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六十三章 惡鬼斗城隍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海州茶,液清,觀之便有清冽之感,細細品來,又香馨流齒,別有一番滋味,端的是好茶。

不過看著站在下首的猥瑣三兄弟,陸寧有些無奈,自己這是,和什么人為伍呢?

龍溪縣縣丞程知能和本州醫藥博士劉威淞,兩個猥瑣老頭,加猥瑣油膩中年男王敬軒。

縣丞程知能是正九品上官員,博士劉威淞是正九品下官員。

此時兩個猥瑣老頭和一個猥瑣油膩中年都是滿臉諂媚笑意站在一旁,活脫脫猥瑣三兄弟。

這時節要攀附自己的,自然是以往郁郁不得志之輩,不過程知能和劉威淞兩個老頭消息很靈通,昨天自己剛剛將劉鼎打入大牢,又下令喻給州衙佐官胥吏要審核他們的告病真偽,這倆老頭,昨晚就都去拜會了王敬軒。

又恰逢今日錢氏被正式召入公府辟為典醫丞,順便向自己稟明此事,自己便召見他三人。

可是,怎么都這形象。

陸寧心里有些無語。

感覺自己現今,是真真正正的大反派,外來惡鬼,帶一堆小鬼,要把威嚴正義的城隍造反推翻呢。

“沒事,有什么就說什么,本公一向不以言論罪!”

陸寧剛剛,要程知能和劉威淞講一講,為何要來見自己。

但兩人都有些畏縮,賠笑不敢言。

聽主人這話,兩旁大蜜桃和小蜜桃都翻白眼,直呼主人名姓挨打的還少了嗎?

現今發現,主人總喜歡挖坑給人跳呢。

程知能猶豫了一下,終于躬身拱手,賠笑道:“小官能見東海公一面,幸莫大焉,又哪里需要什么理由?東海公之親軍,保境安民,誅土蠻如殺雞,小官就想,東海公他老人家可是什么樣的神圣呢?是何等神人,才能御下如此天兵天將?今日一見,小官就感覺,見到了佛爺一樣,真是恨不得跪下給您老人家磕一百個頭!以示小官心中之大敬意!”

說著話,他還真的撩袍跪倒,嘭嘭磕頭。

王敬軒都滿身雞皮疙瘩了,這,這也太無恥了吧?還要點臉不?

隨之,更是深深的佩服,自己和這程縣丞、程贊府比,修行差太遠了,要不是這老頭和被留從愿毒殺的前前任刺史董思安是姻親,所以被猜忌才一直得不到重用,又哪里會窩在小小龍溪縣衙?

話說回來,董思安的姻親,還能繼續榮華富貴做人上人,也可見老頭的本事了。

陸寧看著程知能屁股高高撅著給自己磕頭,笑了笑:“你起來吧!”

這老頭,可不是就知道拍馬屁,他話里,也透露了關鍵的信息,他清楚認識到了自己公府親軍的實力,所以,知道自己來這里,不是打哈哈的,更不是外面所傳的荒淫無度的暴發戶權貴。

他敏銳的認識到這是一個機會,所以才來投靠。

“是,是,小官再磕三個!”程知能又嘭嘭嘭連磕三個響頭,這才起身站到一旁。

陸寧目光,便看向了劉威淞。

劉威淞是州學的醫學博士,顧名思義,負責教授醫藥之術,他家學淵源,其家族和同是世代行醫的錢家相交莫逆,他算是錢氏的世叔。

不過劉威淞在家族中算是個異類,沒有老祖宗淡泊的心性,更沒有耐心鉆研岐黃之術,一門心思想由醫入仕,雖然幾年前終于撈到個醫學博士的官職,但不過是傳道授業的差事,小油水都沒,更別談他渴望的權勢,是以,他也一直在等待機會。

見陸寧目光看過來,劉威淞忙躬身,咬了咬牙,道:“東海公第下,當年留從愿鴆殺董刺史……”

“不談此事!”陸寧舉手打斷了他的話,想來,這家伙是有什么證據可以指證留從愿,不過,現今可不是圖窮匕見的時候。

“是,是!”劉威淞忙站回原位。

“好,你們都下去吧。”陸寧擺了擺手。

三人不敢多說,都躬身告退。

……

深夜。

漳州名醫蔡蓬家中。

蔡蓬有些不安的在書房中踱步。

今日,州里的司馬王林玕找到他,給他出了一個大大的難題。

州上佐下佐共八名官員,需要他出證供,都是由他一人診斷,過去的這一個月,因為各種傷病不能上衙,而且,說明日,就要帶他去見本州履任不久的刺史,也就是清源軍副使、來自河南道海州東海縣的東海公。

王林玕沒明說,但蔡蓬也明白,要自己一個人為八名官員做供,自然是因為,如果尋八名郎中,難保其中一些郎中被逼問出破綻,只尋自己一人,那么,八名官員的榮辱都落在自己一身,自己自也明白其中利害關系,而且,自己一個人,更容易把控。

蔡蓬雖然不太關心時事,但也知道,這東海公是唐主派來的,清源軍泉漳二州一向由晉江王自治,東海公的到來,涉及到了唐主和晉江王對泉漳二州治理權的爭奪。

這種政治漩渦極為可怕,可是,顯然自己已經避不開。

蔡蓬長吁短嘆,踱步間,一時有些彷徨。

突然,他猛的一呆,卻見燈燭搖曳,墻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條黑影。

猛地轉頭看去,桌案旁,一名黑衣黑褲便是頭上也被黑布罩住眼睛都看不清的黑衣人。

“蔡蓬,你一家六口,生活富足,很是安逸啊!”

聲音略有些嘶啞,甚至聽不出是男是女。

“你是什么人?!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蔡蓬凝視著黑衣人,心里也在盤算,要不要叫人。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我是為你好,指點你一條生路,明日,如果你聽到誰說起‘搬倉鼠’三字,就要一切聽從他吩咐,若不然,你一家大小,怕是會不穩妥!”

“你到底是什么人?!”蔡蓬咬著牙,但隱隱的,感覺到,面前的黑衣人很危險。

“沒人能幫你,除了我,若不信,你明早就知道!”

燭光似乎閃了閃,蔡蓬也覺得自己眨了眨眼,那黑衣人,好似瞬間就已經消失了。

“記住了,搬倉鼠!”

耳邊,好似還傳來黑衣人幽幽的聲音。

蔡蓬猛地打個機靈,看著空蕩蕩書房,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打了個盹,剛才的黑衣人,只是幻覺。

……

不過,當第二天早上,蔡蓬愕然發現一家六口,包括他自己,脖子上都被濃墨畫了一道痕跡后,猛地全身被冷汗打濕,那黑衣人的話語又在耳畔響起。

他昨夜睡得并不踏實,甚至一直是半睡半醒之間,可饒是如此,卻被人悄無聲息進了臥房,并在脖子上做了如此大的記號,自己卻根本沒有察覺,外間守夜奴仆更是沒發現異狀,毫無疑問,那黑衣人,悄無聲息的殺死自己一家,易如反掌。

他急忙令妻子及兒女不要將此怪事對外人說,待憂心忡忡的洗漱過,奴仆來報,王司馬接他的車馬到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