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25【小孩子怎能賭博?】

無線電子書    拯救諸天單身漢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那我就跟你一起回去吧。”林磊兒考慮了一下道。

  “你可以留下來的。到時候,你可以打車回家。”項南笑著提醒道。

  “不用了,表哥,我們走吧。”林磊兒起身說道。

  “那好吧,我們走。”項南點了點頭,隨后帶著林磊兒,跟同學們告別。

  “方猴兒,你不上晚自習了?”喬英子見狀,驚訝的問道。

  “不了,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項南擺擺手笑道。

  “還有什么更重要的事啊?”喬英子真的想不通了。

  項南笑了笑,沒有再解釋,帶著林磊兒出了教室,來到學校門口。

  就見方圓正在舌戰群儒,安撫那些憤怒的家長們,說服他們接受學校安排晚自習的事實。

  “各位,你們吵也沒有用,只能夠傳播焦慮,還是各自找節目吧。離得近的就先回家,離得遠的先去吃飯,要么按按摩做做臉,要么去超市購購物。”他笑著勸道。

  聽完他的話后,各位家長紛紛點頭,各自散去。

  “哎,你們沒在學校上晚自習?”這時,方圓見到了項南、林磊兒,不禁疑惑的問道。

  “晚自習是自愿的,上不上都可。”項南解釋道,“正好我回家還有事,所以就不準備上了。”

  方圓愣了片刻,隨后點了點頭,“那好吧,走,我們上車了。”

  “兒子,你不上晚自習,真的沒問題么?”方圓邊開車邊問道。

  “放心吧,沒問題,那些功課我都會。”項南點頭道,“倒是老爸你,今天又早退了吧?”

  “…”方圓一聽,有些尷尬。

  他今天的確是早退了一個小時。

  這也是因為兒子、外甥第一天上學,他擔心有事發生,所以特地過來接。

  “老爸,你不能再這樣了,小心得罪了老板,被人家給炒魷魚。”項南皺著眉頭道。

  “放心吧,兒子,就憑你老爸我的人脈,就算被炒魷魚了,我也會很快找到工作。”方圓信心十足的道。

  “老爸,你就真那么有信心么?”項南冷笑道,“那不如咱們打個賭吧。”

  “打賭,賭什么?”方圓疑惑的道。

  “你不是覺得你的人脈很好么,那等下就在你的朋友群里發條消息,就說你現在被公司炒魷魚了,求他們給你介紹一份工作。”項南解釋道,“如果有人肯介紹工作給你,那就算我輸了,我每個月的零花錢全部取消。

  如果沒人理你這茬兒,那就算你輸了,你從此就得好好上班,再不許遲到早退。公平不?”

  方圓眨了眨眼睛,隨后提議道,“換個賭注。如果你輸了,那每天都留學校上晚自習。”

  “OK。”項南點點頭。

  回家之后,方圓就編了一條消息發到了朋友群,“各位師弟師妹們,師兄我今天失業了。你們誰有好的工作,馬上通知我。”

  “看著吧,一會兒消息就來了。”他笑呵呵的向項南揮著手機道。

  “是,等消息來了再說,我先回房間了。”項南咧了咧嘴道。

  回到房間之后,他就打開電腦,開始寫自己的論文——使用柯伊伯帶天體的密度來限制其組成和形成歷史。

  柯伊伯帶是太陽系在海王星軌道之外黃道面附近、天體密集的中空圓盤狀區域,研究柯伊伯帶對解開太陽系的形成之謎至關重要。

  而這篇論文,對柯伊伯帶的元素組成、形成歷史進行了分析推演,對研究柯伊伯帶起到重大作用,是天文學界一篇非常重要的論文。

  項南從五點半開始寫,一直寫到了六點半鐘。

  正當他寫得帶勁,就在這時,房門被敲響,跟著門一開,童文杰走了進來。面色嚴肅,眼神銳利。

  “方一凡,為什么不在上晚自習?我看你在瞎忙什么呢?是不是偷偷打游戲呢?”她一邊說著話,一邊來到項南身后,看向他的電腦屏幕。

  卻見滿屏都是英文,大部分單詞她都不認識。

  “這寫得都是什么呀?”童文杰試著讀了一下,但依然還是看不明白。

  “使用柯伊伯帶天體的密度來限制其組成和形成歷史。”項南解釋道,“老媽,別打擾我,我現在正寫論文呢。”

  “論文?!”童文杰大吃一驚,“論文不是大學畢業才要寫得么?”

  “寫論文不關年紀,你要是有本事,五歲都能寫論文。”項南笑道,“我現在寫論文,將來發表之后,就有機會參與自主招生。”

  “噢。”童文杰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那這什么‘天體’、‘密度’、‘歷史’之類,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細講起來話就長了。”項南笑了笑,“總之,就是對太陽系一處天體的研究,它的元素構成、形成歷史,再借此反推太陽系的形成。”

  “…”童文杰聽得直犯迷糊。

  兒子說得每個字她都明白,但是連在一起她就糊涂了。

  不過她能聽出來,這應該是很高大上的事。

  “兒子,你從哪兒學得這些啊?”她好奇地問道。

  “看書唄,自學唄。老媽,不要以為我只會玩,其實我也很聰明的。”項南笑道。

  “好吧,那你慢慢寫。如果真能參加自主招生,那就太好了。”童文杰期待的道。

  “放心吧,媽,必須的。”項南點了點頭。

  七點鐘,童文杰喊孩子們吃飯。

  項南、林磊兒來到餐廳。

  “老爸,已經過了一個半小時了,有人幫你介紹工作了么?”他笑著問方圓道。

  方圓一聽,臉色有些尷尬。

  “這算不算我打賭贏了?”項南笑道。

  “打賭,打什么賭?!”童文杰一聽,立刻問道。

  項南笑了笑,將他和方圓打賭的事講了一遍。

  童文杰聽完,看了看方圓,又看了看兒子,都不知該怎么說他們才好。

  方圓是真的不求上進,總是遲到早退,換自己是老板也不會喜歡他。

  不過他去接孩子放學,這也是愛護家人的表現,讓她不忍苛責。

  兒子是真的很懂事,還知道勸老爸上進。

  不過居然跟老爸打賭,這種做法可不可取。

  小孩子家,怎么能賭博呢。

無線電子書    拯救諸天單身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