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九十五章 上陣父子兵

更新時間:2020-04-11  作者:錄事參軍
翌日,保信軍節度使同時又是神醫的吳廷紹果然到了壽州。

又有傳言,金陵有敕旨同時到了壽州,想是和淮河北岸齊國禁軍的調動有關。

壽州城的防衛,好似也突然嚴密起來。

傍晚時分,驛館廳堂,陸寧正和三個武將佐酒,這三個武將,一個是齊將,破甲營指揮使田紹斌,兩個是唐將,清淮軍教練使朱匡業和其子朱崇俊。

孫羽對驛館之安危極為重視,派出了軍中教練使親自負責驛館守衛之責。

朱匡業,是個白發蒼蒼的老頭,實則,他在唐先主時就已經為神衛統軍,周國南侵時,又任內外巡檢使赴江北馭軍,到李景遂繼位,朱匡業被彈劾與太子李弘翼書信中,多有對今上不敬之言,且醉酒后胡言亂語,又說了很多尤怨之言。

李景遂在臣民眼中是寬厚之主,只是將朱匡業貶到清淮軍,令其常思己過。

現今這白發蒼蒼老頭,卻是面色紅潤中氣很足,看得出,年輕時必然勇猛善戰,脾氣火爆。

其子朱崇俊,正是年輕氣盛之時,和其父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說話嗓門很高,性子一看就剛烈,現今任清淮軍左廂中一個都頭。

今天正是朱崇俊領著手下那一都守衛這個驛館,其父來巡查,陸寧一股腦將兩人都請了來。

當然,也不能說請吧,這兩個都是被田紹斌激進來的,田紹斌好好邀請朱匡業進來飲酒,朱匡業不屑一顧,田紹斌便譏諷他廉頗老矣,尚能酒否?江南軟弱,又哪里喝得了北方的烈酒?

朱匡業大怒,其子朱崇俊也大怒,于是,現今就都坐在了這酒桌上,一碗一碗的烈酒和田紹斌拼酒,顯然酒場,在父子倆看來,現在就是和齊國交戰的戰場。

田紹斌其實沒什么酒量,被這暴脾氣的父子倆盯上拼酒,心里這個苦啊,心說文教授害我!

但是,文教授昨日告訴他,圣天子會來這壽州,這令他欣喜若狂。

要說初始,他不太信服文教授,直到知道文教授身邊兩個婢女,有圣天子賞的大內侍衛才有的“神火擊”,他這才對文教授真是圣天子親信深信不疑,而既然是圣天子親信,那不消說,定是天下奇才。

現今被這倆暴躁狂父子逼著拼酒,田紹斌只覺得再喝一碗肯定就隔夜飯都吐出來,求救似的看向文教授,卻見文教授只是微笑。

陸寧打量著朱匡業,腦海里,卻是閃現著這位老將軍的情報。

“廬州舒城人,父延壽,以姉為吳武王夫人。故自少得幸,從征討,摧堅陷陣,功冠諸將,好以寡擊眾,不勝而返者必盡戮之,嘗與梁戰,遣二百人持大劍斫陣,將行,指一卒留之,卒請行,延壽以違命,立斬之,其令出必行,皆類此,然每得賞賜,悉分赍其下。無以入家者。”

將門虎子,而且,年輕時,真是狠角色。

又說其子朱崇俊,“更盛其父少時,妙于騎擊,馳突若神。”

怎么聽,其子也是名將風采,后世卻沒什么名聲,如果不是早卒,就

是和周軍作戰死于了亂軍中,站錯隊就這樣了,南唐倒不是沒有人才,但高層軍官,就大多無法恭維,太醫都被派來做監軍做節度使,還能好嗎?

“老將軍,聽聞小都頭和老將軍少時一樣,御下之士卒,以巨劍為兵器,慣于沖陣,可是真的?”陸寧突然笑著問。

朱匡業只是冷笑,顯然,老先生是不把北國這些小輩看在眼里的,什么營官什么欽使,都是毛都沒長齊的家伙。

朱崇俊昂首,滿臉傲氣,“某眼里,無不可沖之陣!”

陸寧就笑,田紹斌冷哼一聲,“此言未必,若沖我破甲營,怕你來得去不得!”酒是喝不過這對父子的,但聽他國將領吹噓自己士卒,他自然聽著不順耳。

朱崇俊臉猛地一沉,看著田紹斌,眼里就如針刺一般尖銳,“田指揮,我盼有一日,能在戰場上和田指揮驗證今日之言!”

“我也很期待啊!”田紹斌冷笑。

陸寧看著這倆豎起毛的公雞一樣的家伙,就有些無語,都說文人相輕,武人又何嘗不是?至少在較量出高下之前,這些猛人們,都是誰也不服誰也不忿的。

就在這時,聽外面有腳步聲,陸寧無奈道:“小小,進來吧。”這小丫頭,在外面來來回回好幾次了。

她一家早被送去了破甲營,她卻想留下來,陸寧便也由得她。

“先生,我,我就是……”門口,出現了一襲雪白紗裙的蘇小小,卻不是什么襦裙樣式,不似襦裙那么暴露,其實,就是和后世公主長裙差不多,蘇小小穿在身上,卻真是可愛淑雅,明秀動人。

陸寧看了都是一呆,其余男子更別說了,乍然見到這種前所未見的高貴淑雅裙裾,很明顯視覺感受都受到了極大的沖擊。

只是朱匡業年紀很大,自是一種看到可愛孫兒的感覺,隨之目光轉開。

田紹斌心里跳動幾下,不敢多看,趕緊扭過頭,但他平時接觸的不是血淋淋戰事就是粗鄙軍漢,乍然見到這雪白清純小身影好似發光似出現在門前,這一幕,便是很多很多年之后他都不能忘懷。

上陣殺胡虜,他每砍掉胡虜一個人頭,心里便念叨一聲,我大齊兒女,就該干干凈凈活在世間,見不得西域這些臟東西,若見,我等就都該死!

部將們不知道大帥上戰陣為什么殺人時喜歡嘀嘀咕咕,更不知道,曾經有一年一月,某個小姑娘,觸動了他心中最柔軟之處,令他真正明白了圣天子所說的,何為保家衛國。

這邊,見到蘇小小裝束,陸寧愕然之際,三刀在他耳畔低聲道:“陛下,此是御妻常裙之一,德妃娘娘送到了穎州,今日早,貴妃娘娘送到的驛館。”其實,后宮禮制里如后妃常服等等刪加,自都是皇后的事情,不過,每次改動,都有文送來給陸寧,不過陸寧要忙的事情太多了,這種表文,從來都沒認真看過。

陸寧苦笑,這個尤五兒,就喜歡鼓搗這些東西,自己倒是給她畫過很多圖樣,現今她有了條件,就亂折騰起來。

三刀見圣天子模樣,顯然是沒注意那些女官們都要熟記的宮令,又低聲道:“齊胸之裙,已經從后妃娘娘的出行常服中禁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