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在教我師父做事?

無線電子書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魁星島,蘭云閣。

  伊秀秀一臉笑意地將蘇家的家主送出門,她剛與對方談成一筆生意,用六座附屬島嶼的陣法維護生意換取對方兩座靈藥園的三成份子。

  表面上看,伊秀秀吃了些虧,但經過幾次這樣的操作后,原本只是想破財免災的她突然發現,伊家竟與這幾家構成了一定程度的同盟,合作之下競爭力猛增。

  每年的靈石收益都會有所上漲,現在都已快到達她父親在世時程度。

  “良哥,今天還有人來問洛大哥的消息嗎?”

  伊秀秀隨手翻了兩頁賬本后,便對正忙活個不停的伊良問道。

  “說來也怪,前些日子還老有人換著法兒的來打聽,這些天突然就沒消息了。”

  伊良抬起頭,看著如今將自信二字寫在臉上的大小姐,心中欣慰地道。

  “哦?那些人的來歷查到了嗎?”

  伊秀秀心頭一動,這種動向像極了查到想要查的東西,所以撤掉了人手,難道是洛大哥被人尋到了?

  “好些都是葉家的伙計,而且不少都是外島來的修仙者。”

  伊良神色一下鄭重起來,他對于欺負大小姐的葉家素來沒有好感。

  “就知道是他們,這些年他們總有動靜,不是在哪里新建了一座船塢,就是又從何處招攬了一個筑基期的供奉,總感覺不大對頭。”

  伊秀秀眉頭輕皺,葉家大肆擴張的舉動,已讓魁星島上的各個經商家族緊張起來,若非如此她也不可能這么輕易就與別的家族結盟,主要是大家都有報團取暖的需求。

  時隔多年,葉家再次搜尋起洛大哥的下落,讓伊秀秀心里有些不安,不禁回想起當年之事。

  就在這時兩個黑袍人在幾名葉家伙計的簇擁下,從蘭云閣門前經過,其中一人給正在回憶中的伊秀秀帶去一種熟悉的感覺。

  “咦?此人的身形好像洛大哥。”

伊秀秀驚疑地喃喃自語,隨即又搖搖頭道  “不可能的,洛大哥早就出發去天星城了,怎么可能會在魁星島,還與一群葉家人混在一起,不可能的。”

  葉家大院,黑袍披身的洛虹和靜兒在門口被人攔了下來。

  “你是何人,不知我等需要低調行事嗎?”

  看門的白胡老頭眼睛一瞪,低聲喝問后,將目光停留在戴著面具的洛虹身上。

  此人看似只有煉氣三層的修為,但其實卻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修煉的功法具有斂氣奇效,就是洛虹也只能感應到此人有異,卻無法具體判定他的修為。

  不過來之前,洛虹就從魔頭口中得到了詳盡的信息,不僅知道此人的真正修為,還了解其功法神通。

  面對喝問,洛虹一言不發,直接出示一塊火焰狀的令牌。

  白胡老頭陡然一驚,詫異地看了洛虹一眼后,恭敬地退到了一旁。

  洛虹隨即帶著靜兒走進葉家,并直接朝那地下暗室而去。

  期間凡有人阻攔,洛虹只需出示令牌,那人就會乖乖地退到一邊。

  這令牌正是骷髏頭的鬼火令,持有它可調動魁星島周邊所有的青陽門修士。

  一路無阻,二人很快便下到暗室中,而聽說有人持鬼火令而來,三名留守葉家的黑袍修士已在此等候。

  “這位師兄是剛被派來魁星島嗎?為何我等之前從未見過你?”

  其中一人壯著膽子問道,按理說他們不該多問,執行持令者交代的任務便是,但一個是持令者來得突然,另一個是此人頭戴面具,無人相識,于是引起了他們的懷疑。

  “我乃是師父的親傳弟子,閉關修煉多年,爾等不認識我很正常,另外我在魁星島潛伏已有多年,要不是今日接到師父的緊急傳訊,也不會拿出鬼火令來此。”

洛虹解釋一句后,立刻頤指氣使地道  “事態緊急,限爾等一日之內,將我青陽門在魁星島周邊潛伏的弟子全部召集于此!”

  “一日!師兄,這時間太短了,外圍島嶼上負責看顧陣法的弟子,不可能趕得及過來。”

  臉色蒼白的黑袍修士叫苦道,這位師兄真是和他師父一個德行,一點不講道理!

  “我不管,師父的命令就是如此,過時不至者一律罰去魔窟飼魔一日!爾等的下屬有幾人過時不至,爾等就去魔窟飼魔幾日。

  呵呵,二位已被罰了三日的師弟可要小心了,在魔窟飼魔一旦超過五日,可是會危及性命的。”

  洛虹用嚴苛的指令,一下讓三人的注意力從對他身份的懷疑上,轉移到如何讓自己不受罰上頭。

  尤其是那兩個被點名的黑袍修士,當即面色大變,沖出暗室去通知他們的下屬去了。

  “你等一下,給我將此女的夫君帶上來。”

  走得稍慢的那個黑袍人被洛虹叫住。

  只見洛虹掀去靜兒身上的黑袍,露出其被陰魂鏈捆縛的雙手,那人立刻認出靜兒正是先前從他那兩師兄手中走脫的女修。

  “是,師弟遵命!”

  戴著面具的洛虹負手站在暗室上首,如鐵柱般一動不動,差不多小半日后,一群二十幾人的青陽門煉氣期弟子魚貫而入。

  他們是魁星島上所有潛伏的煉氣期青陽門修士,若是伊良在此的話,便能發現其中有好幾個正是去蘭云閣打聽洛虹消息之人。

  上首站著的面具人可是筑基巔峰的前輩高人,手里還持有鬼火令,他們不敢造次,聚成一團大氣也不敢喘一聲,更別提竊竊私語了。

  所以,雖然暗室中人多了許多,但依舊落針可聞。

  隨著時間過去,暗室中的人越來越多,而且也不再只有煉氣期弟子,更多出了數名筑基期的黑袍修士,修為自初期至后期不等,守門的白胡老頭也在其中。

  “老子倒要看看是誰,有那么大的官威,竟讓老子一口氣飛遁千里來此!”

  一個膀大腰圓、膚如黑炭的修士扯著大嗓門步入暗室,一來就似對洛虹有極大的意見,竟不顧忌鬼火令,明諷暗罵起來。

  “小子,你是何人?!”

  “我乃卓不凡,古長老的親傳弟子。孟龍兄,久仰大名,家師可多次提及你,且每次都是贊譽頗多。”

  此人的性子太過特別,洛虹一下便將其分辯了出來,在魁星島這里,也只有這位同為結丹長老弟子的于孟龍,才敢對鬼火令的持有者口出狂言。

  畢竟持令者發布的命令多半來自結丹長老,但持令者本身只是和他一樣的筑基巔峰修士。

  別人會顧及得罪洛虹,但他同樣有結丹長老做后臺,卻是一點不怕,頓時將被逼疾行千里的火氣發到洛虹頭上。

  “你小子召集我等究竟有何事?就算你持有鬼火令,但若是無故亂命,也是要去魔窟走一遭的!”

  于孟龍扯著他那天生的大嗓門喝問道,他倒也不是懷疑洛虹的身份,而就是純粹地想找茬。

  可他的這種找茬,洛虹要是應對得不好的話,就會引起眾人的懷疑,一舉全殲青陽門在魁星島周邊的地下勢力的行動就會失敗。

  好在,這是洛虹早考慮到的情況,靜兒的作用這時就體現出來了。

  “家師此次前去執行十五年前少門主交代的任務時,意外有了巨大發現。

  那被少門主點名追殺的陣法師,實際上就潛藏于一座被海霧籠罩的孤島上。

  而這座孤島隱藏著一股勢力,調查一番后,家師懷疑此島上的修士與星宮有關,所以命我召集人手前往,一舉將這伙修士滅掉。

  諸位想想,滅殺一伙可能是星宮暗子的修士的功勞有多大!”

洛虹一番謊話勾起眾人的貪婪后,隨即一推靜兒,讓其倒在人事不省的元興平身旁,接著道  “這二人便是與那陣法師一伙的,想必也與星宮有關。”

  “我夫婦才不是星宮弟子,你們快放了我們!”

  靜兒在眾人的環伺下,惡狠狠地道。

  “哼,還敢說自己不是來自星宮,你要真是尋常小派弟子,此時哪還能這般囂張,也只有星宮弟子才會如此跋扈!”

  慘白著臉的黑袍修士冷冰冰地道,就是這對夫婦才害得他要去魔窟受罰三日,他現在就想立刻殺了此女,以泄心頭之恨。

  “桀桀,你是不是星宮弟子搜魂便知,給老子過來!”

  于孟龍伸手抓向靜兒的天靈蓋,竟是想要當場使用搜魂術驗明正身!

  然而“啪”的一聲脆響后,于孟龍陰沉著臉縮回手。

  原來是,洛虹驅使著陰魂鏈,將于孟龍伸出的手掌給打開了。

  “姓卓的,你什么意思!”

  “我還要問你是什么意思?家師留著她還有用,你這么做難不成是想殺人滅口?!”

  洛虹毫不客氣地反嗆道。

  “此時不搜魂,如何能驗明你所言真假?我看你是心虛了!”

  于孟龍繼續胡攪蠻纏道。

  “閣下這是在教我師父做事?!”

  洛虹的語氣越來越冷,殺氣毫不掩飾地顯露出來,仿佛下一刻就會出手。

  “二位不必相爭,若是古長老之令,必有傳影珠與口令一齊送到。卓兄只需出示傳影珠,大家自然無話可說。”

  出頭做和事老的是白胡老頭。

  出于對此人隱匿之術的忌憚,于孟龍沒再開口拱火,而是直愣愣地看著洛虹,意思再明細不過。

無線電子書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