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七十一章 京華煙云 (上)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金陵皇宮雖然是由楊吳時期金陵府衙擴建而來,但巍峨氣派,隱隱有大明宮的龍虎之氣,本朝也一向自認唐之正統。

勤政殿中,李煜蔫蔫的坐在一旁,一臉的垂頭喪氣。

泉漳二州事關重大,昨日,晉江王留從效上奏疏,彈劾剛剛赴任的東海開國縣公、清源軍副使、漳州刺史陸寧,荒淫無度,倒行逆施,引起軍民之憤,漳州亂起,晉江王匆匆寫下奏疏,彈劾東海公十罪,言到自己這便去漳州,平息民亂,等萬事平定,再將詳情稟明圣天子。

接到這份奏疏,圣天子李璟立即召集主要的輔臣議事,今天一大早,更免了早朝,只召見皇太弟及左右宰相。

李煜也被喚了來,因為東海公陸寧不發癔癥時,李煜和他有過交往。

皇太弟李景遂,太子太傅、左仆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馮延巳,右仆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孫晟,這三位,可說是當今廟堂三大政治集團的代表人物。

皇太弟不消說,未來之皇位繼承者。

左相馮延巳,從圣天子還未登基便跟隨圣天子,甚得圣天子寵信,雖因黨爭數次罷官,但又數次復出為相,是廟堂上真正的不倒翁,和另一位權臣宋齊丘結黨,兩人黨羽,遍及朝野。

右相孫晟,出名的剛正不阿,以他為代表的燕王黨同樣勢力龐大,且多為年富力強之臣,極為激進,數次聯名上書,懇求圣天子立燕王為太子。

皇太弟李景遂為此,也數次主動請辭,燕王黨每次上書,皇太弟就要請辭一次。

馮延巳、宋齊丘一黨,對繼承大統一事并不參與,但其他政事,和孫晟等水火不容,所以某種程度上,馮、宋黨乃是皇太弟的盟友,但又絕不是皇太弟的堅定支持者。

廟堂之上,關系本來就極為微妙,似孫晟這般深度介入大統之爭,更擺明車馬不把皇太弟拉下馬誓不罷休的臣子,本就沒有幾個。

就算圣天子有意傳位親兒子,如他這般作為,怕也極不討喜。

其實,孫晟已經可以算是死里逃生,周軍南征,眼看勢不可擋,馮延巳、宋齊丘一黨,本已經攛掇圣天子,派孫晟出使周國求和,但不想壽州之戰逆轉,孫晟等使者便沒有成行。

而一旦成行,下場如何,只有陸寧知道,那就是,因為拒不透露南國機密,被周主郭榮斬殺。

孫晟自不知道自己已經死過一次,此時還正言辭激烈的抨擊陸寧,言道這個東海公,僥幸立了微末功勞,圣天子天恩浩蕩,封公封侯,更委以藩鎮重任,他卻剛剛去漳州,就將事情搞的一團糟,該當鎖拿問罪!

“就算要鎖拿問罪,也得東海公保住性命……”馮延巳撇了撇嘴。

李煜心中也深深嘆口氣,東海公,可算是自己害的了,如果不是和自己結交,就不會被推到虎狼之穴。

“不過,這東海公飛揚跋扈,外間傳聞他多設賭局豪賭,逼良為奴,本就難堪大任,不知道孫相為何一再推薦東海公赴漳州呢?”馮延巳目光炯炯,看著孫晟。

推舉東海公去漳州,是孫晟的一塊心病,但燕王從潤州來信,言辭懇懇,令他不得不做出這違心之舉,此時被馮延巳責難,他滯了下,冷哼道:“正是馮相聽得傳聞,本官聽得多了,才希翼漳州之行令他有所磨難,收束心性,又希翼他能如壽州之時,給泉漳二地,帶來些許轉變……”

馮延巳冷哼一聲,不過知道東海公徙漳州一事,孫晟向圣上力薦,也是得燕王授意,自己話點出來令圣上對這孫晟生出些許反感便可,深究下去,自己會得罪燕王。

馮延巳隨之看向唐皇,“陛下,那留從效大逆不道,雖說軍民作亂必有東海公胡作非為的因,但留從效也必然從中推波助瀾,他的奏疏,什么匆匆而作,要趕去漳州,如此匆忙,還能歷數東海公十大罪?簡直可笑!其心可誅!”

又冷哼道:“這東海公,去了漳州才多久,就被人抓到如此多口實?便是僥幸逃得性命,陛下也該重重治罪!”

皇太弟李景遂此時也輕輕嘆口氣,“陛下,是我識人不明,當日陛下見他時,見他神魂不明,令弟細細品鑒他,是弟看他雖混混沌沌,但不失赤子之心,誰知道他乍然富貴,便原形畢露,每每以三十萬貫與人豪賭,逼良為奴,逼官變賣家產,樁樁件件,罄竹難書,一切,都是弟當初的過失,想來他誅殺郭榮,是烈祖在天之靈庇佑,不過烈祖用一農蠻顯靈誅殺偽主,本是警示我等,萬不可忘本,我等,卻會錯意了。”

李煜聽著這些人唇槍舌劍,滿身的冷汗,雖然幾人暗中有所爭斗,更將晉江王直接視作叛逆,但,對東海公,三個人又都是異口同聲的討伐,言辭間,恨不得將東海公置于死地。

李煜又偷偷看了眼寶座上面無表情的父親一眼,心下悲嘆,真是墻倒眾人推啊,東海公慨然赴漳州,令父皇大為欣喜之時,這幾人,對東海公,卻沒一句壞言,甚至東海公上了個不像樣的奏疏,請求父皇封兩個小妾為“如夫人”,父皇被逗得哈哈大笑,不但準許東海公冊兩個奴為媵,更從某種程度,給了兩個媵妾七品誥命的外命婦身份時,這些人,又有哪個反對了?

可現今,東海公那略帶神秘的泡沫被戳破,現今更可能身死亂軍之中,這些人,就將舊賬全翻了出來。

實則,東海公濫賭,父皇多多少少是有聽聞的,尤其是聽說東海公收了自己妃子娥皇的妹妹為義女,這種事又哪里瞞得過父皇?但父皇,卻是覺得極為有趣,并沒有見責的意思。

若不是父皇聽聞東海公收司徒小女為義女之事哈哈大笑,更用了“有趣”二字評判,那老司徒周宗豈會善罷甘休?又豈會裝聾作啞假作不知道小女拜義父之事?

可能是朝堂上的瑣事太累太累了,難得本朝出了這么一個有趣的臣子,而且,還曾經立下不世之功,父皇對東海公,很是有些喜歡,對他的胡作非為,往往當作趣事來聽。

不過,東海公在漳州遇挫,怕一切的一切,都會變了。

“從嘉,你見過素日癔癥未發的東海公,你來說說,東海公其人如何?”

李煜心立時一跳,看父親威嚴目光看過來,他不敢對視,垂首道:“兒,兒不知……”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