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241【有話好好說】

無線電子書    拯救諸天單身漢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轉過天來,謝廣坤就和皮長山乘坐公交車去了開源。

  找到劉家大院兒,兩人一進去,就有人問道,“干哈的呀?”

  “勞駕,問你一下,謝永強是在這兒住不?”謝廣坤開口問道。

  “呀,這兩天怎么老有人找他呀。”那人奇怪道,“你們來晚了一步,那孩子剛出去了。你們先等會兒吧,估計就快回來了。”

  “噢,行,謝謝你啊。”謝廣坤點了點頭,“對了,大兄弟,問你一下,哪是他住得屋啊?”

  “西邊第二間。”那人一指道。

  謝廣坤過去一瞅,眼淚差點流下來。

  這房子也太破了,就跟二十年前,鄉下那土房子一樣。紅磚地、白灰墻、破桌子、破椅子、木板床…

  永強住在這里,實在太委屈了。

  “哎呀,永強就住這兒啊?”皮長山也緊皺眉頭,“這哪像人住得呀。”

  就這居住條件,也就比老丈人家的驢圈干凈點。

  “別亂說。”謝廣坤瞪了他一眼,隨后翁婿倆就在門口等著。

  劉家大院的房東,給他倆一人一個馬扎,隨后陪著他倆人嘮嗑兒。

  “你們找那孩子干嘛呀?”房東好奇地問道。

  “哎,說來話長。”謝廣坤一擺手,長嘆一口氣道。

  “你們是那孩子的家人吧?”房東又好奇地問道。

  “嗯。”謝廣坤點了點頭,這件事瞞也瞞不住。

  “哎,實話說,這孩子不錯,看著還挺老實的。”房東寬心道,“是不是跟家里鬧別扭,所以才跑出來的?”

  “嗯。”謝廣坤又點了點頭。

  “這也難怪了,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主意,咱們當家長的,該退一步就得退一步。不然,把孩子給逼走了,那跟沒孩子有啥區別。”房東又勸道。

  謝廣坤點了點頭,“大兄弟,我都記住了。你回屋吧,我們自己等著就行了。”

  他現在真沒心情跟這房東嘮嗑兒。

  “那行。”房東起身道,“記住,等孩子回來之后,有啥話好好說。別吵吵把火的,傷感情。”

  “唉!”謝廣坤長嘆了一口氣。

  枯等了近兩個小時,皮長山等得都困了,坐在馬扎上差點睡著。

  就在這時,就聽一人驚訝的道,“爹、姐夫,你倆怎么在這兒?”

  皮長山一下子驚醒過來,睜眼一看,就見永強就站在門口兒。

  他還沒來得及起身,謝廣坤就哎呀一聲,站起身來,朝永強沖了過去,一邊沖一邊罵道,“小兔崽子,我讓你不學好”

  項南一見,撒腿就蹽,繞著院子跑了起來。

  “謝永強,你給我站住!”謝廣坤窮追不舍,邊追邊罵,“有種的別跑!小兔崽子、王八旦,我給你錢讓你讀書,你連畢業證都拿不到。你還不敢回家,你還躲在城里,你還撒謊騙人,小兔崽子,你給我站住!”

  “爹,誤會啊,我有畢業證。”項南也邊跑邊喊道。

  “你還撒謊,你給我站住!”謝廣坤罵道,“長山,你給我堵著他!”

  “我沒撒謊,我是真有。你別追了,我拿給你看!”項南喊道。

  “你要有,你跑什么?”謝廣坤罵道。

  “你要不追我,我能跑么?”項南回道。

  “爹啊、永強啊,你倆都別跑了,咱先把話說清楚。”皮長山也連忙道。

  他們父子的爭執,引得滿院兒的人都出來看。一個個瞪著眼睛,抻著脖子,十分好奇的樣子。

  謝廣坤見狀,的確不好再鬧了,便停下了腳步。

  項南見他不追了,便也停了下來,看向謝廣坤,認真的道,“先說好,給我個說話的機會。你要再追,我就跑出院子,再也不見你了。”

  他可不是謝永強那樣的軟蛋,任謝廣坤搓扁揉圓不敢反抗。要謝廣坤真敢打他,他就真的不再見他。

  反正,對他有感情的是謝永強,不是他。他的任務只是和王小蒙百年好合,其他一切,他都可以不在意。

  “好,行,你行!”謝廣坤見他這么說,頓時氣得要死。

  這小兔崽子這是要翻天吶,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還拎不清大小王了!

  “永強,你怎么跟爹說話呢?”皮長山見狀,連忙開口勸道,“爹啊,你也消消氣,咱來不就是為了弄清真相嘛,你總得給永強一個說話的機會啊。”

  謝廣坤聽他這么說,壓了壓火,“行,我讓他說。你說吧!”

  項南隨即過去,把自己房門打開,把行李箱從床下拉了出來。打開之后,把畢業證、學位證都取了出來,“呶,我沒騙你們,畢業證、學位證我都有。”

  謝廣坤、皮長山接過來一看,真是學位證、畢業證,上面還都打著鋼印呢。

  “你既然有這些證件,那你為什么不回家?”皮長山不解的問道。

  村里都傳永強沒拿到學位證、畢業證,所以才沒臉回村兒。可他明明是有證兒的啊,那他為啥不回家?!

  “我不回家,是因為我不想被我爹控制。”項南解釋道,“我還沒回村呢,我爹都把對象給我安排上了。

  王香秀,那算個什么女人?趨炎附勢、貪慕虛榮、朝三暮四、見異思遷,這樣的女人白給我都不要。爹,你還老催我回村跟她定親。

  怎么樣,現在后悔了吧?我敢說,在村里造謠,說我沒畢業證的,肯定就是王長貴一家。他們現在是不是已經悔親了?”

  “永強,你猜得還真對。”皮長山驚訝的點了點頭道。

  謝廣坤也驚訝的看著兒子,沒想到他看人還真準吶。

  王長貴一家還真是趨炎附勢、貪慕虛榮,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拉翔往回坐的主兒。

  他之前還以為香秀跟永強是絕配。現在他才知道,什么叫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就老王家這人品,他一輩子也不同意跟他家做親。

  “還有,我表叔幫我安排工作。這都一個多月了,有準信兒了么?”項南又問道。

  謝廣坤閉嘴不答。

  這件事也是他極不滿意的。為永強安排工作的事,從他畢業之前就開始籌劃,到現在都好幾個月了,依然毫無下文。

  問就是在走流程,問就是再過幾天。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他光小雞兒都送了十幾只了,到現在還是沒準信兒。

無線電子書    拯救諸天單身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