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十七章 就是來找事的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連片的阡陌,以富戶豪宅為中心,依附的莊客佃農土屋草舍一排排一列列,形成村落,大概北宋土地大兼并下的田莊,很多都和這文登縣郊的畢家莊園屬于一個模板。

走在其中,陸寧不由想起水滸傳里祝家莊之類的描述,大概,就是這般吧,莊客佃農依附于大地主,形成一種封閉式的社會體系,這些莊客佃戶,根本不需要知道天子是誰,只聽令于莊園主便是。

借口迷路口渴,陸寧在一家農戶討水吃,也打聽著這畢家庒的情形。

這家農戶甚是淳樸,夫妻兩個,又有幾個幼兒,倒是令陸寧想起了大牛一家。

“齊王好,齊王妙,齊王來了無田不納糧!”一個小女孩兒,吃著大蜜桃給的蜜餞,跟著大蜜桃學唱。

“這,唱什么呢?”半蹲在陸寧座位前的農戶焦大郎,沒聽太明白。

陸寧笑笑不語,他自不能自己夸自己。

小蜜桃在旁笑道:“是兗州附近一首膾炙人口的兒歌,齊王好,齊王妙,齊王來了無田不納糧。”

她緩聲說出,焦大郎這才聽明白,奇道:“這是什么戲文嗎?”

小蜜桃切了一聲道:“什么戲文啊,齊王剛剛下詔,無田者不用納糧,知道了嗎?”

焦大郎奇道:“齊王是誰?”

他這種農戶,齊魯剛剛易主,他自然半點都不知道。

此時,幾個小男孩小女孩,已經拿著蜜餞唱著剛學的兒歌跑了出去,大蜜桃答應他們,教會一個小朋友唱這個兒歌,便可以回來再拿蜜餞,而且每個學會兒歌的小孩子,都可以來,唱的好的,獎給蜜餞。

大蜜桃小蜜桃自不懂得什么,都是陸寧吩咐她倆這么做的。

這邊,聽焦大郎問齊王是誰?小蜜桃瞪起眼睛:“齊王,就是現在三齊之地的國主!也就是,你們全是齊王的子民,懂了嗎?!”

焦大郎瞠目結舌,但心中卻砰砰的跳,急急問:“齊王下了詔令,無田不用納糧?”

他這種農戶,依附于農莊主,平日繳納給莊主的租子里,包括了丁稅田稅這些需要向朝廷繳納的米糧,所以剩下的糧食,勉強能一家維持生活,吃飽都難,但也是沒辦法的事。

可是,如果面前這自己根本不敢正眼看的女貴人說的是真的,那可不是,以后自己只需要向莊主繳納五五的租子?那,那可以省下多少米糧了?每年自己一家都可以吃飽,兒子女兒,都可以養大?

莊主仁厚,雖然是良田,但租子只收五五,但加上向官家繳納的丁稅田稅,自己也只能留下一成糧。

以后,能留下五成了?

焦大郎一時有些激動,更有些不敢相信。

陸寧看著他,想也知道這農人心里在想什么,其實,實則這農人在冊不在冊都不知道,也就是,官方戶籍,都未必有他。

就說這畢家莊園,如果有一半人丁報入官府,那就很不錯了。

隱瞞佃戶丁戶,是這些大地主慣常的伎倆,但對佃戶們收租時,需要上繳國庫的卻要收的明明白白,最后,變成他們的私庫所有。

而一條龍稅法,只要能真正實行,便可以革除這些弊端,且更能促進手工業商業發展,最終,促成大工業的萌芽。

外面,好像越來越多的孩童在傳唱。

“我,我有點事去問問!”焦大郎好似等不及了,站起身,對其婆娘道:“好生招待幾位貴人。”躬身對陸寧告個罪,匆匆走出籬笆院。

陸寧心中感慨,實則華夏大地,真是禮儀之邦,便是一個農人,現今這禮數,也半點不含糊。

旁邊站的樸大有,雖然很奇怪這“特使”到底在做什么,但聽著歌謠,聽著小蜜桃的解釋,漸漸的,卻忘了別的,只是呆呆琢磨這不納糧之法。

心中,隨即驚起一身冷汗,若高麗國君也學中原這賦稅之法,自己這樸家,可不要倒大霉?

這稅法見聞,回去可萬不能跟任何人說。

“貴人,你喝水……”焦大郎的媳婦不會說什么,只知道捧著半個葫蘆瓢,問陸寧要不要水,見陸寧做手勢不要,就憨憨的站在一旁,不知道做什么好。

這時有新學會兒歌的孩童來跟大蜜桃討要蜜餞,拿到手后又歡笑著跑出去大聲唱,漸漸的,好似到處都是唱這歌謠的孩童聲音。

“滾滾滾,唱什么呢!”有人喝罵,接著,就見籬笆院外,一幫人匆匆走過來,焦大郎在這幫人里面,但苦著臉,臉上紅腫,好像挨了打。

為首的錦緞大氅中年男子踢開籬笆門,喝罵道:“是誰在這里胡說八道?教黃口小兒亂唱!”

隨之看向陸寧等人,又看到大小蜜桃,微微一怔,蹙眉道:“你們是什么人?”

“哦?”他突然就看到了樸大有,隨之大笑道:“原來是高麗賊使!”心里疑惑盡去,原來是另一撥高麗使,和這漏網之魚湊到了一起,卻又自己送上門來找死,真是妙極!

盯著大小蜜桃的目光也就不再掩飾貪婪之色,心說這兩個新羅婢,肯定是高麗王準備獻給汴京圣天子的,這才如此絕色,可惜啊,周已經三分,齊魯也動蕩中易主,這兩個孿生美婢,就獻給我家主吧!

又看向大小刀婢。

這四個昆侖奴,也挺有模有樣,要家主慈悲,能賞我一個就好了。

不過,他們說什么齊王?定是聽到了齊王新政,在這里瞎打聽瞎問,簡直豈有此理。

若莊客們都知道了新政,那還得了?

家主這兩日可正犯愁,但齊王這新政,好似一環扣一環,如以前那般曲解反而獲利,卻不太容易。

心里胡思亂想,揮揮手,“把這幫家伙都給我抓起來,誰反抗,就給我往死里打!”

陸寧笑了起來,“就因為我們在這里談論齊王之新政,就要被打死么?”

“不錯!”畢福也懶得跟他們多廢話,揮手道:“抓人!”

陸寧將侍衛都留在了里許外看守車馬,身邊就是大小蜜桃和四個刀婢。

但她們手中都是百煉利器,畢福身邊幾個仆役剛沖上來,便慘叫摔倒。

四名刀婢,靈巧而狠辣,都是地上一滾,這些仆役各個大腿中刀,摔倒在地,捧著大腿哭天搶地慘叫,鮮血汩汩,有的怕割到了股動脈。

陸寧也沒想到她們下手這般狠辣,畢竟從跟隨自己,這是她們第一次跟人動手。

那畢福臉上變色,立時撒腿往外跑,一邊跑一邊喊:“來人啊!殺人啦!新羅賊殺人了!來人啊!”

陸寧起身,“走!”

鉆天猴啪一聲飛天,同時大小蜜桃和四刀婢,拎起陸寧坐的馬扎,護衛著陸寧匆匆向外走,樸大有嚇得腿都軟了,勉力跟在后面。

匆匆向外走,陸寧心中一哂,實則,自己本就是來找事的不是?

事情鬧越大越好,畢家庒的人倒真配合。

令孩童們唱兒歌激怒畢家庒人。

就算那畢家來人很客氣,自己也會拱起他們火氣。

如此,自己治罪畢家時,更可以畢家因為“齊王兒歌”便要頂撞群毆齊王為因由。

借這個案子,更可以令那首兒歌傳遍齊魯,這傳播效果,可比什么都強。

帶著這樸大有,本來是另一個后續方案,卻不想,偏偏這畢家庒的那管家似的奴仆認識樸大有,不但省了功夫,事情還能鬧得更大。

變成了畢家因為“齊王兒歌”便要打殺齊王。

這,更是大新聞大事件,畢家更是罪責難逃。

還能說什么?只能說,老天都幫自己啊。

好似很狼狽的往外跑,陸寧心里,卻滿滿的全是幸福感。

當然,畢家奴仆如此強橫,看他們殺高麗使者就知道平素多霸道,今日更是說自己等反抗就可以打死自己等人,奴仆如此,家主可想而知,這畢家,被治罪,不冤。

原本來畢家庒之前陸寧心里還多少有些疙瘩,現今內疚盡去,心中更是暢快。

雖然,這樣狼狽而逃,好似是,人生第一次體驗……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