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第130章 衣冠不整

更新時間:2020-11-20  作者:菱七月
如果愛情里面痛苦是大于甜蜜的,秦宇寧寧可不要,更何況,他武將出身,從來就不擅長用甜言蜜語去哄女孩子開心,談戀愛,他想想都覺得麻煩。

可誰知,北冥塵今日的話一語成讖,在不久后的未來,秦宇寧當真遇到了讓他一眼萬年的女子,恰如現在的北冥塵,愛而不得……

在深深的泥沼之中痛苦掙扎,卻終究無法抽身,直到那個時候,秦宇寧方才真正明白并理解了北冥塵為何沐晚所做的一切。

一場大病加上一日的瘋狂,何沐晚的心終于平靜下來,那一晚,在“聶輕狂”把所有絕情的話說完后,他們之間就兩清了。

其實她早該明白,就在他一道圣旨把她嫁給北冥塵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放棄了他們的感情,一個女人,比起他的帝王江山,終究還是不值一提。

就算從前她不愿意承認,但若是現在,她還一味的選擇逃避,那便是懦弱了,如果是那樣,就連何沐晚自己也會看不起自己。

他有他的宏圖霸業,而她也有她該做的事情,自從何府敗落,何家上下無辜慘死,她就不再是從前那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了。

現在的她,根本無暇感傷,她必須堅強起來,因為她的身上肩負著為何家報仇昭雪的重任。

黑白顛倒,草菅人命,這世間,似乎從來就沒有公平正義可言,何家的風波,讓何沐晚看清了官場,也看清了人心。

什么西楚律法,白紙黑字,堆放在一起,不過就是一堆廢紙,這個世道,誰的手中握有絕對的權力,誰就是王法!

一個人總歸勢單力薄,要完成她想做的,何沐晚需要一個靠山,而北冥塵,她這個名義上的夫君,便是她現在唯一的選擇。

這些時日的相處,她發現男人并非什么邪佞惡人,而他對自己似乎也沒有那么討厭,于是何沐晚決定徹底放下過去的感情,嘗試著接受她現在所有的一切。

破天荒的,何沐晚一大早起來,去廚房燉了參湯,送去了男人的寢殿,雙手拿著托盤,她著實沒手敲門,又見房門虛掩著,她索性用胳膊肘將門推開,直接走了進去。

“王爺,你感覺怎么樣?”見北冥塵從床上起來,秦宇寧一邊伸手扶了一把,一邊關心詢問道。

秦宇寧知道,男人不會讓侍婢進入他的寢殿侍候,可他的傷著實有些嚴重,放心不下,所以昨晚替男人運功療傷后,秦宇寧便留在寢殿中貼身照料。

還未待男人開口回答,便聽到門口響起了一陣腳步聲,主仆兩人向著彼此看了一眼,眸光中不覺多了幾分警惕。

王府中的下人,沒有男人的準許是萬不敢隨便走進男人寢殿的,而王府的姬妾,也都清楚的知道北冥塵的脾氣,他的寢宮從未有任何女人踏足過。

明目張膽的闖進來,莫不是刺客?心中一驚,秦宇寧的右手已經搭上了腰間的佩劍。

“什么人?”回過頭,秦宇寧正待出手,可在看到女人熟悉的俏臉時,他手中的動作當即頓住了。

“王妃,早啊……”驚慌和警惕瞬間全部化成了尷尬,秦宇寧支吾著擠出了那四個字。

相比于秦宇寧,何沐晚更加尷尬,因為她一抬眼,便看見男人中衣半敞,坐在床上,蜜色的胸膛盡數裸露在外,男人雙眸銳利,目光不善的向她看去。

雖說之前替男人包扎傷口,何沐晚也不是沒有看過,可那是逼不得已,她總歸可以找到說服自己的理由。

更可況,那時候在雪月居,房門一關,就只有他們兩個人,可現在,卻是當著秦宇寧的面,何沐晚不免害羞,趕緊把頭偏向一側。

“北冥塵,你怎么不穿衣服?”緊緊合上了雙目,何沐表現出一副非禮勿視的模樣,完全沒想到男人會是這般衣冠不整,她不滿開口道。

連門都不敲,就擅自闖進他的寢殿,他都還沒怪罪,她倒是先抱怨上了,北冥塵簡直無語。

“本王在自己的寢殿里,難不成還要一直穿戴整齊嗎?”秀眉輕挑,男人不以為意反問道。

對于男人的問題,何沐晚還真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因為他說的確實沒有錯,這是他的寢殿,又是一大清早的,他沒穿好衣服也在常理之中。

她只是后悔,剛剛怎么就一時大腦發熱,直接走了進來呢,現在倒好,騎虎難下,還真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雙頰早已經染上了一層紅暈,雖然沒有抬頭,但何沐晚只覺得那主仆兩人的目光全部落在自己的身上,羞愧難當,她的臉越發的滾燙起來。

“何沐晚,你一直都是這樣,連門都不敲,就隨便往男人房間里闖的嗎?”見對方沒說話,北冥塵又徑自繼續追問道。

“我哪有你說的那么不堪,我不過是看到你的房門沒關,以為你已經起床了,這才直接走了進來!”

女人的名譽何其重要,可不能任由男人胡說,于是何沐晚趕緊接過話解釋道。

“我又不是你,身邊鶯鶯燕燕無數,這還是我第一次進一個男人的房間呢!”始終偏著頭,不敢抬眼去看,何沐晚委屈的喃喃自語著補充道。

雖然不懂感情,又是個木訥之人,但不打擾別人的二人世界這個道理,秦宇寧還是懂的,向男人拱手行了個禮,他便識趣的默默退了出去。

處境窘迫,何沐晚根本不知道秦宇寧已經離開了,看著女人偏著頭,緊緊閉著雙眸的害羞模樣,北冥塵不由覺得好笑。

流轉的鳳眸,將女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他清了清嗓子道:“人都走了,現在屋子里只有你和本王兩個了,王妃是不是不必再故作矜持了?”

什么,秦宇寧已經出去了,她怎么完全沒有察覺到,聽了男人的話,何沐晚當即把腦袋正了回來,同時睜開了雙眼。

空蕩蕩的屋子里,確實只剩下了她和北冥塵兩個人,一抬眼,映入何沐晚眼簾便是男人完全露出的胸膛。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