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八章 害人終害己

無線電子書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站在結冰的白地邊緣,洛虹朝土坑中望去,李明經的身軀已然殘破不堪,可細細感知的話,卻還能發現他的一絲氣息。

  這老家伙的求生欲到底是有多強,都這般凄慘了,還用法力死死保住自己的心脈。

  “師......師弟,求你,求你別殺我,你不能殺我,把......把我交給家族長老發落,你......也是李家人,不能殺我......”

  李明經吊著最后一口氣,仍不放棄勸說,氣若游絲地念叨著。

  其實,他說的也沒錯,按理來說洛虹做到這個程度就應該住手了。

  李明經一是他的同門師兄,二是他的家族長輩,若是由他決定生死,確實是不合規矩。

  可洛虹自從進入修仙界,不管是修煉,還是做事,都從沒想過要循規蹈矩。

  李明經既然見過他甩符如土的斗法方式,洛虹就必須將他滅口,他默默撿起李明經的飛劍法器。

  “為什么?!老夫到底哪里出了差錯?!你竟然提前做了那么多準備!”

  感受到洛虹冰冷如鐵的殺意,李明經知道今天自己必死無疑,回光返照地怒吼道。

  拋開數量巨多的水彈符不提,洛虹那仿佛演練過千百次的戰術,必然不是用臨場機變可以解釋的!

  洛虹繼續沉默,手腕一抖,飛劍法器穿過李明經的眉心,將其釘死在地。

  這時,補完刀的洛虹才緩緩道出答案:

  “我不需要提早看破你,只需時時想著怎么反殺你。”

  雖然是第一次因為要滅口而殺人,但洛虹內心并未起什么波瀾,畢竟是李明經先對他起了歹心,他這個人信奉的就是:

  人若殺我,我必亂殺!

  如果日后要滅無關之人的口......洛虹眉頭微皺。

  哼,日后的事,日后再說,眼下要緊的是處理掉那三個邪修。

  然而讓洛虹意外的是,還不等他動手,那三個邪修結成的黑氣罩就發生了異變。

  只見,那黑氣罩表面突然翻涌起來,不消片刻就崩散開來,藏在其中的邪修三兄弟已然暴斃。

  洛虹觀察他們的死狀后,發現他們都是因全身經脈爆裂而死。

  不難猜測,這三個邪修的死與此時濃郁的地煞濁氣有關。

  這伙邪修斗法時身上升騰的黑氣,與地煞濁氣多有相似,所修功法也必然與之相關。

  邪派功法以威力強大出名,也以容易走火入魔出名,這三個人這般死去也算報應。

  敵人皆亡,洛虹開始收取戰利品,首先必然是李明經的儲物袋。

  那三個邪修的身家加起來,估計都沒有李明經的十之一二。

  低級的儲物袋無法認主,洛虹直接將神識探入,立刻就弄清楚了其中有哪些東西。

  兩件高級法器,十多瓶各類丹藥,符箓若干,再有就是百多塊靈石和一些雜物。

  法器洛虹無法私吞,回去后都得交還李家,他看過一眼便不再關注。

  丹藥中,意外的竟有一半是能幫助修煉的那種,洛虹毫不猶豫地全部劃拉進自己的儲物袋。

  符箓的話,高階的已經在斗法中被李明經用得一張不剩。

  此時,洛虹不禁想起李明經胡亂用中階符箓,卻抵御不住自己下階水彈符的樣子。

  其實,這完全就是李明經對地煞濁氣的影響,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緣故。

  或許是那個血老鬼告知過李明經,地煞濁氣會讓正統修仙者施法難度大增,所以他才會準備許多初級中階符箓。

  可他不明白地煞濁氣削弱正統修仙者的具體原理,所以才會沒想到,符箓激發出的法術,其中的靈氣也逃不掉被負外靈壓強行散溢的結局。

  而且在這種靈氣散溢現象中,高階法術由于比低階法術的靈氣更強盛,形成的靈壓差更大,所以會被散溢得更加嚴重,防護法術的靈氣分布面遠比攻擊法術的廣,也會加劇散溢的效果。

  所以說,攻破李明經金光罩的,不是洛虹的水彈符,而是看似什么都沒干的地煞濁氣!

  最后那百余塊靈石,洛虹雖然對其興趣不大,但還是取走了一半,不然斗法贏了還虧本的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這般處理后,洛虹只要將李明經的儲物袋上交家族,再有劉靖撐腰,那些李家的直系子弟也就不會拿殺死李明經的事找他麻煩。

  接下來,洛虹對于那三個邪修就沒那么客氣,三顆小火彈將他們燒成白灰。

  撿了些能入眼的遺物后,洛虹便將自己的那塊魂牌往金剛鐘旁一扔,隨即找了處能看見金剛鐘的樹洞中藏身。

  若是還有邪修追蹤過來,洛虹便視情況決定要不要出手偷襲。

  “余師兄,勞煩你當一下誘餌,反正你在鐘內也安全。”

  妖蛛峰上,聚煞陣外,筑基期邪修血老鬼不斷向聚煞陣中輸送法力,周圍的地煞濁氣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源源不絕地灌入陣中。

  “黃楓谷的小子,老夫的吞煞功一起,不把你當血肉神魂統統煉化,就不會停止!怎樣,無力等死的滋味如何?你可明白了老夫的痛苦!”

  劉靖不想明白,也完全用不著明白,此刻他胸前漂浮著一顆黑色的珠子,所有地煞濁氣還未碰到劉靖的肉身,便被其吸納進去。

  “還好有師父所賜的煞妖珠,不然還真是有些麻煩。”

  這煞妖珠乃是李化元多年前斬殺一頭四級(等同筑基后期的修仙者)的黑煞妖蟒所得,他用不上此珠吸煞吞煞的特性,便將其賜給了老與邪修作對的三徒弟劉靖。

  劉靖得此珠后從未用過一次,沒想到第一次使用竟然就救了他一命。

  一個又一個時辰過去,聚煞陣外血老鬼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額頭見汗,丹田空虛,他已經接近油盡燈枯的邊緣,可聚煞陣中的那小子卻猶如精金般堅挺,半點沒有被煉化的跡象。

  “不可能!沒有正道修仙者能在地煞濁氣中堅持這么久!這絕對不可能!”

  任憑血老鬼如何叫囂,事實就是事實。

  吞煞功一旦發動,就必有一死,不是劉靖被煉化,就是他被自身功法抽干一切而亡!

  當今年妖蛛峰的地煞噴涌結束時,劉靖破開陣法走了出來,他終究是沒能救下那些凡人,這讓他心里很不痛快。

  腳邊,血老鬼那極為恐怖的尸骸縮成了一團,劉靖冷哼一聲,學著洛虹彈出一顆小火球,干脆利落地焚尸取寶。

  隨即嘆息一聲,飛離此地。

  “害人終害己!”

無線電子書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