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四十五章 阿拉丁的神燈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去演武場前,陸寧先去縣城里百姓和附近佃農農戶家走了一圈,這次周兵襲擾,東海民被砍死砍傷數十人,被砍死的人大多是一家鹽行雇傭的腳夫,城內周兵開始縱火劫掠就在鹽行附近,恰恰那些壯勞力在卸貨,周兵對這些健碩漢子下手絕不容情,數人被砍死在鹽行前。

陸寧挨家挨戶轉了轉,一些家庭,失去了頂梁柱,剩下孤兒寡母,愁云慘霧,都沒想到國主會前去撫慰,又都受寵若驚,感恩的話說了一籮筐,而且都是發自真心的感激。

這令陸寧心里沉甸甸的。

境內數萬子民,現在的福禍安危,生活種種,都系于自己一身,根本不是自己好勇斗狠便能怎樣的。

要考慮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和前世自己的生活,根本是兩個概念。

走出來,看著身后跟著的大小蜜桃泛紅的眼圈,陸寧說:“看來,我得想個辦法,讓這些女人可以通過工作養活一家人。”

女人做工,陸寧首先就想到了紡紗工。

腦子里翻江倒海似的,胡亂琢磨著。

……

阿拉丁被帶到演武場的時候,陸寧剛剛看完大小蜜桃舞劍,兩個小丫頭身條是真的柔軟,不虧是自小就練柔術舞術的,舞劍也真是好看,也真是……花架子……

當然,她倆反應速度很快,身條又軟可以做出很多不可思議的動作,一般人一對一拿武器應該對不過她倆任意一個,但如果有幾個軍漢,拿著兵器亂打亂殺,兩人就肯定抵擋不住,力氣不夠大,一力降十會,怎么都吃虧。

陸寧正琢磨,自己能不能打造出一些武器可以幫她倆提高武力值的時候,阿拉丁被帶到。

“尊貴的公爵大人,我很感激您救了我的性命!”阿拉丁微微躬身。

看著這個阿拉伯商人,陸寧笑道:“你來不僅僅是為了感謝我吧?”

“公爵大人是我見過的這個世界上最聰明最神秘的人,是的,其實我考慮了好久,要不要揭公爵大人的懸賞榜,因為這里是公爵大人的領土,我很擔心公爵大人學習了我的知識后又不會遵守你的諾言。直到,親眼見到了大人,我才明白,我是多么的狹隘,如同大人這樣雄心壯志而又有著無數奇思妙想的強大領主,又怎么會不遵守自己的諾言?”

“公爵大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本應該將我的知識無償奉獻給公爵大人,但是,我肩負復興家族的使命和重擔,相信大人也能夠理解,因為大人,好像同樣背負著無形的壓力。”

“公爵大人的賞金,我會當作是向大人的借款,以后肯定會連本帶利,還給大人!”

阿拉丁態度極為誠懇,說的也是真心話,這位東海公爵的武勇,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那日獲救后,聽這位公爵大人趕來的親兵議論,東海公爵一個人,將北國來的二百多名劍士殺了個精光,簡直就不是人。

而且,他用長弓屠戮綁架自己的那百余名劍士的情形,歷歷在目,對方就好像待宰的羔羊,根本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后來公爵的親兵,收回射殺劍士們的箭矢,阿拉丁更是吃了一驚,這些箭矢的箭簇是上好精鋼打造,他一向覺得阿拉伯工匠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工匠,雖然阿拉伯人一向不善于發明,但處于東西交匯的中心位置,所以,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最先進的技術都要通過阿拉伯區域,才能向遠方傳播,而阿拉伯人,最善于的就是利用這些新技術并改進這些新技術。

阿拉伯鐵匠為貴族子弟千錘百煉打造的彎刀,是他見過的最好的百煉鋼手藝,可是,當見到這位東海公爵使用的箭矢后,他一向以來的信念馬上崩塌,最好的工匠,也在這個正處于分崩離析的帝國!

而這位東海公爵領地,更發明出了可以航海用的司南,這對航海歷史,那也是劃時代的意義。

唐人,真是豪杰輩出,莫怪其能雄霸天下數百年!

更令無數異族勇士聚集在大唐旗幟下,為了大唐的榮耀而戰!恨不為唐人!

阿拉丁心潮澎湃,甚至有一瞬,恨不得自己也是這個榮耀無比的帝國之公民一員。

此刻,說的更都是真心的恭維話。

但他的言語,陸寧卻不愛聽了,翻個白眼,這除了石油和美女對社會沒任何貢獻的群體,怎么著?贏定我了嗎?

前世波斯灣是他經常活動的地方,對波斯灣一些阿拉伯國家,實在印象不怎么好。

“小胡商,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你們所有大食人,加一起我動動小手指也捏死了,你以為你贏定我了?亂七八糟發一通感慨,你腦子進水了嗎?”

如果是前世,這話都涉及種族歧視了,但現在,卻可以堂堂正正說出來。

對面這胡商,也只能苦笑。

阿拉丁知道這老大帝國公民的臭毛病,一個個老子天下第一,甚至敢一個人單挑一個國家。

說起來,被他們稱為黑衣大食的自己故鄉,和大唐數次戰爭,大唐也沒怎么占到便宜,但這些唐人大爺就是看不起你,你還覺得這是應該的。

有什么辦法,誰叫人家有些從未中斷從上古就傳下來的傳承呢。

人家就自認是天下中心,四外皆蠻夷,每一個王朝更替,不過是代表中原九州的大鼎,因為以前的主人失德,換了個主人而已。

而自己的故鄉,信仰什么神,都換了好幾撥了。

有些憋屈的看著東海公爵,阿拉丁苦笑,“是,公爵大人說的對。”

陸寧看著阿拉丁,心里倒有一股子豪氣升騰而起,唐正是在和大食人交戰中,逐漸丟掉了西域控制權,而自己所在時代的網絡上,為兩個帝國誰強誰弱爭論不休,如果自己將來有機會,倒一定要將兩個帝國的強弱,變成一樁鐵案。

“說吧,你覺得,你有什么可以教授我的?看來,你是來賣學問的對吧?”陸寧心里,隱隱有些期待,這個年代的阿拉伯及波斯地區,有什么好東西么?

阿拉丁一喜,“公爵大人,愿意買我的學問?”

“按規矩來唄,這學問如果我不懂,價值又高,我自會支付三十萬貫!”

阿拉丁點點頭,“好,我相信公爵大人一定不會食言。”

陸寧笑著看向他,“那么,你這學問,如果比不過我,你可有三十萬貫?你畢竟非我族人,我可等不得你籌錢,而且看你身體羸弱,與我做奴可是不夠資格!”

阿拉丁滯了滯,說道:“公爵大人,我一定贏的,以您的智慧,您也一定對我的學問感興趣……”

陸寧揮揮手,“上干貨,別說這些虛頭巴腦的!”

雖然這位公爵大人用的詞語很奇怪,但阿拉丁明白他說什么,猶豫了一下說,“我的商船加貨物價值兩萬余貫……”

他此次來中國,是第一次真正擁有自己商船,但籌集來中國的貨物,很多都是跟供貨商靠自己家族以前的信譽暫時借貸的,貨物成本折合中國錢幣大概一萬多貫,算是他和數個商人合股的買賣。

而他這些貨物在中國抵價兩萬余貫,多數采取以貨易貨的形式,收購了大量瓷器和絲綢,販賣到阿拉伯,大概可以收獲利潤一倍有余,也就是正常情況,可以賣到價值中國錢幣三萬多貫,一來一回,近乎兩倍的收益。

當然,也要承擔遇到海盜風浪等風險,而且歷時極長,在中國采集貨物,在阿拉伯地區、天竺半島等地,都要等合適的風向,一來一回,要年余時間。

運氣好,卻是回報極大,但運氣不好,也可能血本無歸甚至賠上性命,這才是真正的富貴險中求。

阿拉丁見陸寧不置可否,只是笑瞇瞇看著自己,咬了咬牙,“公爵大人可曾聽說過狼牙須一地?我買通了那里的酋長,擁有了一片土地,足足有萬畝之數,那里地處萬帆駛過之地,總有一日,會成為東西海運貿易之樞紐!我愿意將這塊土地,也作為彩頭。”

狼牙須?陸寧心中一動,現在所說的狼牙須就是馬來西亞半島一帶,現今東南亞,基本沒有什么真正的國家,都是部落形式,而阿拉丁所說的那塊地,一聽就是馬六甲海峽附近了。

不過,現在那里的地可不值錢,這不是透支未來嗎?

“那塊地,附贈多少海盜啊?”陸寧撇了撇嘴。

阿拉丁便有些囧,確實,那一帶,海盜成堆。

“不過,你萬里迢迢而來,我不能冷了你的心,我也希望,天下萬胡,都來為本公獻策,好,就給你個機會!來,簽字畫押!”陸寧揮揮手。

大蜜桃就將現成的契書送了過去,她對胡人有些好奇,不由多看了阿拉丁幾眼。

阿拉丁捧著契書,卻是無語。

契書上,條款有二十多則,比他們這些極為看重契約的阿拉伯商人的契書詳盡多了,一條扣著一條的,嚴謹的很。

而且一式兩份。

里面甚至規定,雙方博彩之內容,不許對外講。

這也是陸寧新想出來的補丁。

阿拉丁將自己彩頭的內容填上,就是貨物船只土地以及全家的自由,而東海公爵的彩頭,“三十萬貫銅錢”,則是毛筆字早寫好的。

簽字畫押,阿拉丁鄭重將一份揣在懷里,令一份交給大蜜桃。

“好了,阿拉丁,你說吧,你認為我不懂,所以你要教授我的學問是什么?我們就來比一比這個學問。”

阿拉丁微微仰頭,很自信的道:“算術之學!”

正接過小蜜桃茶杯喝茶清嗓子的陸寧,一口茶水差點沒噴出來。

阿拉丁躊躇滿志,沒錯啊,唐人計數,沒有零的概念,比如一百零八萬一千零三十四,唐人就會記作一百又八萬一千又三十四,如此數目特別巨大的加法,絕對沒有他用阿拉伯數字計算起來快捷。

阿拉伯數字,雖然不是阿拉伯人發明,但阿拉伯人改進并傳播,自覺是最為快捷的計數方法。

有一點要防的,就是這個東海公,會用中國人那神奇的算盤。

所以,阿拉丁并不準備用簡單的巨大數字相加作為題目,而是,用幾個相同數目的相加,比如,五個一千六百萬零二百四十一,這種相同數目的相加,他有些計算上的心得,而且,準備給這種相加之法,取個名稱。

而珠算雖然神奇,但對這種加法的計算,就遠不如自己的小辦法了。

“好,好,這算術之學,要誰來出題目呢?”陸寧有些無奈的看著阿拉丁。

“我出一道題目,公爵出一道題目,兩個題目,我們一起開始計算!”阿拉丁昂首說。

他早想好了相對公平的方法,不過,看著這東海公爵的表情,心里隱隱有些不安,又不知道,這不安來自哪里。

“好,好,倒也公允!我們這就開始?”陸寧無奈的搖了搖頭,覺得實在沒什么意思,太欺負人了好像。

“好!”阿拉丁還真怕他要準備幾天,找來幾個算盤高手,暗中作弊之類的,馬上開始就最好不過。

大小蜜桃送上筆墨紙硯,兩人寫好自己的題目,送去對方處。

阿拉丁的題目是,五個十萬一千九百萬又三十四相加,得幾許。

心里暗自得意,看你怎么算,又見這東海公爵身邊清純童顏火爆身材的小侍女送來東海公的題目,順手拿起,立時呆住。

上面卻是,一百六十萬個一千一百五十四萬三千一百二十五相加,數目幾何?

不過,阿拉丁隨即就知道,東海公爵這是出了一個誰也解不開的題目,

不過東海公爵這不是弄巧成拙么?放棄自己出題的機會,有什么用嗎?

阿拉丁自己這道題目,可是早就計算過數目了。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阿拉丁又重新按照自己的方法,將其重新計算。

正算到酣處,越發為自己想出的這種同數目相加的計算方法感到自豪之際。

“好了,我好了!”

阿拉丁一呆!

抬頭看去,卻見東海公爵,已經將一頁紙箋,交給他的侍女,那侍女便捧著走過來。

開什么玩笑?!

阿拉丁蹙眉,順手接過抬眼一看,立刻呆住,自己出的題目,東海公爵給出的答案是,五萬九千五百萬又一百七十。

這數字,和自己背下的數字正好相同,不過,自己用自己的計數法重新計算下,卻還沒有計算完呢。

這,這!

又看東海公自己的題目,他給出的答案是,十八萬四千六百九十萬萬。

這怎么可能呢?這數字,一定是東海公胡亂寫的!

還是,東海公難道以前,真無聊到計算過這個數目,可是,這要計算幾年?幾十年吧?

但自己出的題目,東海公爵是真真實實的給出了正確的答案。

“阿拉丁,認輸么?”陸寧笑著問。

阿拉丁臉色慘白,但猛地搖頭,現在,只能寄希望東海公自己的題目,是胡亂給出的數字,自己能將真正數目計算出來,可是,這,自己怕要一輩子都耗在這里計數么?

陸寧笑道:“好,那你回驛館慢慢算,還有,這個你看看。”順手抄起旁側一頁紙箋,那是他計算數目的過程。

大蜜桃雙手接過,送到了阿拉丁面前。

“我暫時是沒時間陪你了,給你一個月時間,應該能受些啟發算出來吧?到時咱們再聊。”陸寧笑著,對旁側扈從道:“送他去驛館。”

阿拉丁臉如土色,知道自己被軟禁了,目光又盯在東海公爵那計數過程的草紙上,但怎么看,也看不明白……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