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柯學驗尸官

第24章 兇手的詭計

更新時間:2020-08-03  作者:河流之汪
另一邊,工藤新一步履匆匆地走進旁邊的百貨大樓。

石川和毛利蘭緊緊跟在他的身后,在工藤的帶領下,他們很快就來到了6層樓頂的天臺。

天臺上什么都沒有,只是隨意地堆砌著一些建筑廢料。

工藤新一走到那堆建筑廢料旁邊蹲下,隨便拿起一塊磚頭,放到眼前仔細端詳。

看到這一幕,石川的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了。

但工藤新一很快就站起了身:

“走吧,我們再去樓下看看監控。”

他以前和小蘭來過這家商場,知道這里是有安裝監控的。

而就在這時,聽到工藤新一要去查看監控,石川反而表情變得輕松了:

“對,這家商場有監控的。”

“這樣我們就能看到內田是不是‘一個人’來跳樓的了。”

他把“一個人”這三個字咬得很重,頗有些此地無銀的味道。

“是啊,看看監控就知道。”

工藤新一不置可否地應了一句,然后帶頭走下天臺。

很快,他們就回到商場一樓,來到了監控室。

監控錄像一般是不會隨便給人看的。

但工藤新一這個高中生名偵探的名頭卻比警察還要好用。

在把這“平成福爾摩斯”的名號亮出來之后,商場的安保人員馬上就露出一副狂熱粉絲的模樣,恭恭敬敬地把工藤新一請進自己負責的監控室了。

就這樣,工藤新一很輕松地看到了商場所有出入口的監控錄像。

而在一番加速觀看之后,大約在5分鐘前的監控錄像里...

“看,內田是一個人進來的!”

指著監控錄像上出現的那個身影,石川這樣迫不及待地說道:

“而且我和青木今天根本就沒進過這家商場。”

“不信的話可以繼續往前看,這監控絕對沒拍到我們兩個。”

“.......”

工藤新一沒有說話。

他只是仔細地盯著監控畫面上的“內田”:

因為拍攝角度和棒球帽遮擋的原因,這個“內田”根本就看不到臉。

但工藤新一的臉上絲毫沒有表露出情緒。

他只是轉過身,語氣平靜地對小蘭說道:

“我們直接回去吧。”

“這里沒什么好查的了。”

“哦?”

毛利蘭還沒說話,石川便迫不及待地詢問道:

“你不查了?”

“內田的自殺,果然是沒有什么問題的吧...”

“......”

工藤新一深深地看了石川一眼:

“的確沒什么問題,我們可以直接回現場了。”

“等警察過來,我會以目擊者的身份跟他們說明情況的。”

“哦,這樣啊...”

聽到這里,石川馬上長長地松了口氣。

“那、那我們就直接回去吧?”

他就像是恨不得工藤能離開這里一樣,匆匆地帶著頭往回走了。

而石川一馬當先地走在前面,毛利蘭則是有些在意地湊到工藤新一身邊,輕聲問道:

“新一,你說的是真的嗎?”

“這只是一起自殺?”

“不,那只是用來穩住他的假話。”

工藤新一一邊若無其事地走著,一邊壓低聲音對毛利蘭說道:

“現在我還沒找到決定性的證據,沒辦法證明他們有罪。”

“但是,我已經能基本確定這是一場殺人案件了。”

“果然還是殺人么...”

毛利蘭有些疑惑不解:

“但內田在天臺上出現的時候,石川和青木明明跟我們在一起啊。”

“還有,監控里也有內田的身影。”

“這很簡單。”

工藤新一語氣平靜地說道:

“蘭,仔細想想,當時‘內田’站到天臺邊緣的時候,我們有人能看清他的臉嗎?”

“商場的監控也只是拍到他的身影,臉被棒球帽擋住了。”

“既然從頭到尾都看不清臉,又怎么能確定那個家伙就是內田呢?”

“額...”

毛利蘭微微一愣,詫異問道:

“你是說,我們看到的那個內田,其實是兇手假扮的?”

“石川和青木,他們還有一個幫兇?”

“沒錯。”

工藤新一點了點頭:

“真正的內田那時應該已經死了。”

“而那第三個兇手卻假扮成他的樣子走進商場,登上6層天臺,故意出現在眾人面前。”

“與此同時,在他就位之后,石川、青木則故意在馬路對面大喊大叫,吸引注意。”

“等路人們都知道有個叫內田的家伙要跳樓,天臺上的第三人就讓內田的尸體從高處墜向地面,偽裝出跳樓自殺的現場。”

“這樣一來,警察就會把這起案子當成簡單的自殺案。”

“自殺案是從來不會受重視的...”

“調查很有可能就草草了事地直接結束了。”

“原來是這樣。”

毛利蘭大致聽懂了真相。

但她卻又很快發現了一個巨大的漏洞:

“可是,還是有些不對吧?”

“監控里只拍到了'內田’一個人進來。”

“如果這個內田是兇手假扮,而真正的內田是在死后被兇手扔下去的...”

“那兇手又是怎么把內田的尸體帶到天臺上的?”

“街上人多眼雜,商場還有監控,要是帶著一具尸體走動...不管怎樣都會被人發現吧?”

毛利蘭開始仔細地思考起來:

“難道...內田的尸體本來就在這百貨大樓里?”

“他就是在這商場里被殺的?”

“好像還是不對...”

“監控里只拍到了一次‘內田’,而且還沒拍到石川和青木進商場。”

“而且這百貨大樓里人這么多,在這里面殺人還要不被發現,應該會很難做到。”

“哈哈。”

工藤新一微微一笑,答道:

“這就是石川他們玩的小伎倆了。”

“因為商場入口就監控,所以他們就利用這個給自己制造證據:”

“監控能證明‘內田’今天只進來過一次,石川和青木則根本沒有進過商場。”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監控里恐怕也拍不到第三人進商場的模樣——因為第三人是偽裝成內田進來的,他已經以‘內田’的身份被拍到過了。”

“既然如此,利用監控錄像...”

他壓低聲音,細細地闡述著兇手的想法:

“他們三人就都有‘沒進過商場’的不在場證明。”

“既然如此,警方就不可能懷疑他們是在商場里殺死內田。”

“至于在商場外面殺死內田,再在眾目睽睽之下把尸體帶進百貨大樓,那就更加不可能做到。”

“而在這兩個可能都被排除之后...”

“一般人只會想到這是內田自己走進商場,跑到樓頂跳樓自殺的。”

“但問題是...”

工藤微微一頓,繼續講解著:

“誰說內田的尸體一定是從百貨大樓樓頂掉下去的呢?”

“仔細回憶一下,當時‘內田'在出現在天臺邊緣之后,為什么不直接在那里跳?”

“當時他下方的人行道上并沒有人,跳下去也不會傷到別人。”

“想跳樓的話直接從面朝馬路的這一側跳不就行了。”

“何必多此一舉,跑到天臺側面跳進那條小巷?”

“對哦....”

毛利蘭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我從那時就感到奇怪了。”

“如果把這看成是自殺,那內田的行為就有些不合邏輯。”

工藤新一有條不紊地說道:

“但是如果把‘內田’看作兇手假扮的,他的奇怪舉動就完全可以理解。”

“他走到面朝馬路的那一側,是為了扮演給目擊者看的。”

“而他后來讓內田的尸體從側面掉進小巷...”

“是因為兇手根本就沒有別的選擇,他只能讓死者‘摔’在那小巷里。”

“因為...”

“事實的真相是...”

“內田的尸體從頭到尾都沒有進過這家商場,更沒有被運上天臺。”

“尸體一直都被藏在那條小巷,從來沒離開過。”

“哈?”

毛利蘭聽得云里霧里:

“尸體一直就在那條小巷里?”

“可是...我們明明聽到有重物墜落的聲音。”

“而且你剛剛也說了,內田的尸體是從高處落下的。”

“很簡單。”

工藤新一細細講出自己的想法:

“兇手利用的是那座消防鐵梯。”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條無人小巷就是第一案發現場,也是他們霸凌內田的地方。”

“因為小巷外面就是人來人往的馬路,在發現自己失手將內田殺死之后,那三個霸凌者根本就沒辦法把尸體帶出小巷。”

“于是,他們想到利用小巷里唯一可以利用的東西——”

“那座消防鐵梯。”

“消防鐵梯的頂端足足有4層高度,而且護欄還極不牢固。”

“所以,兇手直接把尸體運到鐵梯頂端,依靠在了那生銹的護欄上。”

“然后,他們從小巷里走出來。”

“其中石川、青木負責到馬路對面等候,而第三個兇手則偽裝成內田的樣子走進商場。”

“這第三人登上天臺,先是演了一出‘內田跳樓’的戲碼。”

“然后,那個假內田從天臺邊緣退回,走到面朝小巷的天臺側面...”

“最后,他就地取材地從天臺堆砌的建筑廢料里撿了幾塊磚頭,朝著位于自己正下方的消防鐵梯扔了下去。”

“原來如此!”

聽到這里,毛利蘭終于想通了這最終的答案:

“磚頭從6樓的天臺掉落,砸到了4層外側,鐵梯護欄上依靠著的尸體。”

“因為尸體倚靠的護欄本就不牢固,所以在被幾塊沉重的磚頭砸到之后...”

“護欄斷裂,尸體也就從4層的消防鐵梯上掉下來了。”

“這樣一來,內田就被偽裝成了跳樓自殺的模樣。”

“而石川、青木他們則可以利用監控視頻證明自己從來沒進過百貨大樓,排除自己的犯罪嫌疑,讓調查者更相信內田是死于自殺。”

“沒錯。”

工藤新一點了點頭:

“而且,當時石川、青木還故意在自動售貨機前說起自己霸凌的事。”

“這其實是想把我們幾個都變成他們的目擊證人。”

“一方面證明他們在案發時不在現場,另一方面,可以通過我們的嘴間接證明他們曾經霸凌過死者——”

“這樣一來,就算在死者身上發現了他們留下的痕跡,他們也可以用因為霸凌所以發生過身體接觸來做借口,讓證據無法指向殺人。”

“只可惜...”

說著,大偵探的嘴角不由露出笑意:

“選我們幾個當目擊證人...”

“兇手的運氣可真好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柯學驗尸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柯學驗尸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柯學驗尸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