽擱了修煉,以至于含恨而終。

  這邊想著,元嬰肉乎乎的小手松開了鎮海珠,模樣有些可愛地掐出一個法訣,開始運轉功法。

  作為黃楓谷內靈氣最佳的靈府,靈壓不過堪堪達到六百,與洛虹通過五煞聚靈陣制造出的,論千計數的靈壓,完全不能相比。

  而且隨著洛虹一日日的修煉,靈壓還出現了逐漸下滑的跡象,顯然此地的靈壓也是由陣法聚集而來的。

  好在洛虹本來也沒抱什么希望,所以也談不上失望。

  時光匆匆,轉眼三個月便過去了。

  洛虹成功鞏固了修為,破關而出時發現靈符入口的禁制內,困了許多道傳音符。

  其中多數是虞若曦傳來的,為的是告知洛虹洞府已經建成,以及接到樊夢依一事。

  令狐老祖也傳來一道,說是讓洛虹出關之后,先去岐黃峰的議事大殿一趟,與黃楓谷內的一眾結丹期長老見見面。

  洛虹也想知道,他當年在門中的熟人好友如今的情況,飛身便往議事大殿遁去。

  令狐老祖沒有閉關,它一感應到洛虹出關的動靜,便下令召集門中結丹長老,先一步在議事大殿等候。

  有了詳細目標,再經過一番細查,洛虹當年在黃楓谷的資料都被翻了出來,甚至包括他管理靈田園子時,每年的畝產記錄。

  洛虹的出身完全就是黃楓谷的核心弟子,只可惜他當年的師父李化元,已在早期黃楓谷與幕蘭人的戰爭中隕落了。

  放心的同時,令狐老祖也不由震驚,只因他稍稍推算了一下,便知洛虹今年不過才兩百歲出頭。

  這個年紀的元嬰初期修士,可是大有希望修煉到元嬰后期的。

  想到這里,令狐老祖心中沒有一絲嫉妒之意,反而大感振奮,覺得是祖師之靈庇佑,才讓黃楓谷等到這么一個大興之機!

  “洛師弟,修煉可還順利?”

  洛虹來到大殿,令狐老祖沒有一絲架子的起身相迎,將他請上殿內唯二的首座,以示平起平坐之意。

  “令狐師兄實在太客氣了,在下在師兄面前,不過是后進晚輩,今后還望師兄多多指點。”

  令狐老祖雖然有為宗門傳承考慮的原因,但他對洛虹是真的不錯,而且他的目的對洛虹而言是有益的。

  所以幾次接觸下來,洛虹不禁對他好感大生,說話也分外的恭敬客氣。

  “哈哈,為兄稍后定當傾囊相授,毫不保留。

  現在嘛,先來見見本門的長老,其中可有洛師弟你的熟人呢!”

  令狐老祖十分滿意洛虹的態度,滿面帶笑地道。

  不知劉師兄有沒有成功突破結丹期,完成他一直以來振興家族的夙愿。

洛虹默默想著,眼中不由流露出期待之色  不多時,便有一個接一個黃楓谷結丹期修士步入大殿。

  他們見到首座上坐著兩位元嬰期修士時,并不感到驚訝,顯然是這三個月內已經收到了風聲,知道門中將會新來一位太上長老。

  一番大禮參拜后,這些結丹長老落座于大殿兩側,不少人眼中流露出不敢相信之色,時不時地偷偷打量洛虹。

  他們的這些小動作自然瞞不過洛虹的神識,不過洛虹并不在意,反而心中暗暗覺得好笑。

  李化元曾經在黃楓谷中的人緣不錯,洛虹作為他的弟子,雖與門中其他結丹長老不相熟,多數還是與他有過一面之緣的。

  如今,這些結丹前輩看到自己曾經的筑基晚輩,修為超過自己數層,成了高高在上的元嬰期修士,心情之復雜洛虹完全可以理解。

  “弟子蕭翠兒,拜見令狐師叔,拜見洛師叔。”

  一名亭亭玉立的女修站在大殿中央,恭敬的向洛虹和令狐老祖見禮后,抬起一雙靈動的眸子,盯著洛虹的面部猛瞧。

  “哈哈,蕭道友京城一別,沒想到今日能再此相見,你爺爺可還在?”

  洛虹對這個古靈精怪的女子印象頗深,之前還擔心過他在京城大鬧了一通后,是否會影響到小姑娘與韓老魔點緣分。

  “洛大哥,真是你!爺爺沒有筑基,很多年前便已仙逝了。”

  蕭翠兒說起此事臉無郁色,顯然早已將悲傷放下,此刻眼中滿是驚喜。

  洛虹也不是小氣之人,并不想辜負這份驚喜,便面帶笑意地問道:

  “你既然已經成為結丹期修士,可有煉制什么法寶?祭出來給我看看。”

  蕭翠兒聞言一愣,隨即意識到了什么,面露大喜之色地祭出一把半尺不到的乳白色玉尺。

  “洛師叔,此乃弟子用千年玄玉煉制的玄玉尺,可攻可守,還帶有不弱的幻術神通。”

  說著,蕭翠兒單手一指玄玉尺,只見其靈光一放,就不見了蹤影,幻化出一片白色牡丹花海,散發出令人昏昏欲睡的花香。

  “不錯,幻術在斗法中妙用頗多,你這法寶比那些直來直去的飛劍飛刀實用多了。”

  這種程度的幻術自然不可能迷住洛虹,但對付一些結丹初期的修士,還是很有機會讓對方發揮不出真正的本事就落敗的。

  輕輕點頭表示贊許后,洛虹手掌一翻,取出一顆人頭大小的眼珠道:

  “此乃六級妖獸百目怪的主眼,你可將其煉入玄玉尺中,至少能增強此寶幻術神通的威力一倍有余。”

  百目怪是亂星海常見的一種妖獸,擅長各類幻術,大半神通都在其主眼之上,所以它的主眼是煉制幻術類法寶的絕佳之物。

  蕭策沒有聽說過什么百目怪,但她相信洛虹不會騙她,當即就連連道謝。

  六級妖獸在天南基本已經絕跡,這等妖獸的材料價值不可估量,眼見蕭翠兒得此厚賜,已經落座的一眾結丹長老,都不經目露羨慕之色。

  此時洛虹也不好和蕭翠兒細聊,在她道完謝后,便示意她去一旁落座。

  令狐老祖笑瞇瞇地看著這一幕,暗暗點頭。

  洛虹能這般念舊情對黃楓谷來說,是一件大好事!

  又等了片刻,大殿兩側只剩一張座位還空著,表明還有一人未到。

  就在令狐老祖就要面露不快之色時,一個蓬頭垢面的中年修士,跌跌撞撞地闖進大殿中。

  此人身上散發著一股帶著藥香的焦糊之味,再看其狼狽的模樣,顯然是煉丹剛剛炸了爐。

  “余師兄!”

  洛虹看清來人的面孔后,既感到驚喜,又不免有些神傷。

  他在黃楓谷的一眾熟人中,年紀差不多是最小的,而今都已有了兩百多歲,筑基期修士的壽元也就兩百年。

  也就是說,劉師兄等人只要沒能結丹,如今就肯定已經坐化兵解了。

  “一百多年前,我在練氣期時便叫你洛師叔,沒想到今日已是結丹期修士了,還得叫你洛師叔!

  時過境遷,人卻未變,真好!”

  余應撩起被炸得焦黃的頭發,面帶笑意地道。

  可洛虹卻能從他的話語中,感受到一股被壓抑著的悲痛。

  想到李小婉沒有進階結丹期,洛虹便有所明悟了,他沒有去揭對方的傷疤,只是笑臉相對道:

  “余師侄煉制的是何種靈丹,怎會炸爐的?”

  “呵呵,師弟你有所不知,你這師侄是個好福氣的,名下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各個都有靈根,其中三人已經修煉到了筑基期,另外兩個也有練氣后期的修為。

  所以啊,他只會煉制能增進煉氣和筑基期修士修為的丹藥。”

  令狐老祖大感有趣地說道。

  好家伙,余師兄你雙修得也太狠了!

  “嘿嘿,令狐師叔明鑒。弟子正是在煉制一爐凝氣丹,為了趕來面見洛師叔,這一時心急就沒掌控好火候,一不小心就炸爐了。”

  余應臉上露出一副幸福的表情,但他現在的樣子實在是狼狽,渾身上下皆是爐灰,不禁令人發笑。

  洛虹也沒忍得住,輕笑兩聲后道:

  “此番到是我壞了你一爐丹藥,不過煉丹非我所長。

  這里有些極品法器,便贈予余師侄的子女吧。”

無線電子書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