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第175章 及時救場

更新時間:2020-12-11  作者:菱七月
“雖說離歌是王妃的貼身侍女,但她終究跟奴婢一樣,不過是個丫鬟,這樣的舉動是不是太過猖狂了些,還請王爺替奴婢做主,替蘇夫人做主!”

順理成章的把事情引導了蘇紫溪的身上,朱砂這番話著實高明。

從她的話來聽,她更多在意的不是自己,倒是蘇紫溪,因為離歌對她的挑釁,歸根結底是對蘇紫溪的不敬。

“王爺!”順應著朱砂的話,蘇紫溪適時的向男人撒了個嬌。

“離歌,你可還有什么要說的?”

“王爺,事情根本不是朱砂所說的那樣,奴婢端著洗好的衣物正要去晾曬,卻被朱砂攔住了去路,奴婢本無意糾纏,可她卻故意出腳絆了奴婢一下,衣物散落,奴婢雖然心中有火,但并未與她動手,還請王爺明察!”

“無緣無故,我為何要出腳絆你,你說我是故意的,可有證據?”還不等男人開口,朱砂便率先向離歌提出質疑道。

“我……”向來不擅長狡辯,離歌竟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那你又有什么證據證明你不是故意的?”

空氣中突然響起了另外一道聲音,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何沐晚一邊接過了話,一邊向著眾人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

“王妃!”向著女人看去,離歌的面上露出了明顯的驚喜之色,一直勢單力孤的她,現在終于有了依托。

與離歌恰恰相反,北冥塵看到何沐晚的一瞬間,眸光卻是明顯的一鷙。

“奴婢……”面對何沐晚突然的反問,朱砂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想了想,她趕緊轉了話鋒。

“當時在場的只有離歌和奴婢兩人,離歌到底是怎么絆到奴婢身上的,無人見證,但大家趕來的時候,卻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離歌將奴婢推在地上,在場的眾人,王爺王妃可以隨便找人來問!”

“剛剛離歌確實推了朱砂一把,然后朱砂便摔在了地上!”朱砂話音落下,旁邊已經有幾人陸陸續續小聲開了口。

“眼見未必為實,更何況大家趕來的時候,看到的不過是整個事情的一個片段,沒有人真正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又如何能夠確定,這件事一定是離歌的不是?”對于眾人的證詞,何沐晚不以為意。

“難道奴婢還會自己摔在地上不成?”見女人不好應付,朱砂趕緊接過話反問道,說到伶牙俐齒,朱砂完勝離歌,可對上何沐晚,她卻落了下風。

“還真不好說!”冷哼一聲,何沐晚毫不客氣順口回應道。

“朱砂摔在地上,離歌卻安然無恙,事實已經擺在了眼前,王妃妹妹這明顯就是強詞奪理!”

“妹妹護短,妾身可以理解,雖說妾身只是一個側室,可也不能平白讓人欺負,還請王爺為妾身做主!”瞅準時機,蘇紫溪在男人面前福了福身子道。

“溪兒,你先起來!”眸光一鷙,北冥塵伸手拉了蘇紫溪一把。

隨后,空氣突然陷入了一陣沉默,氣氛也不由的緊張了幾分,所有的目光齊刷刷放在男人身上,在場的眾人都在等待著北冥塵最后的裁決。

“離歌,你可有證據證明,朱砂不是你推倒的?”良久,男人終于開了口。

“奴婢真的沒有推她!”發現男人神色凝重,離歌心中越發的緊張起來。

“你只需要回答本王的問題,有還是沒有?”沉著嗓音,北冥塵加重語氣道。

“沒……沒有!”有些結巴,離歌因為恐慌,聲音不覺有些顫抖。

“既然眾人的證詞全都指向了你,而你又沒有辦法自證清白,那便按照規矩處置吧!來人……”

男人的話還沒說完,蘇紫溪便將其打斷道:“王爺,朱砂是妾身的侍女,如今她受了委屈,這件事情不如就交給妾身來處理吧!”

“溪兒想如何處置?”

“侍女相互推搡,本來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好在朱砂沒有受傷,妾身也不想太過計較,不如就讓朱砂打離歌一個耳光,這件事,就算是過去了!”

“溪兒還真是大度,好,就按你說的來辦吧!”北冥塵一口答應道。

“多謝王爺!”對著男人回應了一聲,蘇紫溪緊接著向跪在地上的朱砂遞了一個眼神。

收到女人的示意,朱砂站起來,一步步向著離歌逼近,背過了身子,她的雙眸中不覺流露出一股子陰狠,而剛剛的那一臉委屈瞬間消失不見。

何沐晚畢竟貴為王妃,想要向她討回那一巴掌,朱砂知道沒什么可能,不過,在她看來,當著何沐晚的面,打離歌一個耳光,結果也是一樣。

終于可以為自己報仇了,這個機會,她可要好好把握,唇角擠出一抹冷笑,朱砂站在離歌面前,向著她高高揚起了手臂。

“本宮的人,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擋在了離歌面前,何沐晚抓住朱砂將要落下的手臂道。

怎么說何沐晚也學過些武功,對付朱砂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子,對她來說,輕而易舉,她用力一推,朱砂當即向后退了幾步。

“王妃妹妹這是做什么,剛剛的命令可是王爺下的,妹妹這是要公然忤逆王爺嗎?”

“我不想忤逆誰,但也不會隨隨便便妥協順從,我只求公正,離歌是沒有辦法自證清白,可你們也沒有能落實離歌有錯的鐵證!”

“難道沒有辦法證明自己無罪的人,就一定有罪嗎?王爺的邏輯還真是荒唐!”冷冷一笑,何沐晚繼續補充道。

“照這樣來說,朱砂沒有辦法證明她不是故意出腳絆了離歌,那是不是應該認定,是她挑釁在先呢?若要懲罰,也該先罰了朱砂,才能輪到離歌吧?”

“你……”蘇紫溪心中氣惱,但何沐晚的話,她一時之間卻是無法反駁。

“何沐晚,誰給你的膽子質疑本王?”

雖然北冥塵面色陰沉,可他卻在心里暗暗為女人剛才的一番話鼓掌,她果然聰明,懂得自己保護自己,這樣他也就放心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