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第149章 “水性楊花”

更新時間:2020-11-29  作者:菱七月
“皇上和瑞凌王是孿生兄弟,有權有勢,關鍵是還長著一張相同的俊臉,嫁給誰又有什么分別,真是想不明白,瑞凌王妃還有什么不知足的?”有人不屑道。

“那些達官貴人家的小姐,心思可不是我們這些丫鬟能懂的,如果我能有機會嫁給王爺,還是全西楚最帥的王爺,就算是做妾,我也會開心的三天三夜睡不著吧!”想著北冥塵的俊臉,有人竟不覺泛起了花癡。

“你就別做白日夢了,以我們的出身,怎么可能有機會嫁給王爺,我看你還是做好自己該做的吧!反正我只希望,能夠安然活下去就好!”有人很現實的潑冷水道。

“行了行了,別聊了,若是被發現可就慘了,我們還是趕緊該干嘛干嘛去吧!”只聽有人這樣說了一句后,幾個宮女便悻悻四散而去。

“簡直太不像話了!”那些宮女議論的話,一字不落全部傳進了李氏的耳中,鎖骨凸起,李氏一臉憤怒道。

“這些下人確實不像話,不好好干活,竟然私下聚眾議論瑞凌王和瑞凌王妃,著實該死,妾身這就讓人將剛剛那幾個婢女全都處置了!”

扶上李氏因為生氣微微有些顫抖的手臂,喬幽言適時接過話道,但她卻故意曲解了李氏的意思。

“哀家說的是何沐晚!”李氏加重語氣強調道,“這個女人,簡直就是不知廉恥!”

“母后息怒,剛剛那幾個宮女的話,不過就是流言罷了,倒也未必就是真的,這其中或許有什么誤會呢?”喬幽言裝好人開口勸慰道。

“能有什么誤會,瑞凌王府的丑事,竟然在皇宮里傳開了,還真是丟人!”

不管關系如何,北冥塵終歸是李氏的親生兒子,李氏的性格保守傳統,這樣羞于啟齒的事情,被拿出來在大庭廣眾之下議論,她不免覺得難堪。

“來人!”提高了音量,她大聲下令道:“去瑞凌王府傳哀家懿旨,讓何沐晚立刻入宮見哀家!”

完全沒有了散步的心情,在王公公領命離開后,李氏一甩衣袖,落下一句“不像話!”便徑自返回了永和宮。

望著李氏揚長而去的背影,喬幽言眸光幽深,唇角勾出了陰冷一笑。

原來,李氏這一次對何沐晚的突然召見,竟都是喬幽言一手設計的。

上午,從派去瑞凌王府監視的探子那里拿到了北冥塵與何沐晚因為避子湯藥吵架的事情,喬幽言便買通了幾個宮女,并把議論的話術交給她們。

之后,她自己去了李氏的永和宮,借著散步之由,帶著李氏出了門。

那幾個宮女遠遠看見兩人走來,這才趕緊聚在一起,按照喬幽言的吩咐,議論著何沐晚和北冥塵北冥顏兩兄弟的情事。

“就算她命大,能一再逃過本宮的刺殺,本宮也不會讓她好過!”從回憶中抽離出來,喬幽言眸光陰冷,惡狠狠道。

上一次刺殺失敗之后,喬幽言這幾日一直冥思苦想著對付何沐晚的辦法,卻不想,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看來就連老天都在幫娘娘呢,這一回,瑞凌王妃不僅會聲名掃地,而且會遭到李太后的厭棄,娘娘此計,一箭雙雕,甚是高明!”珍珠識趣的接過話恭維道。

“服用避子湯藥,何沐晚還真是咎由自取!”

嘴角噙上了一抹邪笑,喬幽言冷哼道,說著她的眸光中閃出了一抹晶亮之光,局已經布好,接下來,她便等著看戲了。

跟著王公公一路來到了李氏的永和宮,何沐晚一進去,便當即上前,沖著鳳椅上端坐的女人福了福身子道:“參見母后,母后萬福金安!”

“別叫哀家母后,哀家沒有你這樣水性楊花的兒媳!”一見到何沐晚,李氏才剛剛消下去的火,一下子又竄了起來。

“太后此話何意?”這場婚姻,本就是一個笑話,何沐晚并沒有多想稱呼李氏母后,不過是礙于身份而已,現在聽得李氏這般說,她當即改了口。

只是何沐晚著實奇怪,李氏突然召自己入宮難不成就是為了辱罵自己的嗎?她明明什么也沒有做,怎么就被說成是水性楊花了呢?

莫名其妙被罵,何沐晚心里自然不舒服,所以她回話的語氣也不覺生硬了些。

“你自己做過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嗎?還好意思來問哀家!”

對于這種隱晦之事,一直習慣的表現出溫良賢淑的李氏,一時還真是有些說不出口。

“何沐晚,你給哀家跪下!”心中的怒意越發的盛了幾分,李氏厲聲呵斥道。

“妾身不知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錯,還請太后明示!若是莫須有的罪名,還請恕妾身不能從命!”何沐晚性情高傲,自然不會不明不白的輕易下跪。

“你……”見何沐晚態度傲慢,李氏氣極,手掌重重一拍桌子道:“反了你了,竟敢公然違背哀家的命令!”

“妾身并不想忤逆太后,只是希望太后能給妾身一個原因,若妾身當真有錯,那便任由太后處置,妾身絕無二話!”面對李氏的憤怒,何沐晚毫不膽怯道。

“你已經嫁給瑞凌王為妻,卻還妄圖勾引皇上,這是罪一,為人妻者,生兒育女,替家族開枝散葉,是你的本分,可你卻在……”

“行過房事”這幾個字,李氏羞于啟齒,她本不想提及此事,可何沐晚卻不依不饒,非逼著她說出來,面露為難之色,李氏微微頓了頓。

隨后,她索性將那些不好說出口的話繞了過去,“你不愿意替瑞凌王生子,便是不守婦道,這是罪二,頂撞哀家,對哀家不敬,這是罪三!事實都擺在眼前了,難道你還想狡辯嗎?”

這消息傳的還真是夠快的,早上她才跟男人因為避子湯藥吵了一架,中午竟然就傳到了李氏的耳中,何沐晚一想便知,王府中定然有人在盯著自己。

只是那人到底是誰,又有什么目的,眼下她卻無暇細細思考,對上李氏不善的目光,何沐晚完全沒有想要退讓的意思。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