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有才能

更新時間:2020-10-21  作者:錄事參軍
烈日下,上百艘飄揚著齊國旗幟的戰艦,浩浩蕩蕩行駛在滔滔混濁江水中。

這是以大齊荊襄楚招撫使為首使的使團,正從武漢擊浪逆流而上,前往荊州江陵府。

正是初夏,江兩岸花紅柳綠,風景甚美。

船隊中有一艘所謂的大踗高船,寬大船體前后有三個艙室。

此時陸寧就在最前面艙室中,和外事房幾名吏員閑聊。

外事房主事彭弘,此時心中也不知道什么滋味,因為站在左右聽他和文使司談話的兩名吏員,一個曾經是江南中丞公,一個更是江南的相公。

這兩位大佬,現今是他手下吏員,文使司還說了,要他多聽取兩人的意見,彭弘便是想將這兩位高高供起來束之高閣都不行,但將這二人當手下,還真是壓力很大啊。

陸寧正跟彭弘說,到了江陵府,如何暗示那南平王高保融自己上表獻出編戶冊籍歸齊。

彭弘聽得連連點頭。

“馮公、孫公,你二位如何看?”陸寧笑著看向馮延魯和孫晟。

“不敢,不敢……”馮延魯忙賠笑,又道:“依在下愚見,何不說服高保融手下幾名重臣,由他們相勸,高保融自會覺得,萬念俱灰,本就是個沒志氣的人,歸順我朝也是大勢所趨!”

陸寧微微點頭:“不錯!是這么個意思。”確實,如果高保融手下重臣去勸說高保融,比自己等齊國使者勸說,效果要好的多。

孫晟在旁冷笑:“高保融那庸主,手下如你這樣的人,想必不少!”

馮延魯臉不紅心不跳,笑道:“教授,看來孫公也贊同在下愚見。”

陸寧笑笑,“高保勖那人,不知道會不會行險?”

高保勖是南平王高保融的弟弟,南平三州的軍政事,其實是高保勖主理。

自己畢竟和這個時代的人思維很是不同,不知道這高保勖會不會因為氣節啊之類的東西,不愿意臣服,而魚死網破甚至想將自己等使團盡數屠戮,至于接下來將會面對齊國的征伐,那就是另一回事。

自己這個使團,雖說有抽調的神武軍三千士卒威懾,但這三千士卒抵達荊州時,自然不好入城。

馮延魯怔怔道:“教授難道想入城?叫那高保融出來相見就是,教授坐中軍,進荊州城交涉和說服高保融臣子的事,自有彭主事去做。”

陸寧親力親為慣了,想想也是,實則自己不入城,引發荊州兵亂的機會反而小一些。

點點頭,陸寧道:“也好,入城交涉一事,便由彭弘和馮公同去。”

馮延魯立時有些苦臉,躬身道:“小人定竭盡所能,說動高保融歸順我朝!”

陸寧笑笑,心說這馮延魯從某種角度,是個人才,希望此行順利吧。

說起來,現今真是要講究師出有名,胡亂也要找個借口,如歷史上北宋迫降南平,便是楚地發生戰事,有楚地小軍閥向南平及宋求援,宋軍便假道南平進楚地,使得南平國不得不歸降。

自己領三千軍馬過江陵也是如此,借口便是去討伐李重進,要和齊國在鄧州的湖北軍南北夾擊李重進,自己率眾從江陵渡口登岸,從陸路北擊襄州。

李重進一直未向齊國稱臣,當年他丟下單槍匹馬去汴京馳援他的齊帝逃跑又是眾人皆知,現今齊帝才征討李重進,也算給了他相當長時間的投誠機會了。

當然,現今李重進便是稱臣,齊帝自也不會應允,獻出他治下襄、復、郢三州投降是唯一出路。

夜幕沉沉時,陸寧從前艙上甲板,又來到中艙,艙室內,便是另一種情形,麝香幽幽,艙室中有紅裙妖嬈美婦,正是焦彩蓮。

見陸寧進艙,她忙拿了軟履迎上來,跪倒在地,幫陸寧褪去官靴,躋拉上軟履。

被她這樣服侍,陸寧也沒什么心理負擔,如果是貴兒和五娘這兩個從自己真正來到這個世界就陪在自己身邊宛如自己女朋友、妻子、親人一樣的人,這般做的話,陸寧心里怎么都別扭的很。

陸寧給了焦彩蓮一個內記室的名份,算是正式承認焦彩蓮為自己身邊親近的婢女,有時在司衙中,焦彩蓮也會幫送一些公文去各房。

孫晟正是聞聽在招撫司當差,有時還能見到焦氏,這才答應進了外事房。

當然,陸寧要焦彩蓮做什么內記室,當然主要并不是為了招募這個老倔頭。

如果說,當年陸寧在東海,令甘氏和尤五娘做事,還有戲謔的成分,那么現今陸寧對女子出來做工的看法,角度已經完全不同。

解放女性的生產力,令女性更多的為社會發展創造更多的價值,從整個國度來說,本來就是好事。

當然,對平民來說,男耕女織,女子的貢獻一直并不小,更莫說生兒育女這類綿延整個人類社會的根本性貢獻了。

不過,所謂男耕女織,女子的工作,效率并不高。

現今東海百行的紡織場,已經有了水車紡紗,而隨著推動棉花栽植,紡棉的集體化作業也比單人高效的多,紡車也正漸漸向如何高效紡綿而改進。

這些工作,適合女性來做,用男子,反而浪費勞動力。

東海百行的紡織場,女工除了女官奴,也有了不少貧苦人家的女孩子。

而在招遠衛,對一些前朝罪官家那些讀書識字的婦女小姐則是另一種管理,她們基本做不了苦工,所以選了天資聰穎本就識字的女官奴學習新學的算學核算之類,也算是這個時代的會計速成班了。

內庫及招遠衛等等皇家產業的審計核算等度支房、金部房、卷宗房等,已經是越來越多女吏充任。

女官原本就是管理宮廷事務,現今陸寧令其又擴展到了皇家產業,當然,僅僅是一些數目核算監督,卷宗管理等等。

陸寧覺得女子心細,完全可是從事檔案管理財會等等工作,如此,就可以將從事該類工作的男,去參與女子參與不了的社會勞作,畢竟從生產力的角度,男性要比女性強出許多。

當然,也僅此而已了。

女官終究只能管理皇家事務,女吏更不可能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各衙門班房中。

畢竟,這個時代的人,根本不可能接受。

不過在這招撫司,陸寧又開始犯懶,尤其是他在揚州時,正式下諭,推行“斷句標”,以后公文、卷宗等等,皆需斷句標斷句。

這也預示著,齊國對簡略文風的推動,畢竟古文里之乎者也等等,本身也是一種斷句。

其實陸寧撰寫新學教材時,本身就用了標點符號,很多教授及學員,也學著用教材中符號斷句,覺得還挺不錯,只是,一直沒有形成系統。

現今招撫司的卷宗,因為是新文風,一些吏員斷句斷的有問題,陸寧準備令焦彩蓮學學斷句標的制文,以后這種費眼神的活兒就由她來幫著做。

不過雖然是抓她來做苦力,但夜幕降臨,船艙之中,僅僅兩人,江水蕩漾,紅燭搖曳,眼前艷婦巧笑倩兮美目流盼,俏臉全是討好,不由不令人心中升起些別樣心思。

還是去看看諸毛吧,陸寧拔腿去了后艙。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