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海賊之復制

第十八章 上校,艾恩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玖月櫻花
莫恩的話讓澤法心頭一顫,鼻頭一酸。他不由閉上了眼睛,免得淚水留下來。

教了那么多學生,孝敬他,尊重他的數不勝數,可以毫不夸張的說整個海軍三分之一的海軍是從他澤法手中出去的。

但是,海軍自古派系林立,哪怕是他澤法教出來的學生,互相有著暗斗的也不在少數。

但沒想到,莫恩剛剛在自己手里半年,就能夠和賓茲艾恩他們不分你我了,真的是······

澤法感慨良多,但是莫恩卻沒有那么多的感慨,這么點功勛能干什么啊,自己的目標至少是將校,要搞就搞大新聞!

艾恩看了看莫恩,又低頭看了看那張報告紙,深吸一口氣之后準備拒絕。

“艾恩,既然莫恩說了功勞給你,那你就接下來唄。反正以后你再想辦法還給他就好了啊。”澤法揮了揮手,十分隨意。

“至于莫恩,嗯,這次實戰考核過后,我招呼一下緹娜,把你塞到她的船上去。她現在就在偉大航路一代巡邏戰斗,戰功什么的是不會少的。”

“緹娜上校嗎?黑檻緹娜么。”莫恩眼睛瞇了瞇,并沒有在意,畢竟這位上校目前目光也還放在偉大航路前半段。

也就是所謂的樂園。

何為樂園,偉大航路被四海海賊稱之為海賊的墳墓。

新世界則被偉大航路前半段的海賊們成為地獄!

而且,說到戰功的話,偉大航路可是有著一份不得了的戰功在等著自己去拿呢。

莫恩看著窗戶外碧藍的天空,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嗯?”萊瑞拉皺了皺眉,她發現原本一片模糊的莫恩突然清晰了一點點,但是那一點點卻代表著霸道?

默默將想法壓了下去,萊瑞拉知道到底是誰救了自己,如果不是莫恩的霸道,自己可能已經成為了某個貴族的禁臠了。

愉快的寫好了香波地群島的報告之后,澤法很是開心的拍了拍莫恩的肩膀,然后將報告交給了和平海鷗。

“喂喂喂,為了即將晉升的艾恩,我們來喝一杯吧!”賓茲看著有些羞紅臉的艾恩,有些促狹的有胳膊抵了抵坐在一邊的莫恩。

作為同期生,而且還是大事件下唯二存活下來的同伴,賓茲和艾恩的關系可以說比一些情侶還要要好。

但是因為長相的問題,賓茲從來沒有想過追求艾恩,但是他也不希望艾恩選擇一個人品不怎么樣的人,現在莫恩出現了,賓茲心血來潮想要做一次紅娘。

他知道莫恩一直都是滴酒不沾,也許酒量很差呢,都說酒后亂性,酒這玩意真的很容易誤事,但是要是用得好,也可以成事!

莫恩嗤笑了一下,“不了,你知道我滴酒不沾的,大海上的戰士是不能被酒精麻痹的。”

有那么多的前例,大海上喝醉了就代表著對突發性時間毫無抵抗的能力,這一點是莫恩絕對沒有辦法接受的。

賓茲聳了聳肩,早就料到了,在找機會吧。

和平海鷗穿過了****,回到了海軍本部,將文件送到了元帥辦公室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巢穴休息了。

卡普一如既往的賴在了元帥辦公室,準備破自己的仙貝記錄。

但是,他一如既往的用的是戰國的仙貝!

“卡普!”一如既往的響徹海軍本部的咆哮,戰國十分頭疼的打開了報告,準備在已經擬好的文件上簽字。

“海軍支部少尉莫恩,晉升海軍本部上尉。”

這是參謀部已經擬好的草案。

“嗯!澤法他在搞什么!”

戰國看完了手中的報告,臉色有些詭異,既好氣又好笑。

“怎么了?”卡普悄無聲息的將頭探了過來。

為了防止卡普再一次將仙貝殘渣噴到文件上,戰國直接將卡普的頭推開了,給他念了一遍艾恩寫的報告。

“咔擦。”卡普一口咬碎一個仙貝,十分不在意的揮了揮手,“這有什么,不就是那個小子看不上這些功勛,讓給艾恩晉升的唄,有趣的小子。”

似乎想到了什么,卡普的臉突然黑了一下,然后思緒就飄到了九霄云外。

戰國有些頭疼的看了看手邊的文件,又看了看報告。

“阿鶴,麻煩你過來一下了。”

思考了一會,戰國還是用電話蟲叫來了鶴中將。

“呦呵,小鶴也來了啊。”

鶴中將推開門,就看到了一臉高興的對著自己打招呼的卡普。有些無奈的鶴中將用洗洗果實的能力洗凈了卡普沾滿了殘渣的衣領,然后十分淡然的走到了戰國的面前。

“你看看這個。”戰國將報告遞給了鶴。

“嗯,嗯?”鶴快速瀏覽了報告之后,輕輕的合上交了回去,“那么,晉升的草案就是艾恩中校晉升上校了是吧。”

“不是,我是在想,這份報告是不是莫恩自己的想法。”戰國搖了搖頭,一個上校的任命而已,勞不得鶴親自來一趟,他需要的是鶴的智慧幫他分析一下有沒有什么自己漏掉的地方。

鶴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盯著戰國上下掃視了幾遍,直接就把戰國盯得有些發毛。

“怎么了?”戰國被看的全身不自在,在看到卡普明顯憋著笑的表情之后,戰國只能僵著臉詢問鶴。

“你是第一天認識澤法?”鶴沒有好氣的坐在了沙發上,給自己倒了一杯熱茶之后繼續分析,“澤法的為人你們都清楚,他不可能做出奪取自己學生功勞的事情。

作為實習船的最高長官,澤法做不出來這種事情,你指望澤法教出來的徒弟會奪功?你是當元帥,把心都當臟了?”

鶴毫不留情面的懟了戰國,直接就把戰國說的臉色通紅。

的確,他的第一想法就是,澤法是不是用什么方式讓莫恩放棄了這份戰功,然后讓自己的弟子晉升。

好像,是自己想臟了?

不行,絕對不能讓澤法知道!

戰國用危險的眼神看著房間中唯一的一個大嘴巴,這個時候他正在努力的往嘴里塞著仙貝。

“嗯?掌摑(戰國),你坎這窩干啥們(看著我干什么)~”卡普嘴里塞滿了仙貝,一邊噴著殘渣一邊對視戰國,然后在戰國抽搐的眼皮下又倒了一杯熱茶一口飲盡。

“混蛋卡普!我的茶不是這么喝的!給我滾回你的辦公室去!”

熟悉的咆哮,再次響徹海軍本部。

艾恩將在返回本部的時候晉升上校,由大將青雉親自授銜的消息從海軍本部傳到了實習船上面。

這讓不少的戰士一臉驚訝,因為他們都知道那份功勞到底是屬于誰的,但是本人都無所謂,他們也沒有說話的權利。

艾恩站在甲班上,感受著吹拂在臉上的海風,手中捏著一張紙。

這是剛才澤法交給她的通知,等到實習船返航她就會成為上校,離海軍最高層的將官只有一步之遙了!

“怎么了,高興一點啊。”莫恩走了過來,從艾恩手中拿走了那一紙文書,撇了撇嘴。“不是戰國元帥的字啊,我還想著拿去賣呢。”

海軍元帥戰國擅長書法這是所有海軍的共識,有不少的將官都以收藏戰國的字為豪,如果是戰國親自書寫的晉升通知,拿到本部去賣的話,至少能夠賣出數百萬的貝利。

這還是因為不少海軍都是窮鬼的原因。

鼴鼠中將的辦公室中,就一幅戰國元帥的題字。

“誒,艾恩,你說為什么我們抓海賊,不能拿懸賞呢?”莫恩趴在欄桿上,有些疑惑。

從前世他就在想了,這懸賞的錢到底是海軍出還是世界政府出?

如果是海軍出,那么本來就緊張兮兮的資金不會出問題嗎?

如果是世界政府出,那么為什么海軍抓捕海賊沒有懸賞金?

艾恩被莫恩問到了,她也不知道,只知道這是海軍的規定。

“小子,你難道還看重那些貝利?”澤法叼著一根雪茄走了過來,看了看莫恩嘴里的香煙有些不滿意,“叼著女人的煙干什么?”

莫恩吐出一個煙圈,十分鄙視的看著澤法,怎么可能不看重,錢是萬惡之源,但是不可能有人說自己不喜歡錢的。

Enmmmm,大概!

“我可不習慣雪茄那股味道。而且誰規定這煙是女人抽的了?”

誰敢說,他就打死誰!

澤法嗤笑了一下,一下子就聽明白了莫恩的潛臺詞,沒有和莫恩在這上面多爭執。

“馬上就要進入G-7支部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莫恩看了看天色,十分晴朗。

“都在大海上過了一夜了,上岸之后讓士兵們休息一下,然后繼續出航吧。”將燃盡的香煙丟入了大海,莫恩打了一個哈欠。

因為航海士的問題,除非有任務,否則的話軍艦在晚間是不會繼續行進的。

閑聊之中,艦隊已經接近了一座中型島嶼。

唯一一道進島的海流帶著軍艦緩慢的進入了G-7支部駐扎的島嶼。

·

·


在搜索引擎輸入 海賊之復制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海賊之復制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海賊之復制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