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房小房

更新時間:2020-10-21  作者:錄事參軍
馬車行駛的極為平穩,車廂內氣氛卻有些沉悶。

剛剛和二姐聚餐回來,現今要去城外軍營。

先鋒營帶來的中軍帳篷和家俬都是新的,陸寧覺得,比住城內臨時居所要舒服的多。

從前唐末期藩鎮混亂到現今,高級將領帶隨軍夫人很正常,當然,隨軍夫人基本都是妾侍,照顧主帥起居而已。

本朝雖然沒有明令禁止,但各路統帥,大多自律,很少有出征時帶女眷的。

不過陸寧一來不是領兵去作戰;二來他是道州觀察使,去赴任自要帶上妻妾,而且帶妻妾住進郊外條件艱苦的軍營而不是城中驛所,怎么看都是正能量。

車廂內,一左一右,坐著折賽花和蘇小小。

折賽花一襲雪白戎裝,是大小蜜桃常服的改進版,清美而又威風凜凜,戎裝用亞麻布料,特殊處理過,有棱有角,像極了后世的女將軍禮服,甚至折賽花還戴了雪白貝雷帽,清美中便多了一絲嬌俏。

這種衣褲常服折賽花很是喜歡,比穿裙子省事多了,行動也方便。她就是古羌后裔,在西北長大,自覺得這款常服太合心意。

但陸寧看在眼中,感受自不同,加之這又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妃子,感覺就更不一樣。

至于以前的糾結,早就漸漸淡去,眼前這個清美颯爽的折賽花,才是真實的存在。

蘇小小,怯怯的,看也不敢看折賽花這個正室夫人,一襲雪白公主紗裙,粉紅小棉襪躋拉的木履縮在裙裾中,因為太緊張,不知道怎么的,左腳木履一個系帶斷了,現在要躋拉著,她心里急得都要哭了,就怕一會兒下車馬時不小心木履掉了,在老爺和夫人面前失儀,她緊張的,小腳趾一個勁用力勾著木履鞋尖,卻又不小心用的力氣大了,木履輕輕撞擊,發出噠的一聲。

“啊,老爺,夫人,我……”蘇小小眼淚汪汪起身,輕輕屈膝,“我太無禮了……”

陸寧看著她,有些好笑,“鞋子是不是要掉了?”他耳目聰敏,一些動靜瞞不過他。

“嗯……”蘇小小低著頭,要不是知道老爺最不喜人哭哭啼啼,早就哭出了聲。

陸寧莞爾,“真是的,來,過來,老爺抱抱,別怕!”張開手,輕輕拍了拍。

蘇小小呆住,淚都不流了,小嘴張成O形,驚訝無比的看著陸寧。

平素老爺都從沒這樣過,今天,可是,可是在夫人面前啊。

陸寧皺皺眉頭,“還要我過去拉你嗎?”

“不,不是……”蘇小小腦袋都成了漿糊,腦袋嗡嗡的,不由自主向陸寧走去,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就被老爺摟在了懷中,不敢看夫人一眼,心下只是哀鳴,老爺是,是想夫人打死我么?我,我活不成了……

陸寧擁著她小身子,隔著紗裙,都能感覺到她小身子在顫栗,知道她怕極,從昨天聽自己說,今天要和自己姐姐還有正室夫人見面,這小丫頭就嚇死了的樣子,怕一宿都沒睡,早上都有黑眼圈了,精神狀態也特別不好,今天的酒宴,對她來說,實在是一種折磨,哪怕二姐對她特別和藹,折賽花更不會真如普通人家正房對偏房那樣對她。

輕輕抱著她,這個好似自己妹妹又好似自己小情人的小丫頭,看著她慌亂的眼神,茫然的神情,陸寧輕輕在她臉蛋上親了下,說:“別怕,夫人很好的,不會生氣!”稚嫩小臉,卻也滑膩無比,嘴唇上,都好像親上了一團芬芳,一團香甜。

陸寧甚至忍不住伸舌頭舔了舔自己嘴唇。

蘇小小小身子早就僵硬,動也不敢動。

陸寧伸手下去,順手便褪下了她那斷了系帶的木履,拿在手中看,笑道:“一會兒馬車停在帳前,我抱你進帳就是,沒人看得到。”又幫她穿上,碰觸到她粉紅小棉襪包裹的小小腳掌,心下不由一蕩。

蘇小小的小身子卻漸漸軟了,在老爺溫暖的懷中,好聞的氣息中,惶恐漸去,更有難言的平安喜樂,第一次被老爺這般寵溺,好似魂靈都要飛上天一般的開心,可是,想到夫人就在旁側,卻又惶恐無比,兩種情緒交織,太過復雜,令她小小年紀難以承受,心力交瘁,竟然就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陸寧突然見她鼻息平穩,微微一呆,隨之不由笑:“這孩子,真是被嚇得丟了魂呢。”

隨之,陸寧看向折賽花,卻見她俏臉微紅,正扭頭看向別處,心下不由一哂,原來,這種時候,你也是普通女子啊。

今日一反常態,一來是真有些憐惜這小丫頭,二來,對賢妃,總是心中敬愛,不敢褻瀆,今日有些激起了逆反心理,便故意這般,想看看她的反應。

現今見她樣子,陸寧肚里暗笑,自己這賢妃,還是很可愛的。

“明天帶你騎老虎啊!”陸寧壓低了聲音,免得驚擾到蘇小小。

“好!”折賽花點點頭,目光還是不看過來。

盤算著,陸寧又道:“三天后,突擊營才會到長沙,這三天內,不管有沒有李大的消息,等突擊營到,咱們都啟程去道州。”

這種尋找一個已經死去的人的生活軌跡,好像也不是能著急的。

而且,陸寧看到密監送來的大掌柜們最近幾年的活動范圍和業務經營等等軌跡后,很是分析了一番,王進之死,應該不是禍起蕭墻,如此,倒安心許多。

反而仔細梳理王進的資料后,陸寧有些懷疑葛家,但,需要一些求證。

“嗯。”折賽花又點點頭,雖然頭轉了過來,但卻是看著對面車壁。

陸寧琢磨著又說:“扮作觀察使夫人,跟我在道州訓練士卒,難為你了,等你覺得無趣時,跟我說一聲,安排你離開就是。我早跟你們說過,你們所有人都一樣,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天大地大,四處看看風景不好嗎?何必窩在汴京那小皇宮?”

“你是不是一直覺得我是山野村姑,很不成體統?”折賽花突然轉頭看向陸寧。

陸寧呆了呆,隨之明白,雖然一后三妃自己都跟她們說過類似的話,要她們別暴露身份,喬裝各地轉轉,但只有折賽花一人,才喜歡到處跑,而這蠻少女,現今是以為自己拿話點她呢。

“我說的是真心話啊!”陸寧有些無語,“你在青州,在江陵,可是幫了我很大的忙。”

“要說不成體統,我這個封自己個小官,又一路自己給自己升官的皇帝,才真是全天下獨一份不成體統吧?”陸寧揉了揉鼻子,自己對自己也很無語。

折賽花看他樣子,撲哧一笑,“好,我知道啦。”又道:“我才沒覺得你不成體統,能做到你這樣,群臣卻都不敢生異心,天下井井有條,古往今來,那些所謂圣君,又有誰能做到?”

陸寧咳嗽一聲,但被她夸贊,卻是難得的舒心,笑道:“不過呀,我正琢磨,過兩年是不是要換一換這總理大臣,首輔總是一個人做,終究不好,唉,要說,就怪這趙普太年輕,明年剛剛四旬,其實首輔年紀,做個幾年,最多別超過十年八年,便到年紀致仕是最好的。”

折賽花詫異道:“你還怕趙普專權嗎?那怎么會?”

“權力在手,總是會想要的更多!”陸寧搖搖頭,又道:“而且,我是為以后考慮,倒不是針對趙普,說起來,他就是再伴我個一二十年,又能怎樣?”

折賽花沉默了一會兒,“這我就不懂了,也不想懂。”顯然,她雖然心直口快基因里便是蠻族性子,但自也不想在這種事情上發表自己的意見。

陸寧笑笑,不再多說,這些話,本就都是自己心里琢磨的,本也不該對任何人說。

孤家寡人,真的就要做好孤家寡人的準備。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