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七章七級蛟鱗

無線電子書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諸位道友,貧道這玉簡的來歷可不小,乃是從本門清虛祖師擊殺的一名幕蘭人上師身上所得,其中記載了這名上師所修的靈術,那是威力相當不凡啊!”

  浮云子扶著長須,眉飛色舞地吹噓起來。

  “哈哈,若是真的威力不凡,那幕蘭人上師還能被擊殺隕落嗎?

  你這牛鼻子,好猾!”

  剛剛未搶到首位的修士絲毫不給浮云子面子,直接拆臺道。

  “道友有所不知,當時是有三名元嬰期修士圍攻,才讓此人飲恨的。

  嘿嘿,道友若是不信,可去向令狐祖師求證。”

  浮云子也不氣惱,朝著上方的包廂遙遙拱手道。

  拆臺的那人當即閉嘴,一臉郁悶地坐了回去。

  “此玉簡被幕蘭人下了禁制,雖用些手段可以強行讀取其中內容,卻也會破壞玉簡,所以整個九國盟也就獨此一份。

  呵呵,貧道想用其換一件土行的高階靈物,不過分吧?”

  浮云子說罷,便滿懷期待地掃視起臺下眾人。

  然而,一眾結丹期修士只是議論紛紛,卻沒有真正愿意出價的。

  高階的靈術嗎?這可是冷門之極的東西啊。

  洛虹對于靈術并不陌生,我所修習的小雨云訣便是靈術的一種,不過是屬于低階的靈術。

  事實上,靈植夫這個行當根本就是從幕蘭草原傳過來的。

  幕蘭草原的修仙資源十分缺乏,自是有足夠的動力創出能增幅靈藥靈谷產量的靈術。

  縱使是低階靈術,其修習難度都讓人望而卻步,更遑論高階靈術了。

  而幕蘭人的上師就相對于元嬰期修士,要想換取這么一位強者修習的靈術,必然得拿出珍惜之極的靈物。

  付出如此大的代價,卻只能得到一門難以修煉的靈術,也難怪一眾結丹期修士都不感興趣。

  見此情形,方才還一臉得色的浮云子,神色立刻一垮,他根本沒指望精明之極的元嬰老怪會對靈術感興趣,便試著努力道:

  “諸位道友應該清楚幕蘭人對自家靈術的重視,這次能流傳出來一篇,那真是機緣巧合,這次錯過,可能就再也無緣得見了!”

  “道友,且看看盒中之物。”

  話音一落,一只青木盒便飛射向浮云子。

  沒有絲毫意外,出手的正是那三個戴著花臉面具中的一人。

  這三人雖然遮掩了面容,但廳中這般做的修士并不少,所以眾人向他們投去好奇的目光后,又很快移走了。

  浮云子面上喜色一閃,呼出一口靈氣,吹開盒蓋的上靈符。

  打開一瞧,盒中是一土黃色的石塊,表面滿是樹根狀的脈絡。

  “孕靈石?”

  浮云子認出盒中之物后,微嘆一口氣,失望地道:

  “這位道友,你這孕靈石雖也算一件異寶,但與貧道所需之物相差太遠,而且......這品級也不夠啊。請拿回去吧。”

  將符箓重新貼好,浮云子一甩手,將青木盒拋還回去。

  “咳咳,貧道就直說了吧。

  貧道是為了煉制一件護身法寶,才向諸位換取靈物的,所以若還有道友有意,還請拿出相應的靈物來。”

  “牛鼻子,你可別太貪心了,我們六派如今常與幕蘭人交戰,就算有能煉制護身法寶的高階靈材,那也只會留給自己用。”

  剛才拆臺的修士又冒了出來,雖然他說的話相當不客氣,但道理是有的,廳內不少人聽后默默點頭。

  正當浮云子以為自己這次是白來一趟,準備下臺時,洛虹突然開口了。

  “道友,且看看在下盒中之物。”

  一個尋常的玉盒從洛虹手中飛出,浮云子將其接住后,揭開一瞧,眼珠陡然瞪大,他顫巍著手捏出一片土黃色的鱗片。

  這鱗片表面泛著一層淡淡的黃色靈光,散出的靈氣驚人的厚重。

  為了確保這是自己認出的那件靈物,浮云子張嘴便對著土黃色鱗片吐出一道劍芒。

  二者碰撞后,劍芒竟連一絲痕跡都未在土黃色鱗片上留下,浮云子當即驚呼道:

  “這至少是七級土蛟的鱗片啊!”

  “什么!是七級蛟鱗!”

  “這位道友,在下有歸元丹一瓶,可精進結丹期修士的修為,還請與在下交易!”

  廳中眾人一下就騷動起來,接連激動地站起。

  “呵呵,諸位,別忘了交易會的規矩。”

  就在場面即將失控之際,包廂中傳出一道和善的聲音。

  這聲音很是神妙,一下就撫平了眾人躁動的心,讓理智回歸了大腦。

  不必多猜,說話者正是令狐老祖。

  浮云子確認盒中都是七級土蛟的鱗片后,頓時大喜過望,忙不迭地將裝著靈術玉簡的盒子拋向洛虹,生怕對方會后悔似的。

  收好盒子后,洛虹神色如常地繼續飲茶,仿佛方才的騷動,并非因他而起一般。

  浮云子下臺的一瞬間,廳內十多道人影一同沖向了高臺。

  最終,一名紫袍修士技高一籌,先眾人一步站上了高臺。

  其余修士皆似痛失重寶般,重重地嘆了口氣,雖不甘心,但礙于令狐老祖的威勢,只能退了回去。

  “在下這次帶來了一株一千年藥齡的寒髓芝,同樣換取高階土行靈材,諸位道友可有興趣?”

  紫袍修士這話雖是對著眾人說的,但眼睛一直盯著洛虹,分明就是讓洛虹快些用蛟龍鱗片來換他的靈藥。

  可惜洛虹因為獨特的修煉方式,對于靈藥的需求很小,并沒有拿下這株罕見之極的千年靈藥的意思。

  見洛虹不為所動,紫袍修士不滿地皺起了眉頭,但也沒有多說什么。

  拒絕了兩個欲要換取千年靈藥的修士后,他又拿出兩件次了數等的靈物進行交易,但都沒有成交,最終空手下臺。

  此后,上臺之人都與紫袍修士一樣,先是拿出一件稀有之極的靈物,想換取洛虹手中剩下的七級蛟龍鱗片。

  可沒有一樣能夠引起洛虹的興趣,也就沒有一人如愿。

  不滿的情緒逐漸在人群中累積,洛虹尚能泰然自若,樊夢依卻已有些坐立不安了。

  不愧是師父,拉仇恨的能力總能突破我的想象。

  好在,身懷貴重靈物的修士總是極少數,當那十多人都失敗下臺后,交易會逐漸恢復了正常。

  飲過一杯茶后,一位身著紅色宮裝的女修飄至高臺,拿出了一件指環樣式的法寶欲與人交換丹藥。

  由于她的這件法寶是曾認過主的,別人到手后最多只能發揮出七成威力,所以感興趣的修士不多,最終沒有達成交易。

  正當她失望下臺時,卻聽到了那位牽動了整個交易會的道友的聲音。

  “這位道友,你可有破魔丹?”

  “破魔丹?這自然是有的,不過......”

  宮裝女修乃是掩月宗的長老,這顆破魔丹乃是她為自己結嬰做準備的。

  雖然她距結嬰還遙遙無期,但也不想輕易交易出去。

無線電子書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