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第187章 暗度陳倉

更新時間:2020-12-17  作者:菱七月
“蘇紫溪明明親眼看見你將下了毒的食物吃了下去,飛兒也看見過你毒發的樣子,你怎么可能沒有中毒,難道是有人替你解了毒?”

顧世崇若有所思道,但他很快便否定了自己剛剛的推斷,“不可能,‘纏綿’之毒根本無解,就算是那位制毒的西域大師再世,這毒也解不了!”

“顧相說的不錯,‘纏綿’之毒確實無解,本王身邊也沒有什么高人,而蘇紫溪亦沒有失手,本王實實在在將顧相給的藥服了下去!”

將顧世崇的滿眼疑惑看在眼中,北冥塵輕輕一笑,微頓后又繼續道:“本王年少在蓬萊山學藝之時,因為貪玩,跑到后山,卻不小心被山中毒蛇咬傷!”

“因緣際會,本王在那里遇上了一位避世的醫仙,那蛇毒極為罕見,醫仙一時也研制不出解藥!”

“醫者仁心,見本王毒入心脈,醫仙將他用畢生心血研制的唯一一顆萬金丹喂給了本王,萬金丹可解世間各種奇毒,服用者從此亦可百毒不侵!”

“本王的血,可解百毒,只可惜,還是未來得及救下父皇!”說到這里,北冥塵的情緒不由有些激動。

先帝北冥海暴斃而忙,皇宮被顧家把控,北冥塵甚至沒有機會見上他最后一面,最后守在北冥海身邊的是他的皇后,也就是現在的顧太后。

雖然顧家對外聲稱先帝是急病薨逝,但北冥塵曾暗查過北冥海的尸身,發現他雙唇發紫,眼角烏青,那樣子,明顯是中了劇毒。

“顧世崇,你弒殺先帝,罪不可恕,今日本王便要在文武百官面前,細數你的宗宗罪過!”伸出食指向著顧世崇指去,北冥塵提高音量道。

“瑞凌王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難道先帝并非病逝?而是為人所害?”

在場的官員聽到北冥塵的話,俱是一驚,含元殿瞬間響起了眾人此起彼伏的議論聲。

“是本相毒殺了先帝又如何?”事到如今,顧世崇也沒什么好遮掩,索性直接承認道,“你還給本相準備了什么罪狀,不妨一起說出來!”

起兵造反已經是株連九族的大罪,再多幾條什么其他的罪名,顧世崇根本就沒有所謂,走到這一步,他早已經沒有了退路,這一戰,他只能打下去。

更何況,在準備的時候,顧世崇便考慮到了可能會出現難以控制的意外情況,所以,即便失掉了北冥塵這枚棋子,按照他的準備,顧世崇亦有八成的勝率。

“你賣官鬻爵,以權謀私,陷害忠良,你的罪,罄竹難書,就算將你千刀萬剮都不為過!只可惜,即便殺了你,那些命喪你手的忠臣也無法復生!”

說到這里,北冥塵眸光一鷙,“鄭大人為官清廉,可本王終究還是沒能為西楚保住這樣的一位肱骨!”

“在背后謀劃,替鄭澤潤翻案的人果然是你!”一早便有所懷疑,如今聽得男人這么說,顧世崇當即明白過來。

“鄭澤潤說到底,不過是地方小官,你為了他費盡心思,卻為何沒有在何家落難時,向何宏伸出援手呢?風口浪尖之上,王爺不也還是選擇了明哲保身嗎?”

作為一個十足的奸臣,顧世崇的價值觀便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在他的世界里,永恒的只有利益。

他不會為了所謂的大義做出任何犧牲,也自然的覺得沒有人會那么做。

在他的眼中,那些所謂的忠臣,要么是沽名釣譽的虛偽之徒,要么就是一根筋的傻子,所以,對于北冥塵剛才的一番慨嘆,顧世崇不屑一顧。

“誰說王爺沒有向本官伸出援手?”

突然的一道聲音,將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吸引過去,只見何宏漫步從眾人身邊穿過,走到了大殿中央。

“何宏?”

在世人眼中,何宏早已經死在了大理寺那場大火之中,可如今,他卻活生生的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在場的所有人不由震驚。

有人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還有膽小一些的人,甚至在想,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到底是人還是鬼。

“臣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走上前,何宏向著座上之人行了跪拜大禮道。

“何愛卿,快快請起!”北冥顏毫不驚訝,只是對著何宏客氣道。

參拜過后,眾人才敢確定,他們所見非虛,站在他們眼前的,確實是何宏,而且是有血有肉的人,并不是什么鬼魂。

“這到底怎么回事?”心有疑惑,在場的眾位大臣迫不及待七嘴八舌議論起來。

今晚的“驚喜”實在太多,事情一樁接著一樁浮出水面,眾人甚至都還未來得及將上一樁完全消化,下一樁更為震驚的便接踵而來。

“當初在大理寺牢房中,是瑞凌王搶在顧家向本官下手之前,暗中將本官救下,那場大火,不過是暗度陳倉,掩人耳目的手段罷了!”

何宏說著,回憶起了當時的場景……

那一晚,在肖同走后,何宏便被送進了大理寺死牢,坐在牢房的石榻上閉目養神,何宏突然聽到門口的響動,猛然睜開了雙眼。

“你是誰?你要做什么?”看見出現在眼前的黑衣人,何宏面露驚恐詢問道。

“噓!”黑衣人將食指在嘴唇上一豎,示意何宏不要出聲,隨后,他慢慢拉下了面上的黑紗。

“是你?”看到隱藏在面紗后面的俊臉,何宏一臉震驚道。

雖說北冥顏與北冥塵兩兄弟長得一模一樣,但從行動舉止,何宏可以斷定,站在眼前的絕對不是北冥顏。

自己跟北冥塵向來沒有交情,非但沒有交情,在官場上,他們甚至一直都是死對頭,如今何家落難,何宏唯一能想到的,便是男人要來殺人滅口。

可若是那樣,他大可直接動手,又何必多此一舉在自己面前露出真容?總覺得哪里不對勁,何宏滿心疑惑向著男人看去。

“何大人,本王知道世人對本王有諸多誤解,但你們看到的,不過都是本王想讓眾人看到的樣子!”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