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七十三章 京華煙云 (下)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奏疏的最后,東海公卻是希望圣天子能以鄭王領泉漳節度使,以皇族遠赴閩地,如此,可以令當地閩民感覺到自己等,不是化外之民,從大義上,打擊留從效,如此,才能真正收復閩民之心。

而東海公在這里的言辭,多了幾分豪氣,倒符合那個無法無天整天張嘴就賭三十萬貫的家伙的性格,沒寫上什么提本部人馬,為圣天子踏破泉州天闕,想來已經很克制自己了。

只是,不管怎么看,這奏疏,好像,都不怎么真實。

怎么可能呢?東海公那幾百典衛,擊潰了留從效精銳,還要進襲泉州?言之鑿鑿很有自信的能平定留從效?

馮延巳心里怎么都不明白,可如果說東海公是胡吹大氣,那他圖什么啊?僥幸逃得性命,不趕緊來金陵請罪,卻遣人送來胡吹一通的奏疏?就算犯癔癥了,也沒這么玩的吧?

“左相……”看馮延巳拿著奏疏,怔怔出神,孫晟卻似等的有些急了。

馮延巳點點頭,將奏疏傳給他。

孫晟看得很快,隨之冷哼一聲,“定是癔癥又犯了!”他能坐到現在的這個位置,自然不是愚鈍之人,但人一旦深信一件事,這件事突然反轉的厲害,那下意識就會不想相信。

李煜因為坐在另一側,所以,最后一個接過奏疏,看了幾眼,就愣住。

唐皇已經看向謁者,“傳陳覺和那鄭……”謁者小聲:“鄭東升。”

唐皇頷首,“傳!”

很快,樞密使陳覺和鄭東升從殿外走進來,兩人一直在殿外候著呢。

鄭東升親自送東海公的奏疏戰報到樞密院,陳覺見事關重大,不敢耽擱,立刻領著鄭東升來勤政殿。

作為閩人,鄭東升是第一次來金陵,殿中寶座坐的是皇帝,其余不是宰相就是親王,老頭有些慌,進殿后就叩首:“臣,漳州別駕鄭東升拜見天子陛下!”嘭嘭的磕頭。

漳州來的?

馮延巳就是一呆,隨之就知道,定是這老頭親自送來了奏疏,派一名別駕千里迢迢上書,可見事關重大。

“鄭東升!陸寧奏疏所言,擊潰漳州三千牙兵,俘千余,斃四百余,可有虛報?”唐皇聲音有些寒森森。

“并無虛報,臣,臣以頭擔保!”老頭嘭嘭磕頭,漸漸,鼻涕眼淚直流,東海公,卻是令自己見到了圣天子,這份榮耀,死了也值了。

而且,送機密奏疏這般重任,東海公竟然這般相信自己,親手將奏疏交給自己,真真的是以德報怨,古之圣人,誰比得過東海公?!

老頭更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是唐臣,磕頭哽咽道:“臣,臣萬死,被那留從效蠱惑,處處與東海公作對,卻不知,天佑本朝,圣天子慧眼識珠,才有東海公這等少年棟梁。那東海公在漳州,被奸人處處詆毀,老臣愚鈍,也輕信傳言,現今思之,老臣真是死不足惜,詆毀東海公之奸人,各個該當誅心剖腹!東海公,武可安邦定國,文能日理萬機,更率親衛之軍,浴血奮擊,保得老臣等闔城數萬口性命,功莫大焉!圣上,令東海公入閩,圣明啊!”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磕頭。

皇太弟李景遂和孫晟,都覺得好似臉上,有些疼,甚至胸口和小腹,怎么都感覺有些不自在?

這老頭,看面相就耿直的又臭又硬的石頭那種,現今卻是鼻涕一把淚一把的稱頌東海公,讓人覺得,……,有些滑稽。

便是唐皇,臉上也有些啼笑皆非,我們認識的,是一個東海公嗎?

自從破例封了東海公兩個媵妾七品外命婦后,耳邊說東海公壞話的人好像突然多了起來,簡直是斑斑劣跡的一個混球。

不過,至少,奏疏里所說,看來是無誤了。

殿里幾位,任誰都能看出來,這漳州老官吏,根本就不是那種能扯彌天大謊的人。

馮延巳更是暗暗慶幸,幸好,自己還是幫東海公說了好話。

這奏疏一來,圣天子又何嘗不高興,聽圣天子沒有治罪東海公的意思,反而要推恩其親眷,那孫晟,還正唧唧歪歪要死諫呢,現今,東海公可是幫圣天子狠狠抽了孫晟不知道多少個大嘴巴。

“孫晟,你舉薦東海公有功,朕記下了!”唐皇溫言看向孫晟。

孫晟好半晌,沒有言語,臉色陣青陣白。

馮延巳心中暗笑,圣天子雖然寬宏無比,但也不是沒火氣,不知道,你被記下的,到底是什么呢?

唐皇目光又落到了李煜身上。

“看陸寧奏疏,軍機耽誤不得,從嘉,你便領清源軍節度使,明日便啟行!”

眾人都是一呆。

馮延巳心下暗暗點頭,果然果然,圣天子最喜歡的,還是鄭王啊。只是奈何皇太弟有大統之道義,燕王剛毅果決,甚得軍心,大統之爭,怎么也和鄭王無關。

但顯然如果有機會,圣天子還是想量度一下鄭王才干的。

圣天子一向優柔,遇到大事,必然會和群臣商議,現今令鄭王領泉漳二地,卻是難得乾綱獨斷一次,也可見,圣天子對鄭王,還是寄予了希望。

不過,馮延巳看著鄭王滿臉迷茫的神色,心下搖搖頭,這大統之位,自己怎么也不會押寶到他身上的。

……

李煜心中也不知道是興奮還是有些惆悵,第一次被父皇看中,出鎮地方,但要去的泉漳之地,卻是前沿,想到兵伐征戰,他就有些頭疼,恨不得有人替自己去才好。

回到府中,正在書房發呆的當口,大周后走入,俏臉有些慍色,“這東海公,欺人太甚,派人捎來書信,信封上,寫著什么齙牙仔親啟!”

李煜一呆,“信呢?”

大周后氣鼓鼓的將手上信箋遞給李煜,李煜立時一把抓過,拆開火漆看起來。

大周后無奈道:“有什么好看的?他去漳州,還能得好嗎?定是懇求你勸說父皇,令他可以回自己封國。”心中輕輕嘆口氣,如果夫婿他,真有影響父皇的能力,又該有多好?

留從效的奏疏是昨天到的,陸寧的奏疏是今天到的。

李煜昨日被留在了宮內,是以,大周后對廟堂上的事還一無所知。

李煜看著密信,卻傻呵呵樂起來。

陸寧就好像他肚子里的蛔蟲,一切都給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陸寧書信里說,實則奏疏和這封信送出后,他便會提兵進襲泉州,兵貴神速,且留氏牙兵新敗,士氣正低,留從效也絕對不會想到他會用幾百軍馬,強襲泉州。

不過,他自有妙計可以拿下泉州,所以,待殿下你來漳州時,泉州必然已經被平定,你只管來領功就是了。

你不喜歡打仗,本公替你打,你只管來玩,當游山玩水,豈不美哉?

“信里寫什么?你傻笑什么呢?”大周后無奈,不過雖然伉儷情深,但尊卑還是有別,她不得李煜允許,也不能去搶書信來看。

“你呀,以后別提到東海公你就冷臉,你不一直希望我出鎮么?看看吧。”李煜將書信交給了大周后。

大周后看著密信,漸漸呆了,奇道:“東海公,要平定泉州?這家伙,又胡吹大氣呢吧?”

李煜笑道:“今天他的奏疏可是到了,不過,就要先跟你講講昨天留從效的奏疏了……”

他將這兩天之事講述給大周后聽,大周后聽得美眸連閃,李煜講述間,她不時咯咯嬌笑:“那燕王的心腹孫晟,和王叔,可不都被東海公氣死了嗎?”

“這東海公,還真有些小本事。”

“讓他氣氣那些家伙,倒是好玩!”

“啊,他,他奏疏上,推舉你領泉漳軍鎮?父皇答應了?!”

大周后,美眸異彩連連。

但到最后,大周后還是蹙眉道:“不過這家伙,口口聲聲叫你齙牙仔,太沒有上下尊卑!”

李煜無所謂的笑笑,“書信里他并沒有如此稱呼,信封上若不寫齙牙仔,你又如何知道是他寫給我的?”

大周后輕輕頷螓首,這倒是,府里未必沒有燕王的細作,這封信,由司徒府妹妹處轉過來,任誰也不知道,是東海公寫給夫婿的。

“我拿去燒掉。”大周后拿起書信。

李煜笑道:“燒不燒有什么?又沒什么機密。”

大周后俏臉有些無奈,但夫婿就這個性子,搖搖頭,拿書信走了出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