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三十章 氣吞萬里如虎 (下)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張美帶著大隊騎兵趕到寧州城下時,卻恰好見到,那齊王策馬在寧州城下奔馳,彎弓搭箭,飛奔而回,城頭一片驚呼,卻是城樓上那迎風招展繡有契丹大字的虎威之旗,突然緩緩飄落,顯然是被齊王,一箭便射斷了旗繩。

張美鷹目,甚至遠遠好似看到城頭那老對手王洪,摸了摸自己頭盔,顯然這王洪也被驚嚇了一身冷汗,這一箭,若是對他去的,怕此時他已經命喪黃泉。

齊王殿下的弓箭,射得,這個,實在有點遠,超出人的心理認知……

寧州城依運河而建,南門沒有護城河,此時南門外幾百步,齊王殿前親軍重騎列隊而立,不過百名重騎,卻好似根本不懼怕寧州城中隨時涌出的兵潮。

在這一列列重騎兵之前,地上堆著幾十個血淋淋人頭,頭發打成結系在一起。

那殿前營指揮使呼延贊,正大聲喊:“王洪!齊王殿下說了,你身為中原舊部,卻任由契丹人屠我族人,數千軍馬,卻怕區區幾十個契丹人,你枉為人子!”

“今日齊王殿下饒你狗命,這四十六顆契丹狗的人頭送給你!便是送你的暮鼓晨鐘!”

“他日殿下再次北巡狩獵之時,你部若不闔城出降,全部必被誅之!”

呼延贊吼聲如雷,城上北軍,各個臉上惶惶。

唐舒拍拍腦門,好似,又一個修仙兒的……

張美眼見此景,也是苦笑,百名騎兵,嚇得王洪不敢迎戰,也是破天荒第一遭了,這王洪,可從來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萬馬軍中耀武揚威,看來對齊王殿下及其親軍已經習以為常,公主密信說齊王曾一人落一城,炫武齊魯地。現今看,怕也沒什么夸張之處。

不說旁的,齊王殿下這些親軍,真是太有底氣了,這種囂張的事兒顯然沒少干,甚至看起來,齊王殿下今日沒有破這寧州城,他們沒跟著沖進去大殺特殺,已經算是很客氣了。

此時卻見齊王正打馬慢馳而來。

張美略一思索,便翻身下馬,身旁唐舒怔了下,也忙跟著下馬。

齊王馬到了近前,張美躬身,抱拳道:“殿下,臣張美,懇請殿下,從此庇護橫海軍民!”

陸寧微微頷首,“我來就是此意,張節度,遼人再犯境,你便十倍還之,以橫海軍軍力,守境不難,若遼軍大舉來犯,本王必引軍渡黃河擊之!”

“臣遵命!”張美深深躬身。

陸寧點點頭,道:“如此,我這便西去,前去鎮州見郭崇。”

張美微微一呆:“殿下這就要走?”

陸寧笑道:“兵貴神速。”

張美心下苦笑,傳聞齊王有幾個口頭禪,兵貴神速便是一個,所以區區三兩月,就取了齊魯之地。

“殿下,我子張守瑛,便在殿下身邊做個近侍如何?”張美又躬身。

旁側站著的張守瑛,立時臉上現興奮之色。

陸寧知道,張美這等于是將獨子作為人質送去兗州,外藩表示真正臣服之意,畢竟這張美,現今領橫海軍,節滄、景(定遠軍)二州,等于小獨立王國一般。

陸寧笑笑,“這就不必了。”又道:“此次北巡,若能令河北三鎮歸心,我便整肅你三鎮軍馬,募禁軍建河北大營,守瑛可入河北大營聽差。”

張美一呆,這齊王殿下,還真是從來不繞彎子,如何整肅三鎮軍馬都想好了,也不做絲毫掩飾。

但本也是,齊王北來,顯然不是要河北三鎮僅僅名義上的歸附,遼兵北下的話,從大義上,齊王便要派出援軍,而遼兵不北下,自己三鎮就都維持各自的獨立王國狀態,這,確實說不過去。

齊王這般直來直去,并不掩飾要擁有河北三鎮真正統治權的意愿,才是好事,不然,難道以后真要和各藩鎮節度使暗中斗來斗去,下毒暗殺自己等來最終將這些軍鎮掌控在自己手中。

不過,此舉自己和郭崇兩人倒無所謂,畢竟自己兩人,出鎮時間不長,本就是臣子替天子守邊的心態。

但那孫行友,可就未必認同了,畢竟孫氏一族,在定州為本地豪強,其被當地人尊稱為仙姑已羽化成仙的本家姑姑,信徒眾多,已故去的孫行友兄長,和現今承藩的孫行友,繼承其姑師之衣缽,以術法惑眾,許多信徒尊孫行友為天師。

孫氏兄弟更是因為自己舉兵對抗契丹入侵,其后,被晉主招撫為指揮使,到本朝招撫為節度使,其心態,怕便是自立之主的心態,若說侍齊王殿下,應該無妨,若真整頓軍馬,削去軍鎮,這孫行友哪里會乖乖就范?

心里胡亂琢磨著,張美躬身道:“如此,殿下此去鎮州、定州,便帶上犬子,為殿下跑腿打尖,指引道路。”

陸寧笑笑:“也好,小侄子,就偏勞你了。”看向了張守瑛。

實則張守瑛,比陸寧還大上幾歲。

但張美卻是大喜,這聲稱呼,可是極為親昵了。

張守瑛也是喜出望外,躬身抱拳,喜不自勝道:“太好了,能為殿下效勞,小侄幸何如之?!平素,小的又可以向呼延大哥多請教些軍法韜略。”

陸寧微微頷首,心下卻無語,呼延贊勇則勇矣,兵法韜略?那是不存在的,你可莫被他染上刻字表演的習慣,那就不錯了。

……

眼看城下軍馬潮水般退卻。

城樓上王洪,長長吐出口氣,那齊王,真是肆無忌憚的耀武揚威,全不將這寧州軍馬看在眼中,可是,偏偏讓人心里抽抽,根本不敢出城迎敵,可想而知,今日這齊王如果真率軍馬攻城,只怕部下瞬間就會哄散。

和中原交戰,部下本就士氣不高,若是有大隊中原軍馬來襲,自己若是不開城投降,只怕就會被部將砍死獻城。

齊王,看來也必然知道這一點,他今日沒攻城,應該是還沒準備好,不想太過激怒契丹人而和契丹人爆發大戰,但是,就如同他部下所喊,他日這齊王若再次北巡狩獵于邊,就必然是帶大隊人馬,來挑戰契丹這個龐然大物。

說起來,自己是該期待呢,還是該擔心。

王洪心神有些恍惚。

“史公,那些契丹狗……契丹人的腦袋,要不要下城去收……”旁側部將小聲問。

王洪瞪了這親信副將一眼,說:“等等派出哨探,若其真的已經退兵,便去收。”

部將躬身稱是,說:“只怕會有伏兵。”

顯然,讓這些契丹人的頭顱暴曬幾日,按中原傳統,很不人道,但卻正是他們敢怒不敢言的心聲。

平素這些契丹人,便是他們這些高級軍官都不被當人看,更莫說低級軍官乃至普通士卒及百姓了。

這次駐扎寧州的這一小隊契丹人,又去打草谷,結果全被砍了頭顱,實則寧州城中,軍民無不額手相慶。

“三日后差不多可以去收尸……”部將喃喃的補充了一句。

王洪懶得理他,哼了一聲,轉身下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