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六十六章 殿前精銳

更新時間:2020-04-03  作者:錄事參軍
荒土路上,旌旗漫天。

一隊隊黑色具甲的鐵甲騎兵、重裝步卒、弓手緩慢而行,周遭數十里,斥候飛馳。

甚至,其還有長長的馬隊,馬車上,也不知道裝載的是什么器械。

鄉間阡陌里,田野殘雪中,鄉農們都驚懼無比的遠遠看著這一幕。

這條黃土路,是北赴鄆州的要道,近幾十年兵荒馬亂,鄉農們經常看到士卒來往,但今日卻是第一次,見到盔甲這般齊整的大隊軍卒,數千士卒,好似就沒有不具甲的,有見多視廣的老漢,更是知道,這支軍馬,肯定是衛護某位國主的精銳中的精銳羽林軍了。

連綿不絕的甲卒中,又有一輛四匹馬拉的車鑾。

此時,陸寧就在車鑾之中。

車廂內奢華而又寬敞,陸寧微微閉目養神。

左側軟榻,是端莊雅致的東尚宮甘氏,她正小身子扭著,好奇的從窗紗向外望,遠方山川大河,冬日下,風景別有一番蕭索。

塌下軟席,跪坐著大小蜜桃,這對兒清美中帶著小嫵媚的孿生姐妹尚秘書,都是雪白綢緞衣褲,雪白狐裘,精美脫俗又可愛的雪白毛絨絨絨鞋,腰懸長劍的兩個小麗人服飾,更加精美端莊,而又透著可愛,又有點小嫵媚的性感,加之驚人的兇器,英姿颯爽而又俏美無比,至于兩人腰間狐裘里鼓囊囊的物事,陸寧稱為火銃,他專門為兩個小丫頭打造的,旁人自不知道是什么。

在車鑾之中,又是行軍中,自然也免了什么脫鞋之禮。

鄆州郭從義殺了牙將易幟,鄆州的地理位置對現今齊國來說,又極為重要。

恰好侍衛親軍擴編到五千人后,還未經歷過戰陣,陸寧便決定帶他們出來溜溜,又有一些新武器新戰術新戰法,如果有實戰,正好檢驗一番。

帶了甘氏,陸寧是覺得此行沒什么危險,又覺得雖然自己那西宮娘娘看起來頗有洗心革面的覺悟,但自己離開怕最少也要十天半月,那就不保準了,那小婦人,做什么都是三分鐘熱度,一直覺悟滿滿不來氣甘氏?有點不太靠譜。

國主帶妻妾御駕親征,現今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如郭榮征南,就帶了大符皇后,也使得大符皇后水土不服染了南方的疾病,這才早早病逝。

而且陸寧此行,爆發激烈戰事的幾率并不高。

有甘氏在,便也帶了大小蜜桃兩個婢子隨行服侍,四個刀婢,成了車夫。

車鑾外,紅翎三十六衛也在,無他,萬一真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挫敗,有紅翎衛快馬載著甘氏和大小蜜桃逃跑,自己幫著殺一條血路就是。

當然,這種情況出現的概率,就真是萬中才有一了。

好奇的看著窗外山川冬雪,甘氏俏臉有些別樣光彩,顯然很是開心。

說起來,在這個世界,尤五娘和甘氏見過的山川大河,南北景象,怕是絕大多數女子都遠遠不及,哪怕那些有著傳奇經歷曾經四處漂泊的名妓。

窗外,馬蹄聲響,陸平的聲音:“主公,前方便是濟水橋,過濟水橋再行十里有小鎮景龍崗,此鎮東二十里便到鄆州,西南距萬安縣四十里,天平節度使郭從義已經率眾在景龍崗恭迎主公,現今聽得主公將至,正迎過來。”

陸寧微微頷首:“渡河,就在景龍崗左近扎營吧。”

“是!”陸平應了聲,打馬而去。

不是遠征的情況下,五千殿前侍衛親軍中,兩個機動營的預備卒,便有一部分帶了糧食,負責埋鍋造飯,而且侍衛親軍每個士卒都帶了干糧,便是離開大隊,五天之內充饑不是問題。

景龍崗是個土丘上的小鎮,因為距離濟水橋很近,交通要道,是以小鎮上倒是酒肆、邸店等都有一些,但很鄉土就是了。

郭從義乃是沙陀人,年近五十的他仍然虎背熊腰,依稀可見昔年之勇。

初始見到齊王,他有些掩飾不住的吃驚,顯然雖然聽過傳聞,但卻從未想過齊王真的就是一個極為俊美的翩翩少年郎。

爾后見到齊王的侍衛親軍安營接寨之迅速,就更是震驚無比,更滿是迷惑,不過,他自也不好問,齊王殿下部曲的那些帳篷,為何能快速撐起,其木寨拒馬等等,又如何以一些木樁鐵具快速聯結,一扇扇頃刻而成,漸漸聯為長排。

見到郭從義,齊王很是勉勵他了一番,不過,郭從義不是庸才,立時便提出辭去鄆州刺史一職,他是沙陀悍將,按照齊國新制,文武涇渭分明,地方官都是文官,他該在軍中任職。

齊王笑著應允,要他暫代刺史一職,此時回城準備守城,待退了宋兵再說政務。

郭從義忙遵令,見到齊王軍威,郭從義心中已定,就看這齊王殿前侍衛親軍的甲具兵器,怕各個能以一當十,這還是說面對宋國禁軍,如果是州縣兵馬甚或團練,亦或流民臨時集結的陣仗,怕再多人,也是一觸即潰,人多,有時候并不見得就是好事,沒有嚴格訓練的團練,兩軍對壘,被人擊破一處缺口,怕是就亂哄哄成了無頭蒼蠅,人越多,越是自相踐踏不戰而潰。

本來郭從義聞聽鎮寧軍軍馬有異動,心中很是不安。

因為鎮寧軍,是李重進治下最強大的軍鎮之一,有澶州、滑州、濮州三州,鎮澶州,守衛著汴京的黃河北岸,鎮寧軍指揮使韓通,更是當世名將,手下悍將慕容延釗,也是悍勇無雙的猛將。

鎮寧軍禁軍,組了北面行營,韓通為行營招討使,慕容延釗為殿前都虞侯,又任北面行營馬步軍副使。

雖說宋王李重進和秦王趙匡爭鋒,但北面行營的三萬精銳禁軍一直沒動,顯然,是防范北面及東面的威脅,北面可能的威脅原來很多,東面主要便來自齊魯。

郭從義這天平軍,說是一軍,實則不過區區兩千軍卒,臨時征丁能湊五七千數,鎮寧軍軍馬若到,他根本沒有抵抗之力。

而現今見到齊王軍陣,郭從義這才寬心,便是鎮寧軍傾巢出動,只怕齊王這支精銳之師也有一戰之力,更莫說,齊王這支親軍,還有很多讓人看不明白的地方了。

是以,郭從義離開時,神情已經很是輕松。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