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柯學驗尸官

第十章 最后的聲音

更新時間:2020-08-03  作者:河流之汪
林新一很快壓抑住這種微妙的違和感。

而與此同時,那位工藤大偵探對林新一的興趣愈發高漲:

“林新一先生,你的偵察經驗看起來很豐富。”

“以前應該還解決過不少案子吧?”

“我對這種運用法醫學知識的推理方式很感興趣。”

“有時間的話,能多跟我說說你的破案經歷么?”

“......”

他比剛剛的目暮警官還要像是來審犯人的,一直在問些林新一根本沒辦法回答的問題。

林新一始終保持沉默。

他自動屏蔽了耳邊的雜音,然后環顧四周觀察了一下:

目暮警官在指揮著現場警員著手收隊事宜,圍觀群眾們在意猶未盡地討論著剛剛欣賞到的精彩推理。

小松巡查在慢條斯理地收拾著現場勘察箱,而工藤新一仍舊在鍥而不舍地纏著林新一這個神秘的“競爭對手”問東問西。

一場大戲落幕了。

但似乎所有人都忘記了這場戲的主角——那位死者。

漸漸地,林新一的目光重新鎖定住了那具孤獨躺在白色塑料布上,甚至沒有一個完整人形的尸體。

“嗯?”

工藤新一很快注意到了林新一的目光。

他不禁有些訝異:

林新一竟然又開始用那種專注的眼神鎖定尸體...

難道,尸體上還有什么尚未揭露的線索?

剛剛他慢上林新一一步發現碎尸成因,就已經是先敗一局。

要是尸體上還存在什么別的線索,而他這個自詡為福爾摩斯弟子的名偵探卻完全沒注意到的話,那可就是徹徹底底的一敗涂地了。

“怎么,林先生?”

“你還有什么別的發現么?”

工藤新一的語氣變得有些微妙,甚至可以說是緊張。

林新一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回過頭對他稍稍打量。

這位年紀偵探的臉上滿是一股沖勁。

就仿佛是剛剛參加完一場激烈競賽的運動員,心中滿是對下一場賽事的期待。

但這可不是什么比賽啊...

“工藤。”

沉吟片刻,林新一終于開口:

“我并沒有在尸體上發現什么新的線索。”

“不過,除了破案的線索,你還能在尸體上讀懂什么?”

“額?這個...”

工藤新一微微一愣:

不看破案的線索,還能看出什么?

這是林新一給他設下的推理考題么?

他頓時來了興趣,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馬上直勾勾地盯向了那具尸體。

“唉...”林新一無奈地搖了搖頭:

用這種審益智題目的眼神去觀察死者,是根本看不出那個答案的。

果然,沉思片刻,工藤新一仍舊沒有解出這個“謎題”。

他一邊觀察思考一邊無意識地摩挲下巴,都快把他那立體有型的下巴磨禿嚕皮了也沒憋出只言片語。

“那個...”

卻是一旁的毛利蘭小姐有些猶豫地打破了沉默。

她似乎是在那少女天生感性的驅使下,無意識地參與這個“謎題”的破解:

“一定很痛苦吧。”

“哦?”林新一很意外地看了過去。

而工藤新一也有些不解地轉頭看向自己的青梅竹馬:“痛苦,什么意思?”

“我是說...”

小蘭鼓足勇氣看了看地上的死者:

“死者,這位女士,她一定很痛苦吧。”

“她是在三小時前死去的,而那時候還是在半夜兩點。”

“為什么要選擇在這個一般是睡眠時間的兩點自殺呢...”

“再看看她的衣服,穿的還是睡衣。”

在工藤新一那出乎意料的目光中,小蘭道出了他這位名偵探根本說不出來的推理:

“一定是因為太痛苦了。”

“她一開始應該并沒有下定決心自殺,穿著睡衣,說明她本來只是想要入睡。”

“但痛苦卻讓她根本無法入眠。”

“她或許在床上睜著眼睛想了很久很久,最終卻還是被那種痛苦壓得喘不過氣。”

小蘭漸漸握緊了拳頭。

她全然代入了那位不知姓名的死者,這位素不相識的女性:

“最終,她忍受不下去了。“

“她沒有勇氣再活在這個世界上,再去面對這世界給她的壓力。”

“所以,在半夜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一個人悄悄地離開了家,來到深夜無人的堤無津川邊。”

“她或許還獨自一人站在那無邊無際的黑暗里思考了很久。”

“但最終黑暗還是將她吞噬了。”

說到這里,小蘭的聲音已然變得低沉:

“如果有人能及時注意到她的離去,能向她伸出援助之手的話...”

“或許結果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沒錯。”

林新一投去一個飽含欣賞的目光:

“死者很痛苦,而她在死前面對的痛苦要比我們能想象到的更加恐怖。”

“因為溺水本就是世界上最為痛苦的死法之一。”

“溺死的人在完全失去意識前還有一分鐘左右的呼吸困難期,那時冷水被大量吸入肺部,每一次呼吸都會在肺部引起如同千刀萬剮一般的疼痛。”

“而我剛剛在掰開死者手掌的時候也注意到了....”

“在死者拇指和食指之間的虎口部位,也存在著輕微的繩痕。”

“拇指和食指之間?”

工藤新一有些不解地看向自己手掌:

“這種地方怎么會有繩痕呢?”

“死者的手腕明明沒有捆綁的痕跡...而且就算要綁手也不會綁到那里去啊。”

“因為那根本不是捆綁留下的繩痕。”

林新一伸出手,攤開雙手拇指,然后向下伸向自己的腰部。

他假裝自己的腰上捆綁著一根并不存在的繩圈,隨后將拇指卡進“繩索”和腰腹之間,用虎口卡住“繩索”,用力向下拉扯。

“原來是這樣...”

毛利蘭又一次反應得比工藤新一更快:

“那是死者為了解開腰間繩圈而留下的勒痕。”

“因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后悔了。”

“她想活下去,想要再回到這個世界。”

“所以她努力地想要伸手解開腰間那根捆綁著重物的繩圈,但是...”

“但是她醒悟得太遲了,那時候一切都晚了。“林新一語氣沉重地說道:“她的肌肉已經在冷水的刺激下出現痙攣的癥狀,意識也隨著呼吸的停滯而逐漸消失。”

“即使是那根在正常情況應該很容易掙脫的繩圈,在那種情況下也沒辦法被解開了。”

“就這樣,在那劇烈的痛苦中,死者甚至沒辦法清醒地去握住那根繩索。”

說著,林新一又放開了那根根本不存在的繩索。

他將雙手緊緊捂在胸口,身體微微顫抖,仿佛那胸膛內有一爐火炭在熊熊燃燒:

“進入意識喪失期的死者已經想不到求生了。”

“她開始在本能的作用下,努力地將雙手捂在她痛苦最烈的胸肺部位——或許,這種外力摁壓的方式能讓她的疼痛減輕一些。”

“但這樣做絲毫沒有作用,她的一雙手就這樣緊緊抵在胸前,在劇痛和痙攣之下牢牢地握成了拳頭。”

“所以,我們現在能看到,死者的手臂成握拳狀,而且手臂上的某幾道切割痕跡正好和胸膛上的幾道切割痕跡能吻合連接成一條線。”

林新一就這樣捂著胸口,緊握拳頭,將死者生前最后的姿態還原了出來:

“她的意識徹底湮滅,生命也就此走向終結。”

“而她死前這最后一番掙扎也使得繩圈更加松動,讓她的尸體能在水流的沖擊下擺脫束縛,最終浮上水面。”

“呼...”

林新一長長地嘆了口氣:

“這就是死者最后留下的聲音。”

“原來是這樣么...”

工藤新一一番思索,卻是微微皺起眉頭。

這個謎題的答案讓他有些不太接受:

的確,睡衣能證明死者的自殺很大可能是臨時起意,虎口的繩痕能說明死者在死前曾經試圖求生。

但是這些有什么意義呢?

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只不過能將這位女士的死亡過程復原得更詳實一些...對破案本身根本就沒有幫助啊!

工藤新一雖然有些觸動,但更多的還是疑惑。

看到他這樣的表現,林新一想了一想,卻是徑直轉頭看向了一旁的毛利蘭:

“毛利小姐,我發現你應該比工藤更有天賦成為頂尖的法醫。”

“唉,我、我嗎?”

毛利蘭有些意外地微微長大嘴巴。

她被人夸過漂亮、溫柔、武藝高強,但還從來沒被人夸過有什么刑偵天賦。

“林先生,別開玩笑了...”

“我的推理能力可要比新一差遠了,怎么能成為什么名法醫呢?”

毛利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不,你理解錯了,法醫和偵探可不一樣。”

“法醫并不需要什么天生的推理能力,那些都是可以靠經驗和學識來彌補的東西。”

“成為名法醫最需要的是...對死者的同理心。”

林新一非常認真地說道:

“對法醫來說,驗尸查案只是再普通不過的日常工作。”

“這項工作并不有趣,甚至可以說是枯燥乏味。”

“而枯燥必然導致懈怠,乏味往往會讓熱血降溫。”

“所以在漫長的職業生涯中,只有那些能切身感受到死者痛苦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自己肩上背負著的責任,才能用最耐心的態度去為每一個死者發聲。”

“毛利蘭小姐,你正好就擁有這種能力。”

話說到這里,空氣悄然變得安靜。

毛利蘭并沒有因夸獎而沾沾自喜,反而因為林新一的話而再次觸動了對死者的共情。

這種溫柔,似乎是她天生的能力。

而工藤新一,他也悄然陷入了沉默:

“體會死者痛苦的能力么...”

隱隱約約,這位名偵探似乎學到了什么東西。

在搜索引擎輸入 柯學驗尸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柯學驗尸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柯學驗尸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