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十九章 登州變化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問蓬萊何處,風月依然,萬里江清。休說神仙事,便神仙縱有,即是閑人!”

碧海一線,紅日東升,海浪拍打礁石,散做雪花朵朵。

仙山映在海中,青蔥巍峨,宛如海市蜃樓,美輪美奐,卻又氣勢磅然。

大小蜜桃,看著站在舟頭詩興大發的主人,聽著主人吟唱,心神俱酔。

楊守一也心中震動,齊王殿下,文韜武略,世間又有誰能及?

當然,齊王雄才大略,這吟詩作對之為,卻根本不算什么了。

四名刀婢,不懂風雅之事,只是握著彎刀,眺望四周海域。

楊守一盡量離這些挎劍弄刀的女孩子們遠一些,可是聽說,各個心狠手辣的很,真怕說錯什么,被那彎刀女侍在腿上劃一道,爆了血管,就此不治。

在畢家庒,可不是沒有先例。

登州治所在蓬萊縣,陸寧前世來過蓬萊,今生再來,心情又自不同。

征了葉扁舟,在這蓬萊近海閑逛,當然不是為了看風景,而是考察海港軍港該如何構筑。

但風景實在太美,令陸寧心曠神怡,又做起了文抄公。

好似來到這個世界,也不可避免受影響,喜歡用些詩詞抒發胸懷。

當然,他在吟唱詩詞時,自沒有意識到,身邊之人,都會將這詩詞,當作是他所作。

“象先啊,方才駛過之處,造船所似乎狹小了些,僅僅能為官家造些刀魚戰棹,該當仿效南國東都揚州,也要多造出海之船,賣給商人么嘛,以此來養船場,此處倒可以建個水寨,募水兵教習水戰。”陸寧說這話,看向站在身后,臉色略有些發白的楊守一,就笑道:“你有暈水之癥,何不早說?”

揮揮手,“上岸上岸!”

……

蓬萊甕城,遠遠可以眺望遠方郁郁蔥蔥海島山脈。

陸寧身邊,又多了一隊官員,以登州別駕鄭世恩為首的登州官員。

和楊守一深談過,陸寧已經決定令楊守一在這登州做刺史,以此貫徹自己在登州擴水寨建船場練水軍的思路。

前幾日提拔楊守一進左內史院,就是存的這個心思,不然直接從一縣主薄到州刺史,有些駭人聽聞,進了內史院,跟在自己身旁,哪怕短短幾天,也算有了進身之階。

王伯安已經被押解去了兗州,文登縣令李佑對畢家案審理也很快,判文很快送來了登州。

畢家一切財產被抄沒,女充官奴,十六歲以上男丁皆斬。

陸寧批復送了回去,抄沒畢家家產,田充官田,畢家及豢養門客五十歲以下男女皆發司隸監。

其實,聞得王伯安入獄的當晚,畢老太公就自縊身亡。

而且雖然畢家族人、惡奴、門人等等很多獲罪不冤,但只怕更多的族人及門客罪不至貶為奴戶。

但為了威懾各地方豪族,為了令新政順利推行下去,好像,畢家只能自認倒霉。

走在甕城下,想想自己剛剛對畢家判詞的批復,陸寧隱隱的,覺得心里沉甸甸的,便是單槍匹馬襲青州、平齊州,雖知道自己不是不死之身,也可能馬失前蹄死在亂軍之中,但好似,那時的心態也很松弛,有一種玩弄天下權柄的隨意。

可是,現今,真正統治了遼闊地域,加上隱匿之戶,近兩百萬人口,由此一些作為,再由不得自己喜怒,也再不能那么率性,就如畢家,自己就不可能還要甄別誰該獲刑誰該寬大。

畢老太公,富貴一世,到頭來,生死榮辱,只是自己一念之間,古稀之年,卻鬧了個上吊自殺的下場,偌大家族,盡皆成為奴隸。

想想,在這齊魯之地,現今自己擁有的無上權力,而隨之扛在肩頭的沉甸甸責任。

陸寧心里,輕輕嘆口氣。

“主公,我剛剛清理過名冊,冊有兗州軍共一千三百一十二人,實七百二十人!”匆匆走上甕城,單膝跪在陸寧面前的武將,是昨日剛剛被陸寧任命為登州將軍的雷蠻。

陸寧微微頷首,吃空餉這類,對州縣兵來說,以原本的機制,都是不可避免的。

雷蠻精通水性,陸寧又要在登州建水寨練水軍,是以以雷蠻為登州將軍。

齊魯其余諸州,陸寧也準備如此,各州設將軍,只統兵,不問政,刺史只問政,不統兵,諸州不再分上下州,州刺史,為正四品上,州將軍,為正四品下。

裁撤縣兵,各縣多編衙役,用以治安輯盜。

州兵由光政院管理,糧餉由光政院統一發放,和當地州財政脫鉤,當然,從運輸方便著想,可由光政院發公文,但要有齊王印章,由當地州該當上繳賦稅的一部分,充光政院軍費轉給當地駐軍。

實則唐制本就軍政分離,不過從唐末藩鎮時代開始,到現今諸國,州縣兵由地方官統帥成了常例。

陸寧自也不是為了軍政分離而軍政分離,更不是搞宋的兵不知將、將不知兵,各州將軍、各軍指揮使,便是和自己屬下將領軍卒在一起,整日訓練。

如此,才會令軍隊發揮最大戰斗力。

對自己任命的各軍指揮使,陸寧還是有絕對信心的,至少自己只要還活著,除非出現極為意想不到的局面,不然各軍指揮使,想來也沒背叛自己的。

其實軍指揮使定期互調,便可以解決擁兵自重的問題,當然,那是后期的事情了。

當然,為了保持軍卒精神層面的斗志,僅僅靠神話自己自然不夠,忠君愛國的思想是必須要洗腦灌輸的,包括齊魯地孩童,學館教育,德育方面,忠君愛國思想也是重中之重。

憶苦思甜之類的教育,都是具有強大生命力的凝聚人心的妙手。

前提是令齊魯地占據絕對人口的平民、貧民階層,生活越來越好。

地方軍制方面,各州將軍中,比較重要的州將軍,如登州、青州,自然是自己親自任命,其余州將軍,光政院遴選。

同時,各軍、各州都設監督使,就一個差事,監督軍餉發放之事。

且監督使固定任期一年,免得時間長了和軍指揮使、州將軍沆瀣一氣,而且,也令監督使和監軍截然不同,對軍務,沒有半點話語權。

各軍指揮使和州將軍定期互相調動,陸寧只是構想,當然不會現在實行。

這些大框架,當然會隨著時間調整,畢竟,任何事物都會變化,要因時而宜。

現今聽雷蠻稟告,登州軍,王伯安以前幾乎是吃一半空餉,陸寧搖搖頭,當然,以前的事情,和自己無關,也不是貪墨自己的銀錢。

“嗯,你便專心募兵一事吧。”陸寧擺擺手,各州兵,名額從一千到一千五不等,雖然是地方兵,也貴精不貴多。

當然,如果是太平時日,兵員還可以再削,但創國之初,自然省什么,也不能省軍費。

“殿下,高麗使樸大有來謝恩!”有侍衛跑上甕城稟告。

陸寧笑著擺擺手。“謝恩不必了,告訴他,且回高麗國吧,過幾年再來,必是不一樣的天地。”

那平州樸家是來試探中原皇帝,希望得到扶持而自立的。

中原通常不介入這些番邦之事,至于自己,現今就是有心,也無力。

“是!”侍衛起身,跑下去傳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