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三十章 錢財如土 (上)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沭陽碼頭,雇了車馬,一輛陸寧和甘氏、陸二姐乘坐,另一輛小桃紅和小翠乘坐,陸虎和四名力士跟隨,其余力士則留在畫舫上看守。

大姐夫李豐,本來是跟海州王家做生意的伙計,是王憲的親隨,跟隨王憲去東海販鹽,李豐無意中見到陸大姐,驚為天人,托人說媒后成親。

及后王憲見到這親隨娘子如此漂亮,打聽到家里還有一個妹妹,便也有樣學樣,娶了陸二姐,不過當時王家已經漸漸敗落,他答應的聘禮,卻一直沒有兌現。

反而聽說近年大姐夫李豐,離開王憲后,生意越做越大,在這沭陽縣城,很有了幾間鋪子。

陸寧吸取和二姐見面的教訓,備了很多厚重禮品,又帶了婢女親隨,準備正式登門遞名剌拜訪。

如果大姐過得差不多,只要不像二姐這樣也被虐待,就算以前受些氣,但以后,因為娘家的勢力,那她在李家還不被當觀音菩薩供奉起來?

陸寧可不想,自己拜訪次大姐家,又要逼大姐和離。

不然,自己可不成了親人的婚姻粉碎機嗎?

雖然李豐單飛后,和王憲反目成仇,二姐和大姐也好久沒走動了,但陸二姐還依稀記得李豐家第一個鋪子。

叫“李家鹽行”。

現今唐代的坊市制度已經瓦解,沭陽縣城主街黃土大道,臨街大多是掛著各種幡旗的商鋪。

李家鹽行位置不錯,在東西和南北主街的交叉口處,行人熙熙攘攘,沭陽縣城很是繁華。

陸虎拿著名剌進了鹽行。

陸寧準備的名剌上,豎著六行,依次寫的是“東海開國縣公陸寧,公之姐陸氏,公府東尚宮甘氏”的字樣,女子身份,上了名剌,但自也不會讓閑雜人等看到名諱。

而不多時,就見從鹽行里匆匆跑出一人,反而陸虎腳步落在了他后面。

那人來到兩匹馬的車首前,噗通跪倒:“草民李豐,拜見東海公!”

這人穿綢掛緞,又沒有官人的威風,一看就是商賈,身材面相,倒是方方正正,沒有很多商賈的那種油滑之感。

正是陸大姐的夫婿李豐。

陸寧已經趕忙下車,笑道:“一家人,姐夫,你哪來這么大禮數啊?”說著將他攙起來。

李豐滿臉賠笑,“這,上下尊卑,便是親戚,也不能亂了禮制不是?!”

他消息靈通,手下親信又經常被遣去東海販鹽,早聞聽東海封了個開國縣公,偶爾聽說東海公叫陸寧,是農人出身,他心下疑惑,所以便遣人詳細打聽這位東海公是什么人,卻不想,那東海公,卻正是自己妻子的胞弟陸寧。

這可把他激動的,聽到訊息的當天,就準備去東海給丈母娘磕頭,若東海公能召見,那就最好不過。

不過陸大姐,卻說什么都不去,說當初你守財奴一樣,過年都從沒準備過厚重禮品,去年更被趕了回來,今年你就去都不去了,現在知道我小弟發達了?要去巴結?愿意去你自己去,我是沒那個臉。

最近月余時間,李豐就和已經被奉為祖宗一樣的夫人磨嘰這件事呢,但陸大姐,就是一直不松口。

卻不想,東海公今日主動來訪,李豐簡直要樂蒙了,連連說:“第下,請隨草民回寒舍,第下的姐姐,日夜都盼望和第下相見。”

陸寧聽得心中一哂,心說不怪我這大姐夫生意越做越大,看來不但早知道了我的身份,怎么稱呼我,都打聽清楚了。

第下這尊稱,從唐初因為再沒有實地封國之事,就已經僅僅存在于史冊,是陸寧被封國,由那位喬舍人帶頭,縣里胥吏、陸家仆役被教化,這才都跟著喊,慢慢在東海普及。

而這大姐夫,卻早早打聽清楚明白。

由此可見他的細心,和對信息收集的重視。

現在的商賈,善于收集各種信息,應該是最重要的。

不過,這第下的稱呼,按禮制應該僅僅限定在東海國內,品級不高的官員,去了東海國,也要稱呼自己一聲第下,而出了東海國,就大可不必如此稱呼了,便是黎庶百姓,稱呼一聲東海公就可以了,更莫說官員了。

姐夫如此稱呼,多少有些諂媚。

那邊李豐,已經叫過一名伙計,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那伙計立刻飛奔而去,自是回李府通知,要府上早做準備了。

……

“乒乒乓乓”。

車輛即將到李府時,突然傳來巨響。

陸虎等人嚇了一跳,立時都刷拉拉拔出腰刀,衛護在車旁。

“哎呀呀,草民有罪,草民有罪!”李豐忙連連拱手告罪,“是草民,吩咐人點燃的爆竹,今天喜慶,草民無狀,草民無狀啊!”

掀開車簾,陸寧笑道:“無妨。”

李府是兩進的院落,此時大門外,已經站滿了人,以李豐的母親李老夫人帶頭,和她站在一起的,是陸大姐,其余兒子兒媳,都排在后面。

而陸大姐這種超然的待遇,從李豐打聽到東海公就是陸寧后,就已經開始了。

陸寧下車,李老夫人領著兒子兒媳跪了一地,陸寧忙攙扶。

陸二姐和甘氏這時下車,除了陸大姐,眾人又是一通拜,稱陸二姐為“夫人”,甘氏則是“尚宮夫人”。

然后,便是簇擁著陸寧等貴人進宅,小翠、小桃紅和陸虎等人,則開始整理車上禮品,將其分類裝盤,蒙上紅綢布。

李府附近,看熱鬧的已經圍得人山人海。

李豐笑得嘴都合不攏了,恨不得全縣的人,都能來看到他今日的風光。

……

后宅,豐盛的菜肴,按照東海公的規矩,李老夫人,陸大姐、陸二姐和東尚宮都被安排在了主桌,和東海公一桌。

這么一來,李家除了現今家主李豐,其余男子就都回避了,只有李豐在主桌相陪。

陸大姐和陸二姐低聲敘話。

陸寧卻是心中輕輕嘆息,看起來,大姐比二姐的心硬多了,二姐是真沒辦法,在家里地位卑微,根本做不了主。

就算這樣,看到自己后,二姐哪怕在偷偷典當家里東西好維持家里開銷呢,但還是準備給自己饒些米糧帶走。

大姐呢,和李豐成親時李豐還沒現在發達,算是糟糠之妻,所以,大姐以前雖然不是眼前這樣在李家地位超然,但作為家主正妻,要說接濟娘家,她還是能做得到的,但顯然在這件事上,大姐并沒有那份心思。

當然,可能和成親時,母親陪嫁沒遂她心意有關,她一直就覺得,母親太偏心自己了。

不過,現今一切都過去,怨怪大姐談不上,但,親情,有時候本來就是一種很脆弱的東西。

后世兄弟姐妹反目的,還少了?

太貧窮或者太富有的家庭,親情可能最淡薄,當然,也因人而異。

現今大姐過得很好,那就行了。

不過自己,一定要幫二姐找一個更好的歸宿。

看大姐握著二姐的手,大姐手上有大大一顆綠寶石的戒指,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顯露,就這樣握著二姐的手說話。

其實自己送了二姐許多珠寶首飾,二姐不愿意戴而已,可能一直覺得,愧對自己和母親吧,尤其是老媽,面子上拉不下來,還沒真正接受二姐,畢竟當初,要和大姐二姐斷了關系,話已經說出口。

這個時代婦女,如自己老媽,有時候,思維就是這么擰巴。

陸寧看著李豐,突然想起一事,問道:“方才府前的爆竹,好像是竹筒里面放了火藥?”

李豐一呆,說:“第下怎么知道?”隨即笑道:“是個窮酸秀才鼓搗出來的玩意,他讀書不成,就愛鼓搗這些東西,我有時候會見見他,怕有什么商機不是?不過這家伙,鼓搗的東西,大多華而不實,沒什么能售賣的。”

陸寧微微點頭,大姐夫確實是個做生意的料子。

“其人在哪里?我想見見。”陸寧笑著說,自己想搜羅的,可不就是這種人才?他們鼓搗不出來有用的東西,那叫不務正業的空想家,如果能鼓搗出來,就是發明家。

李豐笑道:“好,好。”心說東海公也要做生意嗎?

“小弟,你剛剛開府,各種花銷不小吧?今秋的賦稅又入了國庫,如果需要你姐夫資助,就開聲!”陸大姐突然說。

“唉,這是什么話?我已經為第下準備了錢百貫。”李豐瞪了陸大姐一眼,心說這婆娘,就是上不了臺面,說的什么話?

以前因為自己是王憲跟班,她就特別喜歡和陸二娘比,聽說王家敗落,她可高興了很多天。

但這東海公能一樣嗎?就算手頭緊也是暫時的,那東海縣一年賦稅多少,你知道嗎?眼皮子真是太薄了。

而且,看起來,你這弟弟,可不缺錢,除了陸二娘寒酸點,你以為你弟弟冠上的明珠是假的?

好,就算這是皇家賜的常冠,中看不中用,不能拿去換錢,但那東尚宮呢,雖然不敢仔細打量她,但目光略略轉過,就知道她戴的首飾,太過精美了,精美的好似都是假貨一樣,比如,她玉釵鑲嵌的一串碧珠,太晶瑩剔透了,和很多普通富戶婦女充門面用琉璃代替珠玉一樣,時間一長,這種涂色的琉璃就會現出原形。

可是,如果是真的,那東尚宮戴的各種飾品,怕就價值千貫。

李豐突然心里一顫,就覺得自己婆娘,可能看得沒錯,干什么呢?滿頭戴著千貫財富到處轉悠?

不過,不管怎么說,東海公就算日子暫時窘迫,那也轉眼就過去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