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第152章 誰搶了誰的愛

更新時間:2020-12-01  作者:菱七月
“皇上自己做過什么說過什么,難道自己不清楚嗎?之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總之,我現在與皇上已經兩不相欠,從今往后,我只是皇上的弟媳!”清冷的眼眸中,淚光閃閃,何沐晚淡淡回應道。

雖然還是不明所以,但看女人行動艱難,卻自行轉身離去,北冥顏還是忍不住跟了上去,“不管怎么樣,你現在身上有傷,還是朕派人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

何沐晚剛想開口拒絕,空氣中卻傳來了另外一道聲音,替她把這三個字說了出來,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北冥塵正快步向著兩人走來。

他來的倒是很快,北冥顏在心中一笑,慢慢松開了剛剛扶在女人手臂上的右手。

“本王的女人,本王自己帶回去,就不勞煩皇兄了!”走上前,北冥塵一邊說著,一邊將何沐晚打橫抱了起來。

“八弟來的剛好,既然如此,朕就不枉做好人了!”北冥顏微微一笑回應道,雖然說的云淡風輕,但心中總歸不是滋味,話音落下,他便轉身離去。

凝眸向著那明黃色的背影看了一眼,北冥塵秀眉微蹙。

他們兄弟之間本不分彼此,什么都可以共有,甚至他們也可以為彼此豁出性命,可對于女人,他們卻不能共享。

他們兩兄弟,到底是誰搶了誰的愛情,北冥塵心中無解。但他知道,在何沐晚的事情上,他絕不會退讓,可對于北冥顏,他又總覺得有所虧欠。

他能彌補他的,便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他鏟除奸佞,守住江山。將目光收回,北冥塵放下心事,抱著懷中的人兒快步離去。

回到雪月居,他將何沐晚背部朝上,輕輕放在了床上,他動作小心的不能再小心,生怕一不小心會碰到她的傷口。

順手便想要把女人的衣衫掀開,去查看她的傷,可回過了神,北冥塵手里的動作又突然頓住。

“離歌!”沖著門外大喊了一聲,等離歌走到他的面前,北冥塵從床邊站起身子,掏出一個藥瓶,遞給離歌繼續吩咐道:“把這個藥給你家娘娘涂在傷口上!”

“是!”接過男人手里的東西,離歌福了福身子應聲道。待她話音落下,男人已經快步向著門口走去。

“上藥的時候小心點兒!”沒有回頭,北冥塵站在門口又補充著吩咐了一句,不等離歌回應,他便快步離去。

沒有親自給她上藥,北冥塵并不是還在因為何沐晚服用避子湯藥的事情而心有芥蒂,他沒有扯開她的衣服,不過是為了尊重她的意愿罷了。

雖然對于早上的事情,他很生氣,但他知道她心里的痛苦,如今她又因為這件事情,被李氏為難,他心里只是越發的為她心疼。

他心疼自己不能給她想要的愛情,心疼她因為自己聲名受損,心疼她挨了鞭子,在感情面前,脆弱的從來不止是女人,男人也一樣。

現在的北冥塵,就好像做錯事情的孩子一般,其實他也是在逃避,因為他害怕看見她的滿身傷痕。

向著男人離開的背影看了幾眼,離歌轉過身,坐到何沐晚的床邊,小心的褪去她的衣衫,一道道觸目驚心的鞭痕當即映入眼簾,上面滲出的絲絲鮮紅已經干涸。

“李太后怎么對你下了這么重的手?”離歌心中一痛,眉頭也不由跟著緊緊皺了起來,“娘娘,你一定很疼吧?”

很疼嗎?王安的鞭子打在身上的時候確實很痛,但現在,何沐晚卻似乎已經麻木了,當北冥顏出現的那一刻,她就分不清自己的身體和心到底哪一個更痛了。

才剛剛風干的淚水再度涌上雙眸,何沐晚的雙眶不覺濕潤,許是心中委屈,她把頭埋在枕頭下,小聲嗚咽著。

盡管聲音很小很小,但離歌還是敏銳察覺到了女人的不對勁,以為她是疼哭了,離歌眉頭皺的更緊了。

“娘娘,你的傷很嚴重,一會兒處理傷口和上藥的時候可能會很痛,你忍著點兒,上過藥就好了!”

“嗯,我沒事!”止住了哭聲,何沐晚抬起頭,將眼淚全部咽了回去。

一來她不想增加離歌的心里負擔,二來,她不喜歡現在這樣只會哭鼻子的自己,生活根本沒有給她懦弱的機會,所以她必須學會堅強的面對所有的一切。

小心的替何沐晚清理著傷口,盡管離歌手上的動作已經輕的不能再輕,可用紗布拭去傷口血漬的時候,何沐晚還是會因為痛苦時不時發出“嘶”的一聲,即便她已經很努力的咬牙堅持著。

好在北冥塵留給離歌的是御用的上等金瘡藥,上了藥之后,藥粉當即便發揮了作用,傷口處冰冰涼涼,不似之前般灼痛難忍,何沐晚的背部瞬間舒服了很多。

“娘娘,你現在感覺怎么樣?”把傷處全部上好藥,離歌一邊替何沐晚拉了被子,一邊關心詢問道。

“好多了,傷口已經不疼了,離歌,謝謝你!”何沐晚客氣道。

向來沒有什么等級觀念,何沐晚一直把離歌當成好姐妹,對于離歌的悉心照料和關心,她心懷感激。

“娘娘客氣了,這都是奴婢應該做的,若說感謝,或許娘娘該跟王爺說,如果沒有這上等的金瘡藥,就是奴婢的動作再輕,怕是也緩解不了娘娘的疼痛!”

提到北冥塵,何沐晚心頭不由一沉,她現在著實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他。

雖然他從宮里將自己抱了回來,但對于上午的事情,他總歸還是會心存芥蒂的吧,否則,他也不會把自己送回來之后留下一瓶藥就離開了。

看來用委曲求全的方式,來爭得寵愛,讓自己有個倚靠,對于她這樣心性清高的人來說,終究還是不太現實,以后便走一步算一步吧。

“離歌,你先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心有郁結,何沐晚淡淡吩咐道。

“那奴婢就不打擾娘娘了,娘娘好好休息,有什么事,隨時喚奴婢!”離歌知道,有很多事情,她幫不上忙,所有的一切,還得靠何沐晚自己慢慢消化。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