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第140章 該如何解釋

更新時間:2020-11-25  作者:菱七月
哼笑一聲,何沐晚繼續道:“若你想要這個王妃之位,大可以在北冥塵面前賣弄風情,若是他要給你,我絕無二話!”

“賣弄風情”,何沐晚這四個字說的毫不客氣,聽在本就是歌姬出身的蘇紫溪耳中,顯得尤為刺耳。

“何沐晚,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副自命清高的樣子,你以為這世間真的會有什么經久不衰的愛情嗎,那些不過都是戲文而已!”

“女子的容顏終會老去,喜新厭舊是男人的慣常,就算王爺現在對你有些情誼,但也經不住時間的考驗!”

“難道費盡心思,玩弄手段得到的寵愛就有真情了嗎?到頭來還不是都一樣!”何沐晚不屑道。

“不一樣!”蘇紫溪當即否定,她不期待什么雙宿雙飛的愛情,對于她來說,不管真情也好,假意也罷,只要能得到他,就足夠了!

“何沐晚,你可以得到的,我一樣都不會少,你得不到的,我也要!我們走著瞧!”蘇紫溪眸光堅定,落下這句話后,她便從何沐晚身邊擦過。

說起靠手段為自己謀取利益,何沐晚確實遠遠比不上她,因為她為達目的,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但何沐晚,卻從來不屑于爭搶。

可蘇紫溪這句話,還是說錯了,因為這世間有一樣東西是永遠爭搶不來的,那就是一個人的心……

晚上,北冥塵辦完事情回到府中,他本打算按照約定去云水閣,但想到何沐晚白天闖進自己寢殿的情景,他心里總覺得難以放下。

或許她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說吧,這樣想著,北冥塵調轉了行進方向,率先向著雪月居走去。

時間已經不早了,北冥塵來到雪月居的時候,發現屋子里燭火已熄,以為女人已經睡下,他站在門口猶豫了片刻,準備轉身離去。

就在這時,突然聽得“吱呀”一聲,房門從里面打開,北冥塵抬眸,只見昏暗的光線下,那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門口,向著自己的方向看去。

“這么晚了還沒睡?”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北冥塵只能隨口詢問著,以打破大眼瞪小眼的尷尬沉默。

“你來這里做什么?你不是應該去陪你的蘇夫人嗎?”眸光冷清,何沐晚不答反問道。

“怎么,你吃醋了?”感受到女人話語泛酸,男人輕笑道。

“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常事,王爺寵愛誰與我無關,王爺想多了!”語氣出奇的平淡,何沐晚說完便準備轉身回屋。

似乎是下意識的,北冥塵一步跨上前,在女人關門之前,將她的手臂拉住,“你白天去找本王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本王說?”

明天是何沐晚生母的忌日,她想要出府祭拜,因為跟男人的關系有所緩和,她本打算接受自己現在的身份,在瑞凌王府好好生活,所以她才想著去跟男人打聲招呼,可不想卻在男人寢殿看到了不堪入目的場面。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她改變了之前的決定,如果在扳倒顧家替何家報仇昭雪后,她還能有命活著,那么她會離開這里,找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了此余生。

“沒事!”她的事,她不想再跟他去說,何沐晚淡淡回應了聲,伸手將男人握住自己的手臂推開。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其實……”知道女人一定是誤會了他和蘇紫溪之間的關系,北冥塵脫口而出想要解釋。

可他話還沒說完,何沐晚已經將他推開,走回房里,并將房門重重帶上。

伴隨著“砰”的一聲,一扇木門阻隔了男人的視線,也是那“砰”的一聲,讓男人那沒說完的話戛然而止。

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期許,何沐晚倚在門上,想要等著男人把剩下的話說完,但等了許久,最終等來的還是只有他的沉默。

剛剛的解釋,不過是北冥塵的一時沖動,就在房門“砰”的一聲關上時,他也恢復了理智。

在她白天從他的寢殿轉身離開的那一刻,他當時便想要立刻追出去跟她把話說個清楚,可他卻不能。

知道蘇紫溪是在試探自己的感情,所以為了她的安全,在他還不能動蘇紫溪的時候,他不能表現出對她的特別。

解釋?他要怎么跟她說?跟她說他跟蘇紫溪的一切都是為了迷惑顧世崇的權宜之計?還是告訴她,他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為了保護她?

那說完之后呢?等到顧家準備動手的那一天,也就是他的慢性毒發作之時,明面上,他的命便握在了顧世崇和蘇紫溪的手中,那個時候,他們之間又該如何?

未來有太多的不確定,現在他還不能跟她表明自己的心意,更何況,顧世崇眼線眾多,知道的越多,對她來說,反而會越危險。

一扇門,將近在咫尺的兩個人生生分隔開來,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北冥塵終于還是轉身離去。

感受到男人投在門上的高大身影漸漸移開,何沐晚慢慢站直了倚靠在門上的身子,借著月光,她慢慢走回了床邊。

沒有等到想要的答案,心中總難免會有些許失落,但現在的她,已經不在意了,更何況,對于北冥塵,她從來也不曾有過什么期待。

“王爺,去哪?”看見男人快步從院內走出來,秦宇寧跟上去詢問道。

“云水閣!”一邊走著,北冥塵一邊淡淡吩咐道:“讓人留意一下雪月居的動靜,如果王妃有什么事,立刻向本王匯報!”

總覺得何沐晚有什么事情沒有跟自己說,北冥塵總歸還是放心不下。

豎日,何沐晚讓離歌幫她準備了一些祭祀用的東西,換了一身素衣,挽著籃子,她一大清早便從王府離開了。

穿過熱鬧的街市,何沐晚來到了城郊墓地,走到何夫人的墓碑前,她將手里的東西放在了地上。

“娘,晚兒好久都沒有來看你了,你是不是想我了呢?”看到落在墓碑上的那一層塵土,何沐晚心中一沉,一邊喃喃自語著,她一邊用衣袖將塵土拭去。onclick"hui"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