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239【事有反常必為妖】

無線電子書    拯救諸天單身漢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回家之后,香秀兒就把永強的事,告訴給她爹王長貴了。

  “不會吧,你聽誰說得啊?”長貴第一反應也是不信。

  “我親眼見的,親耳聽到的。”香秀把事情經過講述了一遍。

  “真的?!”長貴聽完,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你不信,你自己去城里看看,他就住在劉家大院。”香秀賭氣道。

  長貴見她這么說,頓時就信了七八成,“哎呀,怎么會是這樣呢!”他忍不住搖頭嘆息道。

  謝永強是他精挑細選的好女婿。大學畢業、縣教委任職,學歷高、工作好。小伙兒長得也不錯,斯斯文文、白白凈凈,跟他女兒正合適。

  他可是真沒想到,永強居然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大學畢業證沒拿到,縣教委工作也丟了,現在一個人躲在城里,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

  要真是如此,那香秀還真不能嫁給他了。

  “秀兒啊,你別急,等我摸摸情況。”王長貴隨即道。

  當天晚上,王大拿就給謝大腳兒打了電話。

  名義上是關心兒子的婚事,其實話里話外都是在跟謝大腳兒蝲蛄。

  謝大腳兒也不是啥也不知道的黃花丫頭,很快就聽出了王大拿的意思,不禁很是意外。

  沒想到王家父子相親沒相成,反倒把她這媒婆給相中了。這可真是挺尷尬的。

  實話說,王大拿的條件的確不錯。

  五十五歲,雖然不算年輕,但是也不算太老,勉強算是中年人。

  事業有成,資產過億,在遼北這疙瘩也算是個人物兒。

  只不過,他條件再好也沒用,她謝大腳兒這輩子,就愛王長貴一個人。其他人條件再好,跟她也沒關系。

  因此謝大腳兒聽出王大拿的意思之后,連忙把話斷了,“王老板,你就放心吧,木生的事兒包在我身上。現在天也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吧,我有消息再給你打電話。”

  “那行,大妹子,你可準來電話啊,我等著你。”王大拿戀戀不舍地道,弄得謝大腳兒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撂下電話之后,剛好長貴借著買煙的名義,進店里來撩騷,謝大腳兒就把這事跟他說了。

  “王大拿會喜歡你?別是你想差了吧?”長貴聽完之后,忍不住笑道。

  “誰想差了,就是這樣的。你當我是雛兒啊,這么明顯都聽不出來?”謝大腳白了他一眼道。

  “哎呀,這怎么可能呢,大拿怎么能干出這種事兒呢?”王長貴嘟囔道。

  他好心幫王木生做媒,沒想到王大拿卻想挖他墻角兒,這也太不是東西了。

  “現在咋辦呢?”謝大腳開口問道,“要不我跟他直說了吧,免得他再惦記我。”

  “嗯…”王長貴一聽,卻是猶豫起來。

  他現在就指著王大拿往象牙山投錢呢。原本計劃是用相親去套牢王木生,卻沒想到小蒙根本不同意。

  而象牙山現在能拿出手的姑娘,也沒幾個,他又不好犧牲自家的閨女香秀。如此一來,他這計劃可就泡湯了。

  如果,謝大腳再斷了王大拿的念想兒,那王家父子可能再不會來象牙山。到時候,他的招商引資大計可就泡湯了。沒有了招商引資,他就調不到鎮上,那是他一輩子的念想兒。

  可是,如果不斷的話,他又怕謝大腳真被王大拿撩跑了。畢竟王大拿條件比他好太多了,光錢就得一屋子。

  衡量來衡量去,王長貴還是摁住了謝大腳那只要打電話的手,“大腳兒啊,這事先別著急。

  你說人家王大拿追你,那也只是你一面之詞,也許人家根本沒那意思,就是著急孩子相親的事呢。咱別誤會了人家。

  你這一通電話打過去,萬一人家真不是那意思,你說得多尷尬。這老相好我以后還咋處?所以咱再看看,如何?”

  謝大腳兒被他說得也有點含糊。的確,王大拿并沒有直接說想追她,只是話里話外透著那么個意思。

  也許自己是領會差了,這也是備不住的事。

  “那行吧,那我先不打這個電話了。”謝大腳點了點頭。

  轉過天來,王長貴就坐車去了趟城里,找到了劉家大院,又跟附近的人打聽了一下。果然聽說那院兒里住個學生,名字就叫謝永強。說起模樣、身高,跟謝廣坤那兒子一模一樣。

  打聽清楚之后,王長貴就后悔了。

  早知永強是這樣的人,當初就不該上趕著求親。

  好在現在只是口頭說說,沒有正式定親,不然的話,還真有些麻煩了。

  回去的路上,王長貴就開始琢磨著要退親。

  雖然永強跟香秀啥事兒都沒辦,不算真的定親,但這件事早就被他宣揚出去了,如今已是人人皆知。

  因此如果不退得干干凈凈,把女兒香秀給擇出來,那對她的聲譽,對她以后說婆家,也是大大的不利。

  長貴想了一路,終于琢磨出了個妥帖的法子。

  過了兩天,象牙山村開始流傳一些閑話。

  “聽說沒,永強大學畢業,沒拿到畢業證,現在躲在外面,都不敢回家了。”

  “謝永強留在城里,根本不是給同學幫忙,而是因為沒拿到畢業證,所以才不敢回家!”

  “謝永強犯事了,現在躲在城里,吃糠咽菜,根本都不敢回家。”

  這些閑話越傳越廣,越傳越多,漸有家喻戶曉之勢。

  皮長山先聽到了這些閑話,他馬上就匯報給了謝廣坤。

  “爹啊,外面現在都在傳永強在大學沒學好,沒有拿到畢業證,還欠了一屁股債,所以嚇得不敢回家。”他添油加醋地道。

  對這些閑話,其實他是比較信得。因為永強這一個多月來的舉動,的確可疑。

  比如畢業之后不回家,非說要留在城里工作。留在城里工作原本也沒問題,可是事先一個招呼都不打,回家那天才說要在城里工作,這就奇怪了。

  還有,他這一個多月來,電話要么不接,要么接了電話,沒說幾句就要掛,似乎很不想跟人交流,這也都是疑點。

  如果只犯一條,或許還有情可原。可他犯了這么多條,顯然就很不正常了。

無線電子書    拯救諸天單身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