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六十章 蠻婦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陸寧回到府邸,卻見府中并未受到蠻族來襲的影響,甘氏和尤五娘都在書房忙著呢,處理東海剛剛送來的第一批公文,顯然她倆還沉浸在被封七品誥命的喜悅中,做起事來勁頭特別足。

陸寧也就沒打擾她倆。

正覺得自己也該奮發,找些公文看看時,大蜜桃來報,說是王敬軒在州衙外擊鼓鳴冤。

其實現今州衙堂口的鼓,本是報時的,上衙和下衙的時辰,是陸寧昨日,剛剛命典衛貼出告示,百姓有重大冤情,可來衙堂前擊鼓,凡擊鼓之冤,將由他這個刺史親自審理。

不過陸寧這也不算什么發明創造,前唐在長安洛陽兩京城門外,就有登聞鼓,所謂“伸天下之冤滯,達萬人之情狀”。

中午剛剛跟王敬軒說起讓他遞辭牒,自己不過去城樓看了場小小戰斗的時間,他就跑來擊鼓鳴冤?這效率,真夠快的。

看來這家伙,心急啊。

陸寧正準備去前堂,小蜜桃匆匆跑進來,“主人,大太保送來捷報,抓獲蠻兵酋首一人,由四太保押解而來!”

大太保就是典衛長陸平,四太保為騎射戍戍主陸青。

現今太保一詞還沒有對仆役的尊稱之意,又是陸寧的發明創造,畢竟十三個戍主,都姓陸,外人如果不連名字一起稱呼,很容易混淆,帶著名字吧,又有些不敬,是以陸寧便命典衛們都稱呼他們為太保,依次排了順序,這個稱呼也漸漸流傳開來。

抓到了蠻子中的一名首領?陸寧立時一喜,“帶來廳堂!叫王敬軒候著,他的訴狀收下拿來我看!”

大小蜜桃忙應命而去。

……

陸寧坐上正堂卻是一呆,下面站了十幾名官員,本來都和自己躲貓貓呢,今天卻都來了。

有本州上佐,別駕鄭東升、長史崔焯、司馬王林玕。

別駕一職,現今各國都已經漸漸廢置,便是長史和司馬,也漸漸有了替代官職,不過因為南唐自認唐之正朔,很多官職還保留著原汁原味。

不過基本上,州官中的上佐,排名第二第三第四的這幾名高級官員,如果刺史比較強勢的話,都是吃空餉的。

州的下佐官,就是真正做事的了。

主要便是錄事參軍為首的司功、司倉、司戶、司法、司兵、司田等諸曹參軍,直接聽命與刺史,管理本州大大小小的各類事務。

今日,錄事參軍官原和六曹參軍也都來了,而不是往日只有司兵參軍張定南孤零零一個老頭。

此外,龍溪縣因為是本州附廓,所以龍溪縣令劉鼎也站在了諸官之末,他品階并不是最低,但次序要站在最后面。

“東海公,聽聞有土蠻作亂?”別駕鄭東升作為地位最高的佐官,老頭臉色有些驚懼的問,雖然聽張定南說蠻亂已平,但張定南也是聽東海公說的,老頭自要確認一下。

陸寧笑笑,“是,還抓了名土蠻的酋首。”

陸寧說著話,也看著這些人臉色,觀察他們的微表情。

雖然這些官員看起來大多惴惴,但是,司馬王林軒以及司倉、司法、司戶、司田四名參軍,明顯有作偽之嫌,也就是,說不定今日蠻子來襲,他們提前得到了信息。

這幾個,就是前任刺史留從愿的鐵桿親信了,當然,前提是,自己所料沒錯,蠻子真是留氏兄弟招來的話。

“還抓到了酋首?”鄭別駕更是一呆,隨之明白,笑道:“原來,只是蠻子械斗吧?”

想來是沒幾個土蠻,不過是互相之間好勇斗狠打了起來。

張定南嘴唇動了動,但終于還是沒說話,他可是去城外看了,土蠻尸體就丟下了兩百多具,受傷被俘的也有近百人。

山林間,蠻子一向靈健無比,遇到強敵潰敗的快,逃命更逃得快,這種潰軍戰損,通常來說,得是數千個蠻子留下的,不過聽東海公親軍典衛長說,土蠻應該也就是千數,那只能說,東海公這支親軍,攻擊性太強殺傷力駭人,也確實,竟然還有騎射戍,專門騷擾及追擊逃兵,莫怪殺傷驚人,因為敵軍,便是潰敗后也會遭到騎射的屠殺。

不過上官間對答,他不好插話。

鄭東升說是蠻子械斗,其余官員也都松了口氣的樣子,臉色都輕松了,互相打哈哈使眼色,但別駕王林軒及幾名參軍,對望間眼中都有疑惑。

陸寧也懶得理會他們,外面傳來腳步聲響,陸青領著幾名典衛,拖著一名五花大綁的土蠻婦人進入,這土蠻婦人膚色黝黑,身上全是泥土和血漿,倒是穿了土布衣裳,但磨損的厲害,快成了布條一般,整個人,都好似赤身裸體了,不過身上泥漿和血污,倒是成了保護層,遮住了她大部分肌膚。

明顯,陸青等是騎馬用繩索拖著她進的城。

鄭東升等官員紛紛目光轉向別處,鄭東升更連連跺足,“成何體統?!成何體統?!”拱手道:“東海公!便是土蠻互毆,又何必這樣對待一個婦人?!還妄稱她為酋首!東海公的牙兵,怕是有人想冒軍功!東海公,清源軍,冒領軍功可是重罪!晉江王慧眼如炬,可瞞騙不了他!”

這老頭,明顯不是留家兄弟死黨,畢竟土蠻來襲,他事先根本不知情,但是,顯然對晉江王留從效,極為尊崇。

陸青躬身道:“主公,有土蠻招認,此女叫米珠,是隴如蠻首領儂巴音之妻!隴如蠻世代居邕州,偽漢主將其部族遷徙來潮州與我漳州交界處,本為抗拒我天兵,不知道為何來犯,土蠻只說聽命米珠,不知內情。”

“胡說八道!簡直莫名其妙……”鄭東升勃然大怒,他本來就看不起武將,又被陸青插話反駁,更是惱怒,“用這婦人,便妄想充蠻部首領?……”

“呸!”

鄭東升只覺臉上濕漉漉,用手去摸,卻是一口濃痰,直把他惡心的隔夜飯好似在胃里翻滾,立時便想嘔吐,爾后,才發現,是捆縛在地上的那蠻婦沖他吐的口水,被捆縛在地,而且滿身是傷,濃痰都能吐他臉上,可見蠻婦往日如何彪悍。

“老東西,老娘就是米珠!”蠻婦滿臉傲氣,生硬的說完,就嘰里咕嚕一堆蠻語,看她神情,定然是你們運氣好,要不然老娘將你們這些軟腳蟹全剁成八段之類的言語。

鄭東升錯愕,滿臉的無辜……,委屈,漸漸,變成悲憤。

他臉上陣青陣白,別說周圍和他同一陣線的官員,便是陸青也一個勁兒撓頭,替他尷尬。

這蠻婦,真是不分青紅皂白不分好壞人,鄭老別駕正幫她說話,她反而覺得被侮辱,一口濃痰下來,又劈頭蓋臉的臭罵。

老別駕,現在可是什么一種心情?……

陸寧咳嗽一聲,“有輕傷之土蠻,選兩個腿腳利索的,幫其處理傷口后令其回轉,告訴那米珠之夫,用……”陸寧頓了下,還是覺得規矩不可費,“用三萬金來贖!”

現今比較標準的說法來說,一金就是一萬錢,也就是十貫,三萬金,三十萬貫。

場中諸漳州官員,都目瞪口呆,這東海公,下手也太狠了吧?

土蠻,全族賣成奴隸也沒這許多錢啊?

陸青習以為常,躬身領命。

陸寧揮揮手:“帶她下去,為何來襲擾漳州,給我拷問出來,不過,別傷了她性命!”想了想,“不許凌辱她!”

雖然現今世界,殘酷無比,對戰俘就更不必說,但這個底線,自己還是要守的,終歸,不能被這個世界同化。

雖然米珠是個墩粗胖,但,折辱戰俘,好像姿色如何,并不重要。

陸青凜遵,做手勢,領著典衛們將米珠拖了下去。

鄭東升本來第一次見到這東海公作風,立時覺得如鯁在喉,一堆話想說呢。

就比如,一左一右站在東海公桌案旁的那兩個被稱為典秘書的奇裝異服雙胞胎美婢,成什么體統?

又比如,東海公見到自己就稱呼自己老鄭,簡直驚到了自己,這都什么莫名其妙的作派?你便是品階高,被封國又如何?此處,可不是在你領土,哪容你為所欲為?!

可現在,老頭用手帕默默擦著臉上的濃痰,一句話也不想說了。

一臉的悲憤!

“東海公,他們真是漢境來的土蠻?來了多少人?”崔焯有些驚訝。

“千人左右吧。”

在場漳州官員,都是一呆。

便是司馬王林玕及可能知道會發生這種事的幾名參軍,也都露出驚異神色,想來也沒想到,會有這許多土蠻來襲掠。

“是,是東海公的親軍擊退了土蠻?”崔焯的問題顯然也是所有人的疑問,諸人耳朵都豎了起來。

“應該是吧!”陸寧笑了笑,說:“官原、杜寶庫、陳泰行、劉鼎,你們三人留下,有一個案子,要和你們斟酌一下。”

官原為錄事參軍,杜寶庫為司法參軍,陳泰行為司戶參軍,劉鼎為龍溪縣令。

鄭東升當先走出,想來,他早就想離開這個傷心地了……

其余人沒了鄭東升這個龍頭沒了這個頂在前面的槍,也都忙躬身告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