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五十八章 小伙子,不錯嘛

更新時間:2020-04-03  作者:錄事參軍
“請稍候!”苗大郎起身。

陸寧看起來一直只是靜靜品茶,耳聽苗大郎去了后宅,卻是和苗氏講,要給她贖身。

苗氏好像被嚇了一跳,連聲說不行,在苗押司逼問下,她只是哭泣。

苗大郎最后,無奈回轉。

但他看著陸寧的眼神,可就不似先前那么友好了,想是覺得妹妹貌美,不消說,這婢女,實則是婢妾,但又不是真正妾侍,是和主人有肉體關系的女侍中身份最低微的,婢妾,實則就是婢女的一種,從某種角度,還不如真正的婢女呢。

陸寧摸出一塊銀錠,“押司,這是……”

話音未落,苗大郎已經冷哼一聲,“聽說你就這點家當了,還是留著吧,后日再來尋我,我領你去衙司。”顯然,商稅司剛剛獨立建衙,人員還不算齊整,他用些力氣,自然能舉薦進去。

陸寧點頭,他本就扮演孤僻不喜說話的角色,也省了言語間太過作偽,阿諛奉承之類,不是他的性格。

前世,他也主要是執行種種暴力密務而已。

“我不知道六姐兒為什么怕你至此!我會慢慢查,從今日起,你若不善待六姐兒,以后莫后悔不聽我今日之言!”說這話時,苗大郎神色極為嚴峻。

他自不知道,從身份來說,他是吏,妹妹卻已經是八品官。

陸寧微微頷首,這苗大郎倒是個人物,從苗氏提起自己時戰兢兢的樣子感覺到了一些不尋常,不過,隨意他查便是。

自己以后白日在商稅司衙門,晚上化身癩痢大師打鐵,是兩個不同的人物,軍鐵鋪那些學徒根本就不和外界接觸,苗大郎根本查不出什么。

商稅司衙門距離春河樓不遠,于是,陸寧白天便變成了租住在春河樓的商稅司衙門文員文阿大,晚上則變成了在軍鐵鋪打鐵的癩痢頭大師。

陸寧進入商稅司衙門沒幾天,春河樓對面他租住的二層小木樓,便有劉府管事領著幾名青皮來通知,因為齊王新政,賃錢一年加到六貫,青皮更言語威脅,若有外地口音的官吏來問,便說賃錢一直便是六貫,若不然,有你好看。

而果不其然,兩天后,商稅司八品監察郎也來走訪,進了幾戶人家,打聽的結果,自然是租賃房屋的費用,和以前一般。

商稅司里,大名府各行各業物價此時開始登記造冊,以此作為稅務之基礎。

但不消說,如劉家在廣寧坊數百間租賃出去的房屋,比以前收入還高了一些。

這當然僅僅是冰山一角,可想而知,大名府之高宅大戶,很多都和劉家一樣,弄虛作假,將賦稅全部轉嫁到平民、雇工等等身上,借著新政由頭,反而趁機斂財。

怨聲載道,甚至春河樓中,寥寥無幾的客人,酒后談論,也痛罵新政。

這些客人自然不知道他們都在閻王殿轉了一圈,如果不是齊王有嚴令,他們的腦袋早一個個被那蠻牛似的店家扭了下來。

大名府商稅司衙門就在春河樓所在街面,原本是前前朝皇親房舍,現今那皇親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其田產房產都被征為公用,一套三進院落被略作改造,成了商稅司衙門。

商稅司,大概也是歷朝歷代以來,唯一由胥吏為主事卻單獨設衙的衙司了。

商稅司主事姓鄧,副主事姓馬,除了一位不合群的劉押司,苗大郎在其余押司中明顯排第一位,和鄧主事關系甚為親密。

陸寧這個文員,又是苗大郎的關系,而且不管陸寧怎么掩飾,但既然沒用碎布條包起自己偽裝成瘌痢頭,其就是和旁人顯得不一樣,干干凈凈清清爽爽,令人看著就很喜歡,會生出親近之心。

在衙門里,雖然苗大郎并不怎么搭理陸寧,但旁人自都以為苗大郎是避嫌,便是鄧主事,見到陸寧也總是有個笑臉。

現今齊國境內,各衙門還是兩衙,但卻改成了上午和下午,上午基本便是八點到十一點左右,下午從三點到六點左右。

這天傍晚散衙,陸寧卻沒想到,本衙司的監察郎丘奎來到他的文房,笑著說:“阿大,我請你吃酒啊!”

說起來,這丘奎乃是八品官員,而本衙主事卻是沒品級的吏員,但齊王新政下,各衙各司都有自己的職責,丘奎雖是有品級的官員,但在商稅司,僅僅有監察之權,而且,作為外來戶,平素根本沒人理他。

陸寧看著這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心下微微一笑,挺機靈的,把自己看成了突破口啊這是。

從邏輯上來說,這丘奎選的突破口,絕對正確無誤。

自己屬于商稅司的自己人,苗押司是自己后臺,鄧主事都對自己很是親厚,但偏偏,自己也是外來戶,沒旁人那么多利益糾葛,年紀也不大,和他應該有共同語言。

山東府、真定府、大名府的這三個監察郎,詳細資料陸寧都看過,甚至可以說是陸寧欽點,只是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本身就都是很有些個性的文人,都有點憤世嫉俗的屬性,學東西卻快,能接受新鮮事物,是山東府高等學館速成班出身。

甚至陸寧都喬裝給他們上過課。

當然,實際上,三個月的所謂速成班,基本屬于趕鴨子上架,但現在只能這么搞。

這丘奎,在三個人中,算是最有悟性的一個,現在,這可不從速成班學的,監察事務如何尋找合適的突破口么?

選對人物,最為重要。

“好啊!”陸寧也不理會旁人對自己使眼色,微笑答應。

丘奎大喜,“好,好,那阿大兄,聽說你住在春河樓,就在春河樓吧,兄可以多喝幾杯,也不妨礙兄臺休息,愚弟喝酒,喜歡不醉無歸!”

作為一個八品官員,和普通文吏稱兄道弟,那真是折節下交了。

陸寧笑著說好。

春河樓,根本沒什么客人,陸寧和丘奎坐在二樓雅間,丘奎顯然想不到這春河樓菜價還挺高的,咬著牙,點了些魚、肉之類的硬菜。

齊境官員年俸,雖然底層官員收入大幅提高,但級差區別沒那么大,暫時又沒吃閑飯的勛貴,整個齊國境,唯一一名爵爺就是這大名府的蓬萊縣侯,加之人事又精簡,總體上財政怕比任何朝代都健康,畢竟,按以前體制,一名上了二等的貴族,足可以養活一百多個低級官員了。

如丘奎這種八品官員,因為直屬京師,屬于京官,年祿一百石,月俸月料折五貫左右,雖然現今物價比前朝有所提升,但丘奎的年俸,有妻有妾一家子也能生活不錯,不過如丘奎這種,以前明顯就是個窮酸書生,生活剛剛步入正軌,日子自然會緊巴些。

看著丘奎咬牙要好酒好菜的樣子,陸寧心下莞爾,為了打聽情報你也是拼了。

對這小伙子,倒是多了很多好感,畢竟現今可沒什么招待費能讓他報銷。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