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六十二章 水云間 (上)

更新時間:2020-04-03  作者:錄事參軍
符昭愿心里輕輕嘆口氣,不過,他知道,因為齊王出人意料的沒同意聯姻,父親一直覺得齊王誆騙了他,心氣一直極為不順,原本以為順理成章之事,齊王也該心里有數,卻不想,齊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說起來,不過做齊王側妃而已,父親還覺得委屈姐姐呢,但愛惜齊王是個人才,父親又絕對沒什么問鼎天下或是割據一方的野心,當然,這或許也是一種很聰明的做法,這些年來,皇帝走馬燈一般,很多皇族都沒什么好下場,但如自己符家,卻是家勢越來越大。

如果和齊王聯姻事成,符家之榮耀,自然能保持下去,哪怕齊王身敗,但以父親威望,符家將來自也可屹立不倒。

但偏偏,齊王殿下,就走出了一步父親絕對沒想到的棋。

不過說起來,自己倒也覺得沒什么,齊王這個人,不是什么陰險詭詐之人,而且其所做之事,現在越看,越是大志向,真不能如世俗眼光視之,父親和其相比,好似,好似眼光太過短淺了一些。

雖然,自己本不該如此腹誹父親。

“爹爹,你不會,有什么別的想法吧?”符昭愿有些不放心,小心翼翼問。

符彥卿冷哼一聲,“怎么,你準備去齊王那里告密?”

符昭愿無奈道:“兒只是不想,大名府生靈涂炭,怕父親大人,留下千古罵名,而且,齊王殿下行事,一向鬼神莫測,恕孩兒直言,父親允齊王入城之日,大局便已定,現今這大名府,便是趙、李二人合力助父親,只怕父親也回天乏術!”

“符家榮華富貴,并不稍減,該當齊心助齊,父親也該聽聞殿下種種舉措,難道真還能視殿下如常人么?”

符彥卿冷哼,“年紀輕輕,竟要變天下之法,如此自大妄為,只怕下場不會太好!你姐姐沒嫁過去,倒不是壞事!……”突然咬咬牙,說道:“你之二姐三妹,哪一個便配不上他側室?虧我還說,你二姐三妹,任他擇選,簡直欺人太甚!”

符昭愿咳嗽一聲,父親大人,終究還是因為面子問題罷了,畢竟是主動要人去說親,卻被齊王殿下婉拒。

“父親大人,我觀齊王殿下,甚為不喜門閥,我符家……”說著搖搖頭,“父親大人,我符家之榮耀,夠了啊!若不然,日后怕盛極而衰,落個凄凄慘慘……”

符彥卿并不言語,只是慢慢靠回座椅,閉上了眼睛。

大名府王宮,在劉思遇兄弟被抄家之時,恰好改建工程收尾。

乾福殿是寢宮,齊王雖然百無禁忌,如視政殿便沒有更名,但寢宮還是有些不同,是以,齊王改乾福殿為乾安殿,又將王宮中劃出的中宮及東西南北四宮起了名字。

大名府,北連河北四鎮,東去齊魯之地,南下則可渡黃河直接威逼汴京。

外界傳聞,齊王將會坐鎮大名府謀圖中原,聽聞齊王之侍衛親軍已經從兗州出發,浩浩蕩蕩上路。

不過現在的陸寧,還在春河樓里,還是文阿大的造型,正坐在春河樓二樓,品香茗看外面夜景。

自從西尚宮住進春河樓后,春河樓里,男丁漸漸少了,現今,更早就是清一色女婢。

對此,陸寧也有些無奈,感覺自己后宮的規矩,禮教大防,大的正向后世明清時代策馬狂奔,不過這種事,也就順其自然,也不是自己該管的事兒。

外面人聲漸漸沉寂,大名府漸漸陷入一片漆黑,只有巡城士卒的火把星星點點。

半個時辰后,在自己寢室,陸寧愕然的看著碩大木桶和木桶中冒著熱氣、飄著花瓣的香湯。

外間冰天雪地,寢室中卻溫暖如春。

陸寧進屋的時候,苗氏就忙退了出去,碩大浴桶旁,只留下一襲紅色襦裙風流儀態,鳳目如波的尤五娘,在香湯熱氣映耀中,她俏臉微微粉紅,更顯得嫵媚不可方物。

“主君,明日便進王宮,主君這些日操勞,正好沐浴解乏,恢復本來面目。”尤五娘細聲細語,嬌音輕柔,讓人耳朵癢癢的。

這幾日,陸寧一直日夜奔忙,令大名府在穩定中又查抄豪紳令新法順利施行。

現今終于有了眉目,確實心中很有些輕松,明日要以齊王身份進修繕一新的王宮,也真如同尤五娘說的一樣,今日該沐浴解乏,也洗去臉上一些掩飾,所以,便沒再去打鐵。

只是,現今看著花瓣香湯,嬌滴滴美妾,怎么都感覺這場面,很是曖昧。

不過,主寢室就這一個,總不能讓西尚宮,去廂房和女官、婢女們同住。

一直考慮大名府各種麻煩事,原本倒沒往這方面想,今日不去打鐵不去做各種布置,留宿的話,卻是要和尤五娘同寢一個房間。

咳嗽一聲,陸寧指了指屏風外,說,“去那邊等著,背過身。”說著話,自己都覺得好笑,怎么倒好似,自己怕成為什么受害者。

指揮五娘,更好像是自己養的什么寵物一般。

不過看著尤五娘,真的便聘婷走到了浴桶旁的屏風后,也背轉了身。

看著這一幕,陸寧心下,微覺不是滋味,五娘就真好似自己籠中養的金絲雀,隨意自己調弄,自己說出的話,從來沒有不乖乖聽從的。

但她想要的安全感,自己卻一直沒給過她,令她一直心懸在半空,很沒有著落吧。

陸寧心中嘆息,慢慢寬衣解帶,進了浴桶。

滾燙熱水包裹,舒適感立時傳遍全身,陸寧長長吐出口氣,閉上眼睛,享受難得的放松,整日打鐵,這段時間又加上大名府整治豪紳而不能引起動蕩的規劃,真正是勞力勞心,自己雖然體質特異,但勞心之處,卻也疲乏,便是打鐵勞力,這種枯燥的工作重復又重復,又如何不心累?

輕輕鞠起一捧熱水敷在臉上,進木桶前臉上身上掩飾已經撕掉,但這段時間真正的肌膚不見天日,此時熱水熏面,卻也很是舒爽。

屏風后,突然傳來動靜,陸寧轉頭看去,卻是尤五娘跪在地上,仍背對自己,好似,在抹淚。

“別裝樣子!”陸寧皺眉,就知道她要耍什么鬼把戲。

不過,看著她柔弱嬌軀,肩頭顫顫的,嫵媚麗人,更有幾分憐人。

“是……”尤五娘小聲應著,果然,不敢再哭。

陸寧卻覺得有些不對,好似,她今天真不是做樣子?

“你到底想什么呢?說吧,恕你無罪。”

“奴,奴知道,主君怕泄了仙氣,只是,奴,奴也不知道為什么,今天,今天有些,用主君的微言大義,奴,奴有些挫敗感,好像,一點,一點盼頭也沒了,奴們,奴們不知道幾時,幾時才有資格,做主君的婢女,每日便是幫主君梳梳頭也是好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