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四十八章 父親大人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從城門內殺人開城門,到碼頭搶船逼迫船夫南來,陸寧一氣呵成,而一路南行,沒遇到什么阻滯,又是順流之水,幾天后,便到了楚州,隨之換船回東海。

唯一遺憾的就是,原本準備在宋州招募細作一事,因變起蒼促,只能暫時擱置。

……

坐在廳堂中,陸寧還在琢磨在宋州趙府的事情,開始,只覺得那永寧公主詭計多端,很是好玩,但是,現今細琢磨,以這個時代來說,雖然自己救出了魏氏及其兒子,但趙府的仆役們,甚至魏氏家族,只怕都會因為永寧公主那一喊招來大禍。

而這,卻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了。

在永寧公主眼中,人命自然如草芥一般,她也根本不會考慮也不會在乎她喊出那句話帶給一些無辜之人的災難。

現在是早班時間,東海國的數名屬官站在下首,正是所謂有事上奏,無事退朝了。

相國趙普也在其中。

現今東海國屬官,已經有六人,相趙普、左侍郎賈倫、右侍郎劉漢常、中人王寒時、學倌令馬竼化以及典衛長陸平。

王寒時正指責陸平,說這近月時間,國主不在,陸典衛每日都拉隊伍在城中演練,鬼哭狼嚎的,嚇壞了一些百姓。

陸平臉通紅,咬著牙,看樣子,恨不能一鐵槊砸死這個酸儒。

陸寧心思不在這里,但也知道王寒時在說什么,心里苦笑。

果然,也是個噴子啊……

而且,讀書人就是看不得武人囂張……

在場人應該都清楚,陸平是屬官里自己最親信之人,甚至是自己的私奴出身,而沒有自己的命令,他哪敢妄為,自己不在之時,令他每日在城中操演一個時辰,也不過是提振百姓的士氣,周兵來襲,死了人,城中不免人心惶惶。

王寒時的慷慨陳詞終于結束,陸寧微微頷首,“我知道了!陸平,以后城中演武,就停了吧!”

本來自己回來,就要停的。

陸平怒目瞪了王寒時一眼,躬身道:“是!”

見旁人都沒什么事了,陸寧揮揮手,“都退下吧,趙普和馬竼化留下。”

眾人告退,陸寧笑著問:“夫人和孩子,可還適應這里的生活。”

趙普已經跪下,用力磕了幾個頭,“主公大恩!臣死不敢忘!”

其實,陸寧倒真救了他夫人和兒子一命,不過這些事,陸寧根本不屑于和他講,魏氏,自然也完全不知道內幕,只知道,自己被打暈,半劫掠似的被帶來了東海。

但陸寧甘冒大險,前去宋州接他的妻子和兒子,趙普是知道的,至于妻子嘴里的美貌侍女,那就不知道是誰了,但短短時間,已經知道這位年紀小小的東海公,卻是胸有乾坤更神秘無比,哪怕就是東海公在宋州,早有細作內應,趙普也一點不稀奇。

陸寧看著趙普笑了笑,他磕頭謝恩,不管真情假意,君君臣臣之間的事,本就做不得真,不過現今一條心在這里就是了。

笑笑道:“那一條龍法,你盡快琢磨出詳細的章程來給我看。”

“是,臣會盡快辦理!”趙普又磕頭后,才起身。

陸寧看向馬竼化,“這些時日,那阿拉丁都在做什么?”

馬竼化是本縣教育局長,阿拉丁在鼓搗數學,陸寧臨走交代,要馬竼化多去看看他,萬一有什么火花呢?

聽國主提起那胡商,馬竼化胡子都要翹起來了,躬身無奈的道:“主公,那家伙,好像要瘋了,整天也不出屋,臣每日紙便要送去百張!”

上好蜀紙,現今可不便宜,昔年大唐還未分崩離析時,這種上好蜀紙,可是貢品。

陸寧笑了笑,“好,我一會兒就去看看他。”擺擺手,“你們都退下吧。”

……

縣公府已經初具規模,還在修葺的,只剩了后花苑,粗重活如擺放假山奇石的活都已經做完,現在就是女工們種植花草。

室內都是天然純木修飾,現在也沒什么裝修污染。

是以,國主母親李氏以及陸二姐、甘氏、尤五娘等,都已經搬進了城內這座縣公府,比起城外的莊園,這國公府自然更安全些,公府典衛士們也接管了城防。

而且,每日都有一戍五十人,駐扎在公府不遠的典衛軍營,共十四戍,三日一輪換,這駐扎典衛軍營的一戍,實則可以看成休假,只有每隔三十九天后的這三天時間,不用在城外演武場苦練,而只是進行一些基本的操練。

陸寧從廳堂走出來,剛剛走過去后宮的月洞門,卻見假山后,轉過來一個小身影,正是小周后,顯然,她等了自己一會兒了,一襲可愛小巧碧白之裙,襯得小周后更顯可愛,頭上的粉色蝴蝶結,是尤五娘給她扎的,當然,又都是陸寧所畫的概念飾物,尤五娘善于將其變為實物。

看她小臉有些紅,自是風吹的,現在天可冷的緊了。

“有什么事,去殿堂找我就是,咱沒那么多規矩!”陸寧笑著,又問:“那些琴譜,都看完了?琢磨明白了?”

“父親,兒這幾日,在看父親始制的暖氣、下水、馬桶之物,真是太神奇了呢!”小周后恬靜的小臉,有崇拜之意。

她本來就特別愛干凈,而其義父府邸,種種精巧機關,可比皇宮大內還干凈,極為宜居。

咳嗽一聲,看著小周后大眼睛里的崇拜,陸寧也有些自得,“為父喜歡亂鼓搗罷了!”

“父親要去哪里?兒可能同行?”小周后有些期待的問。

陸寧笑笑:“去看看那個科學怪人……嗯,那胡商怪人,你想來,就來吧!”

小周后立時掩飾不住的開心,“謝謝父親大人!”

陸寧笑笑,但看小周后緩緩跟在自己身邊,小步子亦步亦趨,陸寧微微蹙眉,心說小小年紀,蹦蹦跳跳開開心心不好么?

突然,陸寧就抓住小丫頭絲絳,笑道:“來,飛一個!”稍一用力,小周后立時被拋起。

小周后立時驚叫,陸寧身后大蜜桃小蜜桃,更看得呆了。

陸寧輕輕將落下的小周后接住,隨即又拋起,這一次,小周后的驚叫聲小了許多。

如此拋了十幾下,小周后已經不再喊叫,等陸寧最后放她輕輕落地,她卻好似有些期待的看了陸寧一眼,見陸寧不再伸手抓她絲絳,隱隱有些失望。

但她旋即有些開心的道:“父親大人,原來跳起來看,府中殿堂,旭日東升,又是另一種風景,光彩射樓塔,丹碧浮云端,原來,詩里描述的,是這個樣子,女兒現在有所領悟了!”

陸寧無語,翻個白眼,心說小丫頭片子你夠了啊,和你嬉戲下,你都搞的這么高大上?

咳嗽一聲,“小小年紀,腦袋瓜里老記什么詩啊詞啊,樂譜啊,有什么意思?等下雪了,我帶你去打雪仗!”

“好,謝謝父親大人。”看起來,小周后也不知道什么是打雪仗,但義父要領她做的事,就要謝過。

陸寧搖搖頭,信步前行,穿過第二個月洞門。

突然,嘩啦一聲,月洞門突然碎裂,磚石猛地落下。

小周后正在月洞門下,一時驚呆了,“嘭嘭嘭”灰塵彌漫,小周后瞠目中,才感覺到,自己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回頭看,陸寧已經拍著身上塵土,站到了一旁。

大蜜桃小蜜桃都驚呼沖過來。

小周后旋即明白,方才,是義父抱住了她,任由磚石砸落。

“啊,父親,你,你沒事吧?”小周后急急的跑到陸寧身后看,又想跳起來,看陸寧的頭部有沒有被砸傷。

“沒事沒事!”陸寧晃了晃腦袋,月洞門不高,砸落的磚石倒不太疼,但被砸的,微微有些頭暈。

事發突然,如果抓小周后絲絳將其拽回來,就沒自己沖上去快,怕小丫頭會被落磚砸到。

“真的沒事!”陸寧無奈的瞪了眼花容失色又鬼鬼祟祟翹腳偷偷看自己頭部的大小蜜桃一眼。

此時,已經有好幾個婢女跑過來,都是臉上變色,跪倒請罪。

好像是,昨日有紙鳶落在墻上,她們有人爬上去,踩著月洞門取回了紙鳶,現在自然覺得是她們的錯。

“算了,回頭令人再好好修葺便是。”陸寧擺擺手,也不能說是豆腐渣工程,畢竟工期太短,而且那些做活的匠人,哪個又敢不盡心盡力了?

“爹爹,為什么女兒覺得,爹爹特別疼愛兒呢?以前,兒和爹爹從未見過呢!”

陸寧自要回去洗漱下,回暖閣的路上,小周后突然小聲的問。

陸寧呆了呆,“爹爹”這稱呼,可就比父親大人要親昵多了,隨之就有些開心。

看了小周后一眼,陸寧笑笑:“可能,我前世就認識你吧!”

小丫頭呆呆不語,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