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四十六章 一騎西來,卷起千堆雪 (下)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姐夫?尤懿懿詫異的睜大眼睛,啊,他說我是小號五兒?!

五兒?尤懿懿身子猛的一震,五兒?姐姐?

她的心突然劇烈跳動,甚至,微微有些眩暈,天旋地轉一般。

旁側,一個略黑小婢女輕輕扶住她,她才沒摔倒暈厥。

“姐姐,我姐姐還活著?”尤懿懿淚水,刷刷的落。

少年郎笑道:“她活得可不知道多好,過兩天你就能見到她了。”

真的是,姐夫?姐姐,還活著?而且,已經成親了?尤懿懿淚水簌簌的落,有種喘不上氣的窒息感。

自幼,她就崇拜姐姐,喜歡姐姐的漂亮,喜歡學姐姐如何妝扮,所以,她整天跟在姐姐身后做小跟屁蟲,雖然,姐姐好像并不喜歡她,有時還會打她,但她還是那么喜歡姐姐,喜歡追著姐姐跑。

幾年前和姐姐失散,天塌地陷一般,她哭了幾天幾夜,重病一場,險些死過去。

從那兒以后,好像整個世界就變了,她懂了很多事,以前的事,她想忘掉,因為每次想起姐姐,心就疼的厲害。

今日,本來想,可能自己,很快就能見到姐姐了,親人馬上就會都被砍頭,自己也不想孤零零活著,也許,是好事呢?如果姐姐死了,自己又可以見到她,跟在她身后,做小跟屁蟲,如果她還活著,自己就給她托夢,讓姐姐努力活下去,要活得很好很好,自己會守護她。

可是,我沒死,也,也能見到姐姐嗎?

尤懿懿抹去淚水,看向這個自稱是自己“姐夫”的人,很多話,她想問。

“你姐姐挺好的,一切,等接了東城大牢中你的親人再敘話!”少年郎好似知道她想什么,說著話,揮了揮手。

尖銳的笛聲響起。

有刀婢便去撕下了圍繞涼亭的布簾,卻見土丘東側雪地之中,數十騎紅翎沖天的重甲女射正奔馳而來,蹄聲如雷,威勢無匹。

看到這一幕,田欽祚猛地一呆,原來,原來是他?

這尤家,何德何能,怎會是他的親眷?

突然,田欽祚猛地跪倒,稽首道:“齊王殿下,罪臣,罪臣愿降,愿降!”

陸寧看了他一眼,笑道:“好,你便引路,帶我進東城大牢放人,不過若有別的心思,令東城縣縣兵被屠,那是你的罪孽!”

“殿下親身來此,罪臣怎敢妄言欺天?!若殿下肯收容罪臣效勞一二,罪臣定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說著話,砰砰磕頭。

陸寧笑笑,說:“好,起身帶路,我看你亭下,有車馬和馬匹。”

這田欽祚史料不多,但后世網絡上,倒是有很多吹噓他為北宋第一猛將的,什么三千軍馬破六萬契丹之類的,不過說起來他確實有些不錯的戰績,但同時也是個貪墨之徒,還曾經逼死北宋名將郭進,史書評價他陰險狡詐,尤其不喜歡儒士,喜歡欺壓同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史書都是儒士所修,才對他的黑點大肆批判,還是他真的就特別不堪。

不過不管怎么說,這家伙,顯然不是簡單人物,外域之人,竟然看到紅翎衛就知道是自己,那自然是對天下格局特別關注,也重點研究過自己。

而且,他心思陰沉是肯定的,倒也不可不防。

陸寧看向尤懿懿,說道:“懿懿,你也跟我去,牢中認人。”

免得那田欽祚,亂指認人犯,害的自己救錯人。

“姐夫,你,你能不能,也幫幫,幫幫陳大叔……”尤懿懿怯怯的問。

尤懿懿知道,那惡徒縣令為什么假裝對自己好,也知道,他為什么想射死那可愛的小兔,當時,她恨死這惡徒了,心中更祈禱,如果小兔平安,她愿意今日就身死,反正多活幾天少活幾天而已。

卻不想,上天好似聽到了自己的祈禱,那橫空突然射來的箭矢,就好像帶著金光,自己還在想,是老天爺,派來了天兵天將嗎?

沒想到,卻是,卻是姐夫……

姐姐沒死,嫁給了姐夫這樣的人,真,真好!

那惡徒縣令,原來這樣怕姐夫,稱呼姐夫是齊王殿下,那是,很大很大的大人物了吧?

那,姐夫,也能救陳大叔了吧?

陳大叔,一直對自己家人特別好,可是,在牢里,聽嫂子和母親議論,都是如何讓自己家人平安,沒有一個人,想到過陳大叔,他,他也太可憐了。

只是,自己,好像,好像不該剛見面,就給姐夫出難題。

尤懿懿怯怯看著腳尖,說完,有些后悔。

陸寧那邊也是有些發呆,隨后才想起,啊,那陳阿大?

“懿懿,你比你姐可善良多了!”陸寧莞爾。

“不,不是這樣的……”尤懿懿忙搖頭。

“走了!”陸寧揮了揮手。

……

不到半個時辰后,東城縣內,一隊紅翎沖天的重甲女射出現在長街上。

路人紛紛驚惶閃避,側目而視。

田欽祚乘馬在最前,陸寧緊隨其后,再后面,便是三十六騎契丹重甲紅翎女射。

尤懿懿側身坐在陸寧身后馬鞍上,她小手緊緊抓著陸寧錦袍,不過,姐夫騎術好厲害,坐在他身后,根本感覺不到一絲顛簸。

此時進了城,速度放慢,就更是平穩。

實則陸寧本來是準備令尤懿懿和野人納米乘一騎,而不管有沒有田欽祚,都是閃電般入城,破牢籠,將尤家人救出,一騎帶一個,閃電般出城,所以才沒令馬車隨行。

救出東城縣牢的尤家人后,再去貝州救尤老大,當然,那就是另一種謀劃了。

不過,令野人納米帶尤懿懿上馬時,看到尤懿懿可憐巴巴看著自己模樣,知道她害怕又不敢說,契丹女射,都是重甲貫身猙獰面具,這小丫頭便有些怕,而且,應該有很多話想和自己傾訴,只是她不敢提什么要求。

陸寧略一琢磨,便自己帶上了她,為了避嫌,令她坐在了自己身后,因為尚記得,和貴兒同乘一騎摟著貴兒時的一些小尷尬。

此時馬速放緩,陸寧笑著說:“你姐姐挺好的,吃得好睡得好,還有一堆她最喜歡的珠寶,天天數著玩……”

尤懿懿在后面拼命點頭,姐夫真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蟲一樣,知道自己想知道什么,自己不敢問,他卻主動會說給自己聽。

不過,他說的,還真是姐姐……

撲哧一笑,尤懿懿鼻子又有些酸,為姐姐開心,她,她真的過上自己喜歡的生活了,記得她跟自己可嘮叨過不止一次,這就是她以后夢想的生活。

對夫婿,姐姐好像不怎么在乎,遇到姐夫這樣的人,姐姐以前做夢也不會想到吧,她從來不喜歡做白日夢,所以,也不會幻想遇到姐夫這樣的人,不過,現在姐姐的夢想,應該不是金銀珠寶了吧?讓她在金銀珠寶和姐夫中二選一的話,她肯定是選姐夫。

“大膽!”突然身后那紅翎姐姐野人納米清斥一聲,前方好似有人要攔馬隊,隨之痛呼一聲,向后飛了出去,帶倒了數個攤子。

“闔城軍民聽著!今日齊王殿下進城!不想傷子民性命!觸犯天威者!先送爾等無頭木箭三支,第四支,便是吾之紅翎利箭,到時莫怨血雨腥風!區區百名縣兵!枉自送命!”

紅翎姐姐大聲喊著,語調有些生硬,好似學中原話不久,喝聲中,自有凜然之威。

而此時駿馬馳過,尤懿懿看到,旁側街上,一名軍卒正跪坐地上,捂著胸膛,大聲咳嗽著。

尤懿懿暗暗心驚,這些紅翎姐姐,好兇惡,也好厲害。

卻都是姐夫的奴仆,在姐夫面前,都跟溫順的小貓一樣。

姐夫,是不是兇起來的時候,可怕的要命?

“田欽祚,你帶的好縣兵!”陸寧笑著喊了聲。

前面馬上,田欽祚身子顫了顫,“這,殿下,是,是罪臣不是。”

其實在陸寧要帶紅翎衛徑自入城時,田欽祚就說還是他自己回來,糾集屬下及胥吏,獻城歸順齊王。

又說東城縣縣兵,曾經接到他的令喻,軍馬調動,如果經過本縣,他必然會傳知都頭,若是沒有接到他的令喻有軍馬入城,那多半就是敵軍,哪怕自己被挾持在敵軍中,眾縣兵也要奮力出擊。

陸寧沒答應,還是原計劃,閃電入城。

當然,田欽祚是擔心真有自己被脅迫的一日,如果有不怕死的縣兵來騷擾,多少給自己逃脫能制作些機會。

卻從未想過,會有今日這樣的尷尬。

“倒也不用領罪,我說你帶的好縣兵,倒也不是譏刺你。”

陸寧在后面,笑了笑。

這東城縣,只有百名縣兵,都頭張世南,自己也見過。

就算這些縣兵集結來戰,陸寧深信,自己不出手,紅翎衛也能毫發無損的將這些縣兵盡數射死。

只是,沒必要在這里殺傷人命。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